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小組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三日】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年齡跨度大,職業背景不同,性格特點也差異很大,但是我們之間沒有隔閡,渾然一體。小組中大家互相提醒、互相督促,共同精進,共同提高。特別是去年中共病毒疫情發生後,小組中每個人都有很大的突破,也更加珍惜修煉的機緣,更加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和苦心安排。

一、突破封閉 回歸小組 走出困境

中共病毒爆發後,正值中國新年,本地多個小區實施封閉管理,原本大家每週的集體學法也中斷了。一般大家有甚麼事情,都是集體學法完畢後,大家交流解決。集體學法一中斷,修煉的狀態容易受到各方面的干擾。

同修A的女兒帶著孩子回家過年,家裏吵吵鬧鬧的。同修A受到很大的影響,而且其它方面的干擾也很大,最後她被折騰的全身疼,狀況很不好。同修B得師父點化,感知同修A處境危險,找人捎信給同修A。同修A突破小區封閉,與同修B一起學法、發正念,兩週後,她走出了險境。

同修C在年初,家中小外孫突然離世,對她打擊巨大,整個人沉浸在悲痛之中。後來,參加集體學法,小組同修一起交流,對「人各有命」的法理進行深度交流,後來同修走出了痛苦。每週坐兩個多小時的車來參加集體學法,在正的環境中,督促自己趕緊去掉人心,精進實修。

同修D因疫情的原因中斷了集體學法,後來陷入家庭瑣事中。為了幫助兒子解決經濟問題,七八十歲的人了還外出打工。師父安排他再次接觸到同修後,他發現自己差點耽誤了自己的大事。幾個月下來,他說:如果沒有集體學法,我今天不會是這樣的狀態的,估計完全陷入常人中了。

二、我們是「末後救度的使者」

瘟疫開始時,大家交流後,都意識到人類的大淘汰馬上就要開始了。瘟疫不僅是對世人的警鐘,也是對我們修煉人的警示。從現在到大淘汰開始前的這段時間,正是我們抓緊救人的好機會,也是人類最後得救的機會。我們要珍惜時間,突破自己的侷限,放下怕心,純心救人。

師父的《理性》經文發表後,大家都積極的背了下來,指導自己的修煉。師父說我們是「末後救度的使者」(《理性》)。這神聖的使命,在這危險的時刻,顯得格外有份量。小組的三位同修,一直在一線面對面講真相,她們非常了不起。每日都是上午學法,下午講真相。

同修A和同修E經常搭檔出去講真相,哪怕時間很有限,也要出門。她們說:哪怕救一個人,也是值得的,也得出去講。她們講真相中感人故事非常多,有的人聽明白真相後,不住的說謝謝。她們也經常碰到謾罵她們的人、威脅她們的人,也遇到過非常危險的時刻,但是都沒有阻止她們救人的腳步。她們說:師父說的三件事,大法弟子必須得做啊,得聽師父的話。

同修F講真相的時候,經常讓對方感動的落淚。有時候為了把真相講透,很花功夫和時間,她說:他們都是來聽真相的,他們為此言等了千年啊,我們不用心,能行嗎。同修B看到同修F講真相後,感慨的說:我體會到了,甚麼叫「苦口婆心」,沒有強大的慈悲,如何能做到啊。

有位十幾歲的小同修G,她每次都靜靜的聽同修交流如何講真相。去年五月,她爸爸帶著新妻子回來看她,她對母親說:我得給我爸講真相。母親很開心孩子能這麼想,也鼓勵她,給孩子準備真相U盤、護身符、三退卡。她見到她爸爸時,絲毫沒有任何怨恨,直接給她爸爸講瘟疫是怎麼回事,如何避免災難。後來她見爸爸不怎麼認真聽,就轉頭給爸爸的妻子講真相、送護身符。臨別時,小同修囑咐爸爸,要把真相資料給她爺爺、奶奶看,也讓他們得救。事後,她回到家中與母親交流,母親非常高興,為她點讚。

小同修去貼不乾膠的時候,就找哪兒人多往哪貼。母親提醒她注意點。她說:師父說攝像頭不好用,貼在這裏人來人往的,都能看見。母親看見她的心如此純淨,也為她增添正念。

同修D總想開口講真相,但是總是突破不了自己,自己也非常著急。這次疫情,讓他感受到時間的緊迫,必須走出來。他開始給自己的家人講,為她們做三退,也出去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

同修C不太會講真相,她就大量的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每週二~三百份。六十多歲的人樓上、樓下的,一點都不覺得苦、不覺得累,心中就想著:讓這些真相資料起到救人的作用。

三、背法中體會法之內涵

同修E和同修F一直堅持背法,背的很好。其餘的同修就差的比較遠。現在小組形成背法的機制,每次學完一講法後,就開始背法。剛開始大家都打怵背法,有的人一週只能斷斷續續背一小段。後來大家都體會到背法的好處了。同修說:以前,自己背的時候,基本是一天能背一小段就覺的很不錯了,現在比學比修,突破的很快,發現很多美妙在其中。

同修A說:原來我的腦中總是有亂七八糟的思想,總發正念清除。但是背法後,這些亂七八糟的思想沒有了,想不起來了,即使有時冒出來,也馬上就能發覺,及時清除。背法另外一個變化就是,我學法能靜下來了,現在學法和以前學法不一樣,現在能看到很多法理,以前看不到。

同修L以前修煉不精進,自從背法後,她的變化讓大家都覺的驚喜。她說:我原來是應付的背法,沒有體會到背法的好處。直到我背完《再棒喝》經文最後一個句號的時候,我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師父給我打下去很多不好的東西,師父在這篇經文中下了很多修復和歸正的機制。師父看我精進,把我最根本的執著推出來了。雖然這一關,我過的比較驚險,但是當我去掉這個最陰暗的東西後,我覺的自己內心無比陽光。我現在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了,太快樂了!充滿信心!

同修L現在每遇到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會用法理來衡量,同時歸正自己,經常會有體會與大家交流。她參加了一個項目,其他同修說她做的真相資料帶著很大的純正能量,救人力度非常大。同修L說:我在做的時候,我就要求自己不能摻雜任何雜念,就是背法,這樣才能保證這些東西能真正救得了人。

小同修G也開始背法了,而且堅持的很好。母親說:我從未想到孩子會背法,以前讓她學法都困難,更別說背法了,小組正的機制帶動了她,大法洪大的力量改變了她,感謝師父!

學法小組在師父加持下,形成「向內找」的機制。每個人在走自己修煉的路,都在精進的實修路上。感謝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