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不外求 病業假相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師尊在法中開示:「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1]

有一年,我的右胳膊突然開始疼痛,當時沒當回事,還在上班,但要把胳膊放在桌子上就較費力,也很疼。下班回家後,疼的一夜都沒能睡成覺,無論坐著,躺著,站著都疼,是一個勁鑽心的那種疼,沒有想到疼痛突然來的這麼厲害。

作為修煉人,我知道是魔難來了,當時我不想讓更多的同修知道這事,因同修們救度眾生、講真相的事情很多,都很忙,不能再牽扯其他同修的精力,我信師信法,要正念闖關。所以前兩天我沒有找同修幫助,我只是在家中學法和發正念,晚上睡覺是半躺半臥的,剛一入睡就疼的醒來,疼的幾乎難以入睡。

等到第三天,右手臂已經抬不起來了,右邊的肩胛骨縫處疼痛難忍,家人同修說不行找同修幫助一下吧,就這樣找了兩位同修到家和我一起學法、發正念,學一會兒法,發一會正念,後來又有幾位同修幫助我,每天兩、三名同修,與同修們交流法理的同時,向內找自己有甚麼執著不去,被邪惡鑽了空子。

在這期間,家中孩子曾對我說:讓你去醫院檢查你肯定不幹,看你疼的那樣,用冰塊敷在肩膀上,緩解緩解。我當時看了看他,笑笑就走開了。要在過去,我會把他訓一頓,這時想到要守心性,別人甚麼不關鍵,關鍵是自己怎麼認識,怎麼看問題,他也是出於好心,看你痛苦,想讓你緩解緩解,但這裏也體現了對師對法堅信的問題,對出現的魔難是堂堂正正的面對,還是想找捷徑,找藉口逃避魔難,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是正念看待,還是用人心去看待。

開始幾天,由於胳膊特別疼痛,三、四天沒有換衣服,每天疼得出很多虛汗,衣服有點味了,在換衣服後,發現胳膊肘上方有一個很大的腫包,當時穿著衣服,看不出來,脫下衣服才發現,但當時我也沒有把它當回事,在疼痛難忍之時,我就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述說自己的不足,請師父加持弟子闖過魔難,師父看到弟子堅定的心,把難減小了許多,晚上能睡一會兒覺了。

有一天,我讓家人(同修)幫我把胳膊抬過頭頂伸直,當時雖疼痛難忍,但很順利的伸直了,使我增加了信心,相信自己幾天就會闖過去,到第八天就基本上過去了,手臂能抬過頭頂了。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們的幫助下,闖過了這場魔難。這次魔難來的兇猛,去的也迅速。

這次教訓是深刻的,表面原因是夫妻同修由於矛盾衝突造成的,實際上是長期不能修心造成的,遇到矛盾容易向外找,沒有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才沒有能在出現魔難前化解這場魔難。

二零二零年,我經歷了一次病業關,開始腰有點疼,後來發展到坐下就很難站起來,甚至即使站了起來,也站不住,只有扶著東西才能站住,還疼的渾身打哆嗦,上下樓都困難,無奈在家中休息,我沒告訴家人我身體的情況,只是說我腰疼在家休息幾天,好好學學法,調整調整,我家人還天天出去工作。

我在家中休息後,狀況時好時壞,前兩天只是腰疼,站立困難,還能打坐煉功,好像好一些了,卻突然嚴重起來了,坐都坐不住了,只能躺在床上,兩天又覺的沒有問題了,卻又突然嚴重了,反反復復二十多天才過去。其中有一天,躺在床上疼的根本不能翻身,手腳都使不上勁,只能平躺在床上,學法也不入心。當時我沒有害怕,只是覺的修煉這麼多年,法理也明白,怎麼自己遇到關、難時就不能按照法的標準去做,覺的自己修的太差勁,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學法不入心怎麼辦呢?!我就開始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聲的念,靜靜的念,幾乎每個字都清晰在眼前閃過,當時念了幾個小時沒有乾渴的感覺,反而口中生津,感到很舒服,幾個小時過後,手腳就能使上勁了。心中無限的感恩師尊的保護,是師尊又一次幫了自己,闖了過來。

在這次過關期間,因白天家中沒有人,我就強忍著疼痛,用盡所有的辦法使自己能下床,在室內活動活動,自己能做的事情儘量自己做,不拖累家人,並開始向內找,為甚麼自己修煉到現在還會出現這麼大的魔難,肯定是自己哪兒出現大的問題,找出了很多執著心(怨恨心、色慾心、怕心、爭鬥心、不服氣的心等等),找出了自己修煉中的許多漏洞,學法時也知道遇到矛盾向內找,但遇到具體事情時,心性沒有提高上來,人心反而上來了。

回憶在腰疼之前,因家庭矛盾而和家人同修發生強烈爭執,每遇到矛盾時,對方就會談起我家怎麼怎麼的,我跟對方也解釋過多次,但總是如此,我就產生了很深的怨恨心,總覺的對方不對,認為我都和你解釋過多次了,還是這樣。這次也是因為放不下常人之心被鑽了空子,造成這次魔難。

師父早在法中開示:「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師父說:「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3]法理清晰了,執著心找到了,關就好過了,發正念清除自己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歸正自己的思想念頭,正念起來了,關難就過去了,腰疼假相也就消失了。

師尊在法中已明示給了我們,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都不承認,連舊勢力的本身都不承認,說白了作為修煉人在修煉道路上,就按照師尊的法去做,遇到問題就找自己的不足,不向外去求,修煉路上遇到的一切關、難都是自己修煉不足造成的,不是自己心性上有問題,就是前半生或生生世世造下業力促成的,因師尊在法中早就告訴過我們,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跟自己修煉無關的東西,師尊早就給清除掉了,遇到就正念闖關好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