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二十多年來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一路磕磕絆絆走到今天,沒有師尊的慈悲保護,就沒有今天的我,弟子在此叩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二零一八年夏天我到某私企打工,由於工作時間長,學法不入心,修煉狀態即三件事做的不好,可自己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懈怠。二零一九年一月下旬,身體開始出現病業狀況:小腿腫脹,低燒。然而我並沒有悟到是自己的修煉出了大問題,還以為是和過去修煉中遭遇的魔難一樣,並沒有引起高度重視。一月底的一天晚上,我正在上網,妻子忽然讓我洗腳,我說:正忙著,就不洗腳了。可她卻說不行,必須洗,語氣很不好。我自己還不悟,也就生氣了,說:「就是不洗,腳剁了也不洗!」妻子大怒。我也很生氣。

第二天我就出現行走不便,後來發展到腹部不適,過了幾天胸部感到不適,呼吸困難,發燒,咳嗽,全身無力,上樓梯困難,耳旁不斷的聽到各種雜亂的聲音,干擾我的正念,嚴重時候我竟然不能正常下蹲和起立。

我感覺到病業來勢兇猛,似乎是奪命來的。在過去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多次遇到過病業關,基本只是出現一、兩種狀況,而這次似乎是全方位的。

單位有部份同事知道我在大法中修煉,就有意無意地讓我快去找大夫看病,沒修煉的妻子見我這種情況,也不斷催促我去看醫生。

我想,我是大法修煉者,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自己的修煉出了問題。但為了不駁她們的面子就有了迎合他們的心理,理由是避免常人的誤解,也就半推半就的去購買了止咳糖漿之類的藥物。

師父說:「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1]

自己修煉出了問題,可能就會有病業狀態的表現。不在心性上找原因,吃藥當然不起作用,反而病業表現還更加嚴重了。

這時我悟到,出現這個情況是自己的修煉出了大問題,就不再吃藥,去掉所謂「避免常人產生誤解」,迎合常人的心。

我靜下心回想近半年來的修煉情況,同時將自己的執著一一列舉出來,寫在紙上。寫完後把自己嚇了一大跳:修煉二十多年了,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執著沒有完全去掉!比如還有色慾心、妒嫉心、懶惰、執著看常人電視、上常人網站浪費寶貴的時間等等,在救人、勸三退的事上卻做的鬆鬆垮垮。積攢的業力多了,自然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認識到自己在修煉上的問題,那就應該抓緊修煉,歸正自己。我就求師尊救我,我給師尊上香,說:「我是專一修煉法輪大法的,我要走完師尊給我安排的整個修煉道路。其它的任何干擾、任何安排我都不承認!以前沒有做好三件事,以後一定做好。請師尊救我,給我做主。」

我體會到了師尊的慈悲保護,當我無力的躺在床上時,身體卻像金剛一樣,似乎身體周圍有個保護罩一樣。感覺周圍的干擾來勢洶洶可對我形成不了實質的迫害,我心中也不害怕,對大法修煉沒有絲毫的動搖。

我開始長時間發正念,卻坐不住,感覺發正念沒有力量、不起作用,或者感到全身無力,或者意念不集中,或心中冒出奇怪的念頭,倒掌、迷糊等。我在心中不斷的求師父救我,並不斷的背誦師父的經文《論語》和《真修》等,此時卻發現以前能夠完整流利背誦的經文現在竟然背不下來了,想不起來了!

我又長時間學法,可仍然不入心,邊學法卻不知道自己學了甚麼內容,邊讀邊忘。不時的出現全身無力,站著想坐下、坐著總想躺下,躺下就感覺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大腦中不斷有嘈雜的聲音,亂哄哄的讓我沒有正念,全身無力。但我知道我有師父看護,心中並不害怕。師父的經文我不能完全背誦,我就不斷的念誦:「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求師尊救我。」我能感覺到師尊就在身邊。

我想,自己究竟誤在哪裏了?除了上面自己找到列舉出來的執著心,還有甚麼自己意識不到的呢?急切間一時還找不到。眼看到過年了,同修們都很忙,我也不想打擾他們,就沒有給任何同修講我的情況。

正月初四,接到內弟的電話,說讓我們去他家吃飯。這時猛然悟到自己長期有對內弟的怨恨心。雖然隱藏很深,可對他的那種怨恨總會時不時的冒出來。

在邪惡迫害大法以前,內弟全家人對我很是尊重,邪惡迫害大法後,似乎一下子全變了。他們不理解、不支持、不贊成大法,甚至說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多方解釋、並給他們真相資料看,並不起作用,時間長了,我就漸漸的失去耐心,對他們產生了怨恨。怨他們迷的太深,怨他們見風使舵,怨他們給我施加壓力等等,逐漸也就不願和他們接觸多說甚麼。

幾年來這顆怨恨心時輕時重。隨著外部環境的寬鬆,他們也不再過多和我談論敏感話題。我雖然給他們講了真相,但總是蜻蜓點水,並沒有解開他們的心結。可一旦他們有不如我意的言行時,特別是對大法有誤解的言語時,我不是慈悲的去講真相而是覺的不屑與其講了,心中的怨恨依然抹不去,儘管自己也知道怨恨心是應該去掉的,但總是去不徹底。最近幾年沒甚麼必須要與他聯繫的事情也就不主動和他們聯繫,也不來往。這樣好像對他也就沒有這個怨恨心了。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是因為自己沒有去觸碰到它而已。他突然給我打電話,使我想起自己多年來沒有完全修去的這個怨恨心,我想:在邪惡對大法和對我的迫害中他們或許也承受著外部的巨大壓力。他們的不理解不就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夠,沒給他們把真相講到位嗎?不就是自己沒有解開他們的心結嗎?想到這裏,我就在心中求師父幫我去掉這個怨恨心,我說:「這個怨恨心它不是我,我不要它!」和師父剛這麼一說,忽然感覺胸中的氣順暢了,身體也有力氣了,咳嗽、喘氣的狀態減輕了許多。

我買了禮物去了內弟家裏。在他家裏整個下午的聚餐過程中我幾乎再沒有咳嗽、喘氣。他們都說:「你這不是好了嗎?」

我想到師父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是呀,遇到任何問題,修煉人首先就是應該向內找。

我回想事情發生的前前後後,是我自己動氣了,是我的不對。我就對妻子說:「這麼多年來我只顧自己修煉,沒有給你把大法的真相徹底講清,沒有及時引導你走入大法修煉,還向你發脾氣,實在對不起啊!」說完後我流淚了。妻子也很感動。

我的身體在恢復,大腦中不再有嘈雜的聲音,使我能夠靜下心來學法。

自此,每當身體出現甚麼不舒服,或出現干擾時,我都會想一想自己:我自己的執著心在哪裏,是否有不在法上的言行?同時正念否定邪惡的干擾、迫害。這時身體的不舒服或者干擾瞬間就消失了。

現在我不再看常人的電視節目,不上常人的網站。通過長時間學法,發正念,不斷在大法中歸正自己,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最後徹底恢復到健康的狀態。

回想整個過程,經歷了數十天的時間,真是一次生死大考驗。表現上是和妻子的爭吵引起的,其實是長期修煉中的懈怠、不精進,招來邪惡的迫害和魔難,爭吵只是誘因,也是沒有守住心性沒有及時向內找、沒有按照修煉人的要求去實修的結果。而出現問題後還想按照過去的方法走過魔難,甚至為了迎合常人半推半就去假裝吃藥,並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不求甚解、蜻蜓點水似的想蒙混過關,那必定是不行的。因為,在不同的修煉層次大法對我們有不同的要求。

我想因為我有堅定走完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之路的這顆心,同時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內找,才能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沒有大法的指引,後果不堪設想。修煉是嚴肅的,今後決不能再有絲毫的懈怠!

叩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