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話營救平台項目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八日】近日,一位RTC平台的老年同修非常著急的找到我,說她今年88歲,早上退了九個人,不小心把一個號碼給搞混了,她非常自責的說:「對不起眾生。」希望這個號碼能夠被其他同修再次跟進。我為了安撫這位老年同修,當時請了另一位同修來與她交流後,她再三道謝,說要回RTC平台了。

老年同修離開後,我心想:這哪像88歲的人呀?精神飽滿的還在盡職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同時我也非常訝異,其它房間人比較多,我待的房間只有我一人,她竟然能找上我。我悟到,應該是師父通過此事在點悟我,在編輯案例時要負起責任,多用心。

明慧網的迫害案例中,有很多七十幾歲的老年同修上街發放真相資料,被公安警察綁架,甚至還被非法刑拘、非法判刑。而這也是明慧報導的一小部份,沒報導的也是不少。看到這些,我不禁嘆了口氣,看到老年同修對大法堅定的信念讓我很是觸動。

一、師尊保護弟子,躲過生死劫

一陣劇烈的搖晃,使我慢慢睜開雙眼,我發現大約有六、七個人都在看著我,而我的摩托車已經掉入了灌溉用的排水溝裏,當時排水溝裏水很多。事後,聽當地同修說,平時這個排水溝的水並不多。再看看自己,正坐在石板塊上。我心裏還納悶:「我只不過閉下眼,這些人怎麼一下就出現在我面前了呢?」

當時,我的大腦裏一片空白,只感覺身體有點虛脫。不久,救護車來了,兩位救護員拿了擔架過來,其中一位問我能否移動到擔架上來,說著要我試著動一下左腳,但我動不了。我還來不及反應,救護員就說斷了。當時我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隨後被載去醫院了。

出院後,有一段時間,我總是迷迷糊糊的精神不起來,身體也覺的發沉。那時在頭腦中不斷的浮現要背法的念頭,為了改善這個狀態,我就開始背法,經過一段時間的背法後,在我神智比較清醒的時候,回憶出事當天的情況,整個經歷讓我越想越後怕。

因為當時我騎到紅綠燈時,已經閉上雙眼了,幾乎處於無意識狀態,可我竟然還能騎到相距紅綠燈約十幾公尺處我出事的地點。當時固定在排水溝上的石板擋住了我的車子,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幸好排水溝裏的水比平時多,車子也加滿了油,避免了因為撞擊產生火花而發生的爆炸。更不可思議的是:我沒有生命危險,奇蹟般的坐著,而對面,剛好是同修的店門口。我無盡感恩慈悲偉大師尊保護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躲過了這場大劫。

這件事讓我向內找,是由於自己不重視修煉、也不懂怎麼修煉,才導致一腳踩空,一跌到底。在家休養期間,雖然暫時行動不便,但為了跟上正法的進程,我也想講真相救人,就拿起電話開始了講真相。師父明示:「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1]。

二、參與撥打真相電話證實法

一天,在群組中,看到我縣當地每週六下午有電話講真相學法交流。衡量當時的狀況,我比較適合此救人的項目,所以就去了。因為交流地點在市區停車不方便,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停在離學法點約三百公尺左右。下車後,我靠著輔助器,艱難的、一步一步移動身體前行。每移動一步,不僅左腳疼,身體還非常的沉重,小心的注意行人及路況。

我不由的想起二零一四年,我遠遠見到師父的場景,使我激動的流下淚來。那時,我站在師父面前,卻低下頭,不敢面對師父。站了好一會兒,我從師父手中接過了神韻歌詞,說了一聲:「謝謝師父!」當時,我不明白師父的用意。審視自己的境況,才深刻體悟到師尊在法中講的:「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2]。

短短的一段路程,我卻走了三十分鐘。學法、交流完之後,有同修要載我到停車的地方,但同修的善意我心領了,我自己要一步一步堅定的踏實的走,雖然慢,也會抵達所在地點,銘記此次遭遇的教訓。

師父說:「因為人的願望很主要,你想要甚麼,你想幹甚麼,你說我想修佛,那麼佛可能就會幫你。為甚麼呢?這一念太珍貴了,這麼苦的環境下你想修佛。」[3]感恩師尊又一次對我的慈悲安排。經同修介紹,我來到了全球電話營救平台。

每天在電話營救平台上,不管是講真相遇到的問題、撥打工具的使用、心性的提高、法理的理悟,使我感覺好像找到了家。特別是每個月都會進行兩次重點專案的撥打,針對迫害嚴重地區,進行大規模的講真相,解體並清除中共惡黨的迫害,援助大陸同修。

每天撥打結束後,晚上十點也有心得交流。看到同修無私的付出,再對照自己的狀態,感覺與同修的差距真的很大。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有了這麼好的修煉環境,相信自己也能在整體的環境中,和同修們共同精進,整體提升,整體昇華。雖然自己每天三件事都在做,可是用心成度不同,講真相的力度也不同。

時間久了,在撥打電話講真相時,總是依賴真相稿件,長期突破不了。聽到同修電話接通了,就放音出來,我很羨慕同修能講的如此順暢。後來我明白了,是同修的用心,加上長年累月對大陸眾生講真相累積的經驗才會如此。

為了能及時援助大陸同修,給不明真相、還在持續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講清真相,我接下了編輯案例的這份任務。每天根據案情緊急與否,來編輯案例,供別的同修領取撥打。剛開始,沒經驗,除了參考同修編輯的方式之外,所在組別的協調人也從中默默的圓容。我有時會搞錯地名把山西和江西搞混,為了避免再次發生疏忽,或是被干擾,我會仔細的再次確認無誤後,發到本組別的領案平台,同時注意自身的修煉狀態。

在編輯案例中,我發現自己的急躁心在慢慢的修去。同時,也變的主動積極了。有一次,看到營救平台發出緊急營救同修的消息。見到此消息的同修,都紛紛到特急營救房間參與緊急營救撥打。那是我第一次編輯同修被綁架到派出所的緊急營救案例,當時我感覺渾身顫抖,手握滑鼠差點拿不穩。雖然我不在現場,從身體反映出邪惡是相當的猖狂。當時腦中想的是從現有的資料中趕快找出參與綁架的相關單位號碼,及時發到領案平台,讓主持發案的同修根據實際情況發給上線支援緊急營救撥打的同修,爭取在二十四小時之內讓警察無條件的釋放同修。

在師父的加持下,大家整體配合,不停的撥打電話講真相、發正念。最終,大陸同修被無條件的釋放了。此次緊急營救讓我感歎:在那樣高壓迫害的環境下,大陸同修仍堅持做好三件事,真了不起,而這是在台灣安逸的修煉環境中很難想像的。

三、法器和自身相輔相成的提升

有段時間,我總感覺自己老是提升不上來,卻也找不著原因,這種狀態越來越明顯。不久,事情有了轉機。十多年來,我一直使用台灣一家最大電信公司的網絡。一天,客服人員來電,說要把網路線換成光纖的,並安裝新機盒。

換好後,隔一段時間,客服人員又來通知,說長期客戶有優惠,可以將網速由原有的100Mb提升到300Mb,費用每個月只增加300多塊錢,問我是否需要。拒絕兩次後,我後悔了。因為我有自動講真相的工具,網速也是需要提升。經過一番周折,我問客服人員:「網速增快,你們電信公司怎麼能確定我的網線能受得了?」客服人員回應說:「都有經過測試的,再說您已換成光纖了呀!」頓時,我恍然大悟。現在我的網速增快後,感覺那無形之牆也沒了。這讓我悟到,法器的提升,跟自身的修煉也是相輔相成的。

正法時間所剩不多了,全球電話營救平台對大陸講真相也加大了力度,救度那些可救之人。尤其還在對邪黨存有幻想的無知眾生,特別是法院、檢察院人員,更要深入的講真相。由於他們不明真相,造成很多同修被非法判刑。所以全球營救平台近期做出了一些規劃,把各個組別中,修煉上、在電話講真相上,維持一定水準的撥打主力同修,都調集到非法庭審緊急營救房間進行撥打。

在這之前,我默默配合全球電話營救平台運行的需要,我會編輯好自己所在組別大陸同修請求的案例後,再去支援非法開庭房間的案例編輯。所以,當我被調入非法庭審緊急營救這個組別,照理說應該是駕輕就熟,實則不然。

由於不懂大陸的司法程序,又極少編輯法院當日非法開庭的案例,所以,剛剛開始編輯時,有點搞不清狀況,不知如何取捨。經過組別協調人的論述,耐心的說清大陸的司法流程後,我明白了當日開庭參與迫害單位的主次順序。雖是如此,由於我在編輯案例上沒有豐富的經驗,在找法院資料時也會花費很長時間。大陸地區幅員廣闊,省、市、縣、區,在各網站,參與迫害單位以及人員的資料有時找不全,還得考慮迫害年代久了,參與迫害人員是否調離這些問題。真找不著,我就得上谷歌搜尋,瀏覽不同的網站。頓時驚覺只要上網一點,非常快速的就能上到有重要資訊的網站,原來網速增快,也是有目地安排的。

電話營救平台每個組別分工不同,非法庭審緊急營救房間負責開庭、被構陷的案例。每天我會瀏覽案情後編輯參與迫害單位及查找法院號碼,瀏覽多個網站綜合參照,除了編輯好緊急營救、法院非法開庭和被構陷到檢察院的迫害案例後,也會視情況再編輯洗腦班這部份的迫害案例。

另外,我每天下午也會觀察明慧網的報導,特別是三天內被綁架的、下落不明的。根據實際情況儘快的編輯好案例,讓晚間排班的同修能及時營救和講清真相。經常編輯好隔天開庭的案例時,已是凌晨一點多。前段日子,由於長時間坐在電腦前,再加上壓力,感覺身體有些疲憊不堪。後來,我跟所在組別的協調人說明了自己的情況,請她看看是否有其他同修可以接替我。同修回覆:「沒有,只要多學法,就能解決。」

過了一段時間,看似表面上解決了基本問題,但實質上,並沒有解決真正的原因。不久,總協調人知道我想調回原來的房間,即使是不擔任營救平台任何職務,只是默默的撥打電話也行。總協調人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你的眾生不顧了?再說,你支援這房間的案例已經十個月了,也是觀察你能否配合平台的運行。」他說的我無言以對。

事後,協調人問我要離開的真正原因是甚麼?我不負責任的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了。其實,真正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有一次,跟其他同修交流時,我也是不修口,毫無掩飾的說出了不是修煉人該說的話。同修慈悲的指正我:「你在抱怨!」

這一句「抱怨」,把我驚醒了。回想自己所參與的項目,也是這個心在起著絕對的干擾作用。一遇到問題或有難度的事,我不是想如何去突破、去解決根本問題,而是總想逃避。體現在修煉上就是往外推,錯失了師父安排的一次次讓我提升的機會。我很懊悔自己的悟性為何如此的差。

師父說:「各個空間功的粒子同時動,一下子從無到有都組成,可是這個時間又是走的最快的時間,所以只要他意念一想就做成了。人沒有那個能力,所以人得自己動手去做。」[4]

隨著心態的轉變,我發覺自己非常適合有點難度的項目,而且沒有上限。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做好證實法的項目,我覺的是件非常神聖的事。現在編輯案例有時找資料,一點開網站,非常神奇的就能找到自己所需的資料。

師父說:「以上是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5]

經歷了前車之鑑的教訓後,我現在非常重視及嚴肅的對待自身的修煉狀態和提升自己的心性,並做好證實法的事。我明白只有思想純淨了,才能理悟到更高深的法理,才能做好三件事。

以上內容,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斷 元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