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看不起人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於一九九八年春得法。修煉這麼多年了,可還有很多人心沒修去,師父正法就要結束了,我得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也要修好自己。

長期以來我一直看不起丈夫。最近的一件事讓我看到了自己的這顆強烈的心,決心修去它。

丈夫準備把家裏的院子鋪上磚,這樣下雨之後不粘腳,今年七月份就買了二千塊磚。

我家的房子是順大道蓋的,出了大門就是大道。大道高,房子有一點低,院子也就低。大門的滑道比院子高,這樣鋪完院子就有一個坡度。蓋房子的時候,在房簷根下打了一個一米寬的水泥地面。院子鋪磚是從大門口裏邊舖到水泥地面。

丈夫先從大門口往院裏鋪。鋪第一趟磚時,我就覺的坡度有點大,丈夫卻說行,不大。我就再沒說啥。鋪到一米多寬的時候,我就說:「大門口高,屋門口低,這要下大雨,這水不得進屋啊!」他說:不會,磚地和水泥地之間留一條順水溝。我說:那坡太大也不好看,把大門口處低一點吧。他說:不行,這邊必須跟大門滑道的水泥樑一般高,不能低。

當他鋪了三分之一的時候,小姑子女婿來了,問鋪怎麼樣了?我說:「你看看吧,進院下坡,出屋門上坡,說也不聽。」我丈夫拉著臉衝我說:「要麼你幹,要麼你別管!」我說:「我不會,我不管。」邊說邊生氣的轉身走開了。

我從跟丈夫結婚到現在,他幹啥我都跟著摻和。因我有一個不好的心,覺的他幹啥都不行,幹啥都馬馬虎虎,信不著他,就像師父說的:「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1]。修煉以後,他也說過我:「咱家啥事你不摻和?都得依你。」

冷靜下來想起師父講的一段法:「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2]別人做事摻和,想自己說了算,執著自我,這不都是修煉人應該放棄的執著心嗎?想到這心裏平靜了。

丈夫鋪一半的時候,小姑子女婿又來了,站在大門口看看說:「哥,都揭掉吧,大門口鋪太高,不好看,都揭了吧,明天我們都來幫你幹。」因丈夫的兄弟多。我丈夫說:「我才不揭呢,我這一天幹著活,受著累,人家還嘮叨我,我就夠上火了。」

等小姑子女婿走了之後,我說:「要不揭了重鋪吧。」他說不,揭了他就更上火了。

第二天我發晚六點正念時,丈夫正在院子裏繼續鋪磚。我聽著敲磚的錘子響,心裏的氣就上來了:「這一進院就下坡,一出屋門就上坡,這叫幹的甚麼活!?說還不聽!」坐那立掌,心裏卻氣得不行,想出去說他,強忍著沒去。越聽敲磚的錘子越響,我就越氣,最終忍不住還是出去了。到了院子裏就對著丈夫說:「別敲了!」他問怎麼了?我說:「鋪的甚麼玩意兒,出屋上坡,進院下坡。」丈夫也不說話。兒子問:「媽,你幹啥?」我說:「我也不想說,可我聽著鋪磚錘子響就來氣!」

回到屋裏我接著發正念。立掌沒一分鐘,就聽到好像是我自己在說:「住店!住店!」我猛然醒悟了!師父看我這個人心不放,點悟我:「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3]

一下明白了,心就平靜了。直到丈夫把院子鋪完,我就再沒說甚麼,相反還覺的挺好:在修煉上我提高了一步。看他在大熱天幹活挺辛苦的,我就給他做點好吃的吧。

我把心放下了,他自己卻說:「大門口處落一磚就更好看了。」他還叫我去看看這順水溝怎麼樣?這時我就平心靜氣的說:「我不懂,你看著幹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陰陽反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