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學法小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在修煉中的感人畫面,一幕幕的浮現在我的眼前,每一位看似平凡的同修,都有她不平凡的經歷,都那麼耀眼。我就寫寫我們的學法小組。

一、家不管多大能修煉就行

我們小組在我家學法,二零零二年我被冤判九年。零八年丈夫到監獄與我離婚,二零一一年五月我回到家。當時我沒有工資,沒有住處,我就求師父:師父,弟子想有個家,不管多大,只要能修煉就行,後來我就有了這個家。我知道這個家,不是我個人的,也不是讓我過常人生活的。這是師父給的,是讓我修煉的,是大法的。所以我們學法小組的人都有鑰匙,這樣無論我有甚麼事,都不耽誤大家學法。經常和我聯繫的人也有鑰匙,這樣即避免了用電話聯繫,來了又不用敲門,既方便又安全。

我們的學法小組,最大的七十一歲,最小的五十一歲。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平常,但是想起她們,每個人都讓我感動。我們每天上午出去救人,下午學《轉法輪》,晚上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我們沒有節假日,無論是颳風下雨,還是形勢多麼緊張,都沒有停止過。

二零一四年,我們小組開始打電話救人。夏天蚊子咬,那年蚊子特別多,我也學著交流文章上同修說的,寫了個《正告蚊子書》:蚊子,你來到我眼前,這是我們的緣份,我不想傷害你,你也別影響我救人。你記住:法輪大法好!你走吧!這樣蚊子一直都沒咬過我。冬天手凍的撥不了號,但我們就是堅持著。每當勸退一個人的時候,心裏總是暖融融的。

二零一五年、一六年,我們下鄉挨家挨戶的講真相,勸三退。我們小組的每個人都參與進來,這裏的故事更多,講也講不完。以前也寫過這方面的文章,這裏因篇幅有限,就不多寫了,這裏只寫一件事。

有一次在下鄉講真相中,有三個同修被綁架,而且送進了看守所。我們覺的警察綁架大法弟子,是警察不明真相,這是我們真相沒有講清。不能再讓這些警察對大法犯罪,必須從慈悲的角度救度警察。於是我們決定給警察寫勸善信,我們發出慈悲心,從心裏覺的警察可憐,真正的救度他們。

綁架大法弟子的所長,幾年來多次參與綁架大法弟子,而且表現很惡。我們完全用善心打動他,用慈悲心救他。我們稱呼他為某某兄弟,把他這幾年的行為,與對大法弟子的態度,滿懷慈悲與威嚴,指出他再這樣下去的可怕後果。同時給他妻子也寫了勸善信,揭露她丈夫多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給他本人以及家人會帶來怎樣的後果。然後字跡工整的用信紙抄好,我們再買來禮品盒,裏面裝上幾本精選的真相小冊子、光盤等,用快遞送到他們手中。效果特別好,不久被綁架的三位同修就放了回來。以後再有人舉報,他們都借故不出警,或暗中通知大法弟子,讓同修注意。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去街裏講真相,看見一個賣葫蘆的,就問她,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她以前也學過大法,我就鼓勵她繼續學。別被常人的假相迷住,她說:等過了五月節,把葫蘆賣完就學。我問她是哪個小區的,一說正好和我住一個小區,我就告訴她我家是幾樓、幾號,讓她來我家學法。『

五月節過了,她來了,現在還一直在學。我為昔日同修又回到大法中而高興。

二、在大法中修煉出的同修

我們學法小組還有一位同修,平時話語不多,但對法特別堅定。二零零七年她在我地因做資料,被冤判八年,二零一五年回家。回來後,很快就溶入到正法救人中來,她每天也一起跟我們下鄉救人。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個同修找到我說:有個流離失所的夫妻同修,需要找個住所。當時,我就想到這位同修,她正要去省城女兒家過年,我跟同修說了此事,她二話沒說就答應了,沒想到只住了兩天,就被他們當地的警察跟蹤綁架。當時誰也不知是啥情況,心裏沒底。我們都起了怕心,相關的同修都相繼的躲了起來。

這時,我就產生了有點對不住同修的想法。人可以躲躲,房子就在那,搬不動、挪不走的。邪惡盯住不放怎麼辦?後悔不該管這事。可這位同修卻非常平靜的說:你們不用覺的對不起我,你們也不是為個人,看到同修有難處,誰都會這麼做的。但說起來簡單,必定是連累了自己。沒有一定心性是做不到的。

當時同修的一些個人信息,還有銀行卡都不見了,我們都很緊張,怕是警察用來釣魚。後來同修在家裏,一個很隱蔽的地方,找到了一張紙條,上面寫明:她丈夫是幾號被抓,當時沒帶她走,她在那裏等了我們兩天才走,一些重要東西,是她給藏起來了。看到後我們都鬆了口氣,同時也被大法弟子的無私所感動,這就是大法所造就的生命,關鍵時刻她們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

三、強勢的三姐給兒媳道歉

我們小組的三姐,是個老師,她講真相特別到位。穩穩當當,不急不躁,講一個明白一個。她的丈夫、兒子、兒媳、孫子都認同大法。她的故事很多,訴江時,當時的環境很緊張,警察按家調查,並綁架了十多名大法弟子,一時間弄的人心不寧,三姐就有想躲一躲的想法。她的兒子說:你要相信你師父是神,你就別躲。三姐一想:對呀,大法師父是神,無所不能。我是神的弟子,哪有神怕人的。於是就沒躲,打好主意面對,結果啥事沒有。三姐是個急性子、做事從不拖泥帶水、有啥說啥。下面是三姐的體會:

我天生性格急躁、強勢,不讓人說,不受欺負。不懼強硬,做事爭強好勝,從不服人,覺的自己甚麼都行。讀書時,同學、老師都說我是: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優秀學生。是恢復高考後的第一屆中師畢業生,參加工作後多次被評為市級優秀教師,市級骨幹教師,是同行中的佼佼者。丈夫也是教師,他是個慢性子。由於我的強勢,顯的他甚麼都不行。於是他就甚麼都不管,甚麼都不幹,所以大事小事都由我管,我辦。可以說我是家裏家外絕對的一把手,在單位也總是說上句。

二零零一年娶了個兒媳,零二年有了孫子,零六年我們和兒子分開住,因兒媳打工,孫子一直都我帶管。十幾年來,我為孫子付出的錢財近二十萬,付出的精力就不用說了。可想而知,了解我們家的人都說我兒媳太有福了,找了我這麼個好婆婆。可是由於兒子愛喝酒,夫妻倆經常吵架,兒媳常以離婚相威脅。

最近又因兒子喝酒吵架,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兒媳回了娘家找來了哥嫂。他們都衝我來了,說我不管兒子,都是我的責任,又提出離婚。我當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1]。我想,我為你們付出那麼多,你們不但不知感恩,不知回報,還來責備我,我哪裏錯了?若沒修煉我把你們打出去,別拿離婚嚇唬我,我兒子再娶個媳婦不成問題,離了婚你遭罪去吧,別再想找我們這樣的人家了。於是我說:「你願意離就離,要離就儘快辦,省的大家鬧心」。說完我就走了,我邊走邊想:師父告訴我們遇事向內找,與你無關的事絕不會發生在你身上,我怎麼也找不到我錯在哪裏。

來到學法小組,和同修說了此事,同修說:還是你錯了。我心裏那個委屈呀,別提了。同修說:你太強勢,太自我,對兒子的情太重,讓我把自己放低再放低,放到最低。我強壓著心裏的不舒服找自己,同時多學師父有關的講法。師父說:「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2]、「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3]

通過學法,結合同修說的,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不該用那個態度對待兒媳、還有強勢要面子的心、求感恩回報的心、自以為是的心、求別人敬重的心、還有對兒子的情等等人心。我認識到了這些不好的心,就一定要把這些心去掉。於是我就去給兒媳賠禮道歉,向她承認錯誤,求她原諒。其實兒媳也不願離婚,只是想嚇唬嚇唬兒子。看到強勢的婆婆能給她道歉,心裏很感動,一場離婚風波沒有了,我們之間的矛盾也化解了。

同時,我也明白了,一切都有因緣關係,我今世為他們的付出,可能是哪世欠他們的,修煉人要任勞任怨的還,不應該計較得失回報。通過這次過心性關,我深刻的體會到集體學法和多學法的重要性,遇事心中有法,在法上修向內找,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四、精進實修的大姐

我們學法小組還有一位七十多歲的大姐。為人善良、寬厚,在學法小組只要是大法的事,都盡心盡力的去做,處處都走在前面,大姐幾乎把每天的時間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大姐的丈夫未修煉,為了圓容好家庭,大姐就利用早晚時間洗衣服,打掃衛生。開始,大姐的丈夫還嘲諷的說:起早貪黑的洗衣服,白天幹啥呀?大姐都是樂呵呵的,一笑了之。但不管怎樣,大姐都堅持走出去,做好三件事。時間一長,大姐的丈夫看到大姐已經七十多歲了,身體還像年輕人一樣,多年都不得病,由衷的佩服,經常對別人說:我家那老太太身體可好了,並把家裏的活大部份都承擔起來。還經常幫著大姐看時間,見學法時間到了,看大姐還在洗衣服,就趕緊說:到點了,放那我洗,別去晚了。

有一次,因孩子鬧離婚,大姐也跟著著急上火,以前的腎炎病症又出現了。大姐想:大法弟子沒有病。大姐念一正:這不是病,是我的執著心:情放不下,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要否定它,不去想它。人各有命,順其自然,不要執著它。該幹啥幹啥。一會就好多了,不到一天就完全好了。

還有一次洗腳,在端盆時,腰就不行了,腰脫的假相出現了,疼的大姐不敢動。就讓小孫子把盆端到屋裏,並囑咐小孫子不要告訴他爺,他要知道就得讓我去醫院。大姐強忍著疼痛上到床上。第二天早上起來,覺的腰更疼了,一點不敢動,躺在床上坐不起來。費了好大勁坐起來,又站不起來。怎麼辦?這時,大姐一下子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沒有病,這根本就不是病。我必須得站起來,我還要出去救眾生呢。於是大姐就咬著牙硬挺著,試了好幾次才一點點坐了起來。大姐用手支著腿往上起身,一點點移動站了起來,但不能走。

大姐想不能走就煉功,大姐就站那煉功。剛一往起舉胳膊,腰就疼的受不了。就放了下來,試了幾次都這樣。不行,這哪行,我必須煉,疼也得煉。大姐硬挺著煉完第一遍,之後疼痛減輕一點,腿也能往前挪動一點。煉完第二遍,就能挪一小步了,煉完第三遍,就能小步的走了。大姐像啥事也沒有似的走出房間去吃飯,因為每天這個時間,都是大姐煉功時間,她丈夫還以為是大姐才煉完功呢,也沒注意。吃過飯,大姐就照常上街講真相救眾生去了。不論颳風下雨、還是嚴寒酷暑,大姐都始終如一的堅持著。

五、兩次被看守所拒收的同修

還有一位同修,心慈面善,總是樂呵呵的,面對邪惡卻正念十足。無論是在大街小巷講真相,還是到農村挨家挨戶講真相,從不落後。一次到鄰縣講真相被舉報,遭到綁架。她就不停的給警察講真相,在心裏發正念。警察要把她送到看守所,兩次都拒收。在她的善心感召下,警察也沒有了惡意。辦案所長拿著拒收手續,也由衷的喊出:法輪大法好!咱們不去那地方回家。

這位同修以前得過肝硬化,最近又出現這種假相。臉色黑黃、肚子鼓的像要臨產的孕婦一樣。她自己沒當回事,可是家人不行。她丈夫和兒子,就暗中和醫院聯繫,強行把她送到醫院。到了醫院,醫生一再埋怨家人,怎麼才送來。同屋的病人也偷偷告訴家人,得這個病的,沒有好的,這幾天都死好幾個了。醫生從她的肚子裏抽出很多膿水,可她仍然沒有動心。

在醫院照常學法、煉功,給有緣人講真相。並在心裏求師父:師父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讓我出去,眾生還等著我救度呢。過了十來天,再做複查時。她在心裏說:請師父加持弟子,讓一切複查結果正常,我要出去。複查結果出來了,果然一切指標正常。在她的堅持下,醫生只好讓她出院了。

六、共同精進的同修

還有一位同修,她家離縣城有十幾里路,家裏還有地,但三件事做的很好,從不耽誤。每天的時間就是學法、背法、講真相。把地種完,就不怎麼去管。可她家的地長勢最好,收成也是最好的,都能賣上好價。周圍的百姓看到她家,就那點地能打那些糧,都不信,都說你家肯定是地多。當村民知道確切情況後,都由衷的讚歎:還是大法弟子家啊!

她家一家四口都學法,都精進。丈夫是修家電的,修家電收費最低。有時只收個零件錢,遇到困難的連零件錢都不收。二零零七年她丈夫掛條幅時,遭到綁架。村民知道後,二百多人寫聯名信,要求釋放這樣的好人。他們一家人用自己的言行,證實著大法,餞行著自己的誓約,十里八村沒有不知道她家的。

我再說一說我們學法小組的小紅。她表面文靜、柔弱,內心卻透著一種對大法,撼不動的堅定。她九八年得法,從那時起,來自家庭的魔難就不斷。她丈夫發現小紅學法輪功,就用各種方法阻攔,給她製造魔難。看見她學就搶,還打她、罵她甚至給她跪下,就是不讓她學。這些都沒有讓她動搖,相反卻越來越堅定。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她和許多同修一樣,義無反顧的去省委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那時她開了一個飯店,她就用這個便利條件,給來往吃飯的客人講真相。這些年來,她就這樣一直堅持著,沒離開大法一步。

我們學法小組還有一個同修叫小立,有一個別人都羨慕的工作。有一次講真相時,被一個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大法和工作的兩種選擇中,她選擇了大法。失去了有優厚待遇的工作,她放下面子給人家打工。收銀、洗碗、賣貨啥活都幹過。但她成天總是樂呵呵的,那種在修煉中得到的殊勝境界,是用金錢換不來的。

最近我們學法小組,又臨時增加了一位老年男同修。因老同修的兩個妹妹,都被迫害過。一個被冤判八年,一個被冤判九年。再加上他老伴腦血栓後遺症,已多年不能自理,需要他照顧。生活的拖累,使他保證不了正常學法煉功,漸漸的也就淡忘了大法。

前幾天,聽說他出現腦血栓症狀,住進醫院。我們找到了他,說你這不是病,常人怎麼能給咱們治病呢。建議他到我們學法小組,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他欣然同意。多年沒煉功了,他堅持盤腿到煉功音樂結束。在煉抱輪時,以前半個小時都難堅持,現在硬咬牙挺一個小時。

大家對他稱讚鼓勵時,他哭了,說:師父把路都給我們鋪平了,就煉功這點苦,還不能吃嗎?這位老同修看到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在以這種形式向師父彙報。也發自內心的說:把我也寫上吧。老同修在給師父上香時,久久的望著師父,流著淚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回來了,弟子一定攆上,跟師父回家。

這就是來自我們學法小組,有著不同經歷,走著不同修煉道路,在大法中共同精進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