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己沒有學法小組說開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最近學了師父二零零九年的《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其中有這麼一段:

「弟子:我悟到要加快救度世人,首先要讓國內走不出來的學員儘快走出來。國內一些地方組織小的學法點,大家互相幫助,起了很好的作用。我們能不能在明慧上鼓勵大家都組織小的學法點,在注意安全的同時加強交流和互相幫助?

師:學法小組、煉功點、法會,這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我一直支持他們這樣做。但是因為有些學員修煉狀態帶有不注意安全因素,一時高興了甚麼都不管了,或者有走極端的、抱有顯示心的,都會給其他學員造成損失或帶來危險。可以這樣做,但不能不管不顧的做事。」[1]

我好像第一次開始思考學法點、煉功點的重要性,在中國大陸這樣的環境下,尤其正法走到最後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自己該怎麼做,我還真有些迷茫。

我是二零零七年開始接觸同修的,之前半年才得法,也是自己獨自修的。自己有些文化,時常通宵學法,或者在路上、車上不斷背法,給同修感覺還是比較單純的、受社會污染不太大的新弟子。而接觸到的同修又很少,接觸的其實都是幾乎不講真相救人的,要麼不清醒的、神神叨叨被迫害到精神病院的,要麼幾次被迫害都揭發同修乃至世人的。同修之間止不住傳遞誰誰怎麼樣,其實對當時我一個新學員來說影響是很大的,因為我從他們身上感受不到同修的慈悲。那時完全是靠明慧網、靠學法在往前走,所以我也養成了有沒有學法小組無所謂的心態,對學法小組是沒有認識的。

隨著自己對這場迫害的認識加深,加上越加明白舊勢力的險惡目地,我開始明白與理解同修,不管他們怎麼懷疑自己、傳言甚麼,那都是這個環境加上黨文化造成的,畢竟最初包括現在他們都不了解我,畢竟我在常人社會時就與外國人接觸的多些,那時就感受到自己與他們的思維不同了,沒有那麼嚴重的防備人的黨文化。但最主要的是,自己沒有提高心性,沒有主動與身邊的同修交流,沒有把這種不好的環境當成一個破除舊勢力安排的事去認真對待;沒有真正的把一個受難中的同修當成一個受難的王、主、神、未來宇宙龐大體系的一部份去對待。一遇到同修看不上哪個同修,我也會被帶動,指責受難中或病業中的同修,事後又後悔自己為甚麼要這樣。這也是為甚麼我不想見同修的原因,因為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根本不是那麼去考慮受難中的同修的。有時我都感到自己一到同修的場中就被安排了一個角色,那時的表現根本不是自己要的,是內心的執著造成自己表現出來很差,甚至感到自己在攪事。所以也就會感到和同修在一起挺浪費時間的,還不如多去救些人。

在有的學法點上,如果同修談這個好吃那個不好吃,下次學法吃啥,帶啥;家裏誰誰怎麼不支持自己修煉了;哪個同修怎麼怎麼樣了,等等,心裏非常反感,總感到不如自己一個人學,因為自己獨修時是沒有那麼多時間來思考這些不必要的東西的。後來我漸漸認識到了,我只執著自己看到的這些不足,我是帶著純粹的學法的目地去學法點的,觀念上是自己在去一個你好我也好的地方,沒有擺正自己需要在任何環境(包括學法點的環境中)去實修自己、魔煉自己的基點,也沒有用修煉人的正念去思考自己作為學法小組的一員該怎麼圓容好這個整體,該如何珍惜同修真的在一起修的環境,自己被人心帶動著很長時間都沒有想到要去修掉它,就是消極的滿腦子不想去學法點,被動的在與同修接觸、走形式。表面上也會在去學法小組途中發正念啊,想維護好這個學法點啊,其實是自己感到去這樣的學法小組不安全,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被學法小組的同修說閒話,儘量保證自己這不出安全問題而去發正念,基點都是為私的。

一次在讀《轉法輪》中師父的這段法:「有的人想:我病好了,我就修煉。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2]我突然發現,我這不就是有條件的在修煉嗎?!由於自己獨修時間佔大部份,很多時候是聽明慧交流的,所以面對現實中的同修感到與明慧交流的那些同修差距太大了,有時都懷疑自己是遇不到明慧網上寫交流文章的那種同修的。其實就算碰到了,我也一樣會不滿意的,因為是人在修煉,因為在明慧平台上這些做的好的事例就是來鼓勵大家的、增強大家正念與信心的,在實際修煉中是會複雜一些的,不是所有問題都適合登在明慧網上去交流的。

在自己長期沒有與同修一起學法交流的那段日子中,偶爾見到同修,反映在頭腦中的都是不好的東西,其實這就是舊勢力要的。比如我早上七點多去同修家,看到對方好像沒有睡醒的樣子,懶洋洋的牙都沒刷,我就胡思亂想,都不上班,做點資料弄成這樣,是不是早上六點的正念都沒發啊。有時看到同修的機器一層灰,也不知道愛護,心裏就指責對方,怎麼這樣對待法器,還怎麼救人啊!由於自己的執著不去,老看不上同修做的資料,就老讓自己看到同修的資料有問題,比如小冊子裝訂錯了、真相資料被世人扔在地上了、護身符有錯字了。我一直渴求同修的改變,認為他們不負責,卻不向內修自己、改變自己,結果就是走舊勢力的安排,學法點不想要我,我也不想去,最後學法點都散了。

十多年前,我們本地有很多學法點,隨便幾個同修湊起來就一起學法,接觸的機會也比較多,有空去某個同修家聊上兩句,就開始學法;有的固定的學法點人數非常多,還會有不同的新老學員的加入。雖然期間經歷過幾個同修突然被迫害好幾年,但是總體還是能運作起來。

現在的情況卻不是這樣了,同修病業離世的、住醫院的、被家庭因素干擾的連學法小組都沒法參加或不想參加了等等,反正是湊不成學法小組了。有些學法點才成立,不到一年、半年,很多原因又散了。

前段時間,我去了一個來回三、四個小時車程的A同修那學法,結果因邪惡那天正好要綁架A同修,我也被一同綁架、關押了一個月。這事引起一些同修的議論,連A同修都說努力去找當地的學法點吧,哪怕只能找到一個同修和自己學法,跟自己在家學是不同的。可是我們這邊的同修在想甚麼呢?現在我們本市學法點被迫害的那麼厲害,大家一起學不安全;說我這次遭綁架都沒被抄家,傳話讓同修都別去A同修那裏了;傳A同修被綁架那天叫了多少同修去她家,只是很多同修正好那天都沒去;甚至傳A同修在看守所被灌食後腦子不太正常了,是不是灌入不好的藥物了,傳到同修的常人家屬那邊,那都是我的觀念不能接受的,簡直是謠言。這裏面也有同修之間接觸少的原因,沒有真正了解情況。當然只要去修煉都能解決,看到、聽到都不動心,真的假的也不重要,邪惡也就沒有意思了。

其實寫這些,我也是很著急。作為一個新學員,內心有再多不滿,我是多想有個溫暖的集體呀。聽老同修說九九年前大家聚在一起煉功,那種感受與場面,你們知道新學員內心是多羨慕與渴望嗎?我們沒有那樣的緣份,其實哪怕只是遙遙看到而不是身在其中我都會滿足,我只在講真相中碰到過有些人說看到過大法弟子煉功的或上訪時的宏大場面,在此也希望海外大法弟子少些摩擦多些珍惜彼此,越到最後我們同修的緣份也是到最後了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