感謝同修指出我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剛修煉那陣子,我的心情別提多高興了。我每天早晨四點半起床,四點五十分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春夏秋冬無特殊情況從不耽誤。身上存在的十來種慢性病,如慢性膽囊炎、腸炎、鼻竇炎、胃潰瘍、腰肌勞損等煉功不到兩個月就不翼而飛。身體輕盈,心情愉悅,天天沐浴在法光的幸福之中。

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邪惡江澤民出於一私之利,打壓抹黑法輪功,迫害上億的修煉人。面對迫害、威脅,我從不配合,曾遭到邪惡的多次拘留、勞教、抄家、關押。由於邪黨對我的嚴重迫害,使我的家庭、生活、身體及子女上學等都受到了很大影響。由於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家人、親戚、朋友從多方對我施加壓力,最後我的精神壓力承受不住了。

雖然看起來表面上沒有離開法,但從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開始,有將近一年的時間,走出去講真相救人基本不做了。學法、煉功、發正念也只是在形式上,真正的心思並沒有用在法上。天天無所適從,只要一下班回到家,有空就打開電視看電視連續劇,心性掉下來了也不自知。學法時,因為思想不專注,法理的深層內涵也顯現不出來,也就更談不上修煉層次的提高了。

一天,一位年輕的同修來到我家。隨著交談、交流的深入,她發現我的思想狀態和身體狀況不對勁。年輕同修雖然與我居住的距離較遠,平時很少能見到一次面,但彼此都很熟悉。她拿我當作長輩,對我很尊重。可這時她對我說話很嚴肅,從同修的言談、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在為同修掉下來而焦急不安。她對我說:「阿姨,我剛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的時候,我也不十分精進。有一次,你對我說,人活在世上,如果不是為了大法真是沒甚麼意思。我就聽了你的這句話,從那以後我就慢慢精進起來了。可今天我看到你的修煉狀態大不如從前了,不客氣的說,已經掉下來了。師父要求大法弟子遇到問題要向內找,你還是找一找你掉隊的原因吧?是不是有甚麼執著沒有放下?」開始我對她的善意提醒並不怎麼完全接受。雖然嘴上沒說出來,可心裏在想:阿姨所經歷的大風大浪可比你多的多。因為同修的話心底無私,完全是為他的,所以從心理上也很容易讓人接受。隨著交流的深入,使我不正確的思想因素漸漸的打消了。

通過與年輕同修在法上不斷深入交流,我找到了自己走出去講真相怕被抓,怕再次被迫害,怕這怕那,就是一個「怕」字擋住了我修煉前進的路。當著同修的面我對其進行了曝光和剖析:心裏越怕,修煉就越不精進;越放鬆,正念就越不足。所以最後才被舊勢力控制、鑽了空子。

找到了怕心這個修煉不精進的根源,在以後的學法修煉中,我就從內心深處有意識的去抑制它,改變它,克服它。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那時,在單位裏上班,天天忙得腳打後腦勺,只要下班回到家,我就儘量擠出時間多學法,多煉功,多發正念。怕心逐漸的去掉了,漸漸的開始走出去講真相救人。

我家住在農村,在城裏上班,鄉村很大一片環境我都很熟悉。我先是在自己家裏建起了資料點。每週都利用晚上或週六、日放假休息時間,與同修結伴一起進村子挨家挨戶的發真相資料,先近後遠,一次每人能做一百多份。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之前,從未間斷過。親戚朋友的婚喪嫁娶,只要集體場合,我都儘量參加,目地是能夠講真相做三退,多救人。為了救人,多年來,我花的錢,全部用真相幣。

師父說:「走到最後了,我們要更加做好我們該做的,因為越到最後越關鍵。」[2]由於邪黨隱瞞武漢疫情,全國多地到處經常封村封路,我就改變講真相的方法,儘量做到面對面的講真相做三退。真相資料、護身符、粘貼隨身帶,只要一有機會就根據條件隨時隨地的做大法的事。平日裏,我就是天天接送孫子上小學,大法的事天天都能做,如果趕上農村大集,我都不放過講真相的大好時機。

近年來,邪黨為了監控鎮壓人民,攝像頭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大法弟子只要學好師父注意安全的法,真心為了救人,正念足,信師信法,師父就在身邊,都有師父保護。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經常遇到粘貼貼好了,資料放好了,一抬頭又看到較隱蔽的地方或較遠的地方有攝像頭對著,我就再換一個地方把它貼好、放好。我悟到這都是師父在利用各種方法去我的怕心和各種執著心。

十幾年的時間過去了,我之所以能在大法中穩步的走到今天,離不開當初同修的耐心幫助,離不開經常與同修們在法上交流。使我親身感悟到了同修之間能在法上整體配合,威力真的是巨大無比。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體悟,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