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學法小組是一個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由於搬遷,我們幾位同修走到了一起,成立了新的學法小組,每週一次集體學法,已經一週年了。尤其近幾個月來,同修們都在背法,有的在背《洪吟 四》,都感覺提高很快。在講真相、救人方面,每天同修們出去講真相,背著《洪吟 四》,沒有了怕心,沒有了過去那種完成任務的心,救人效果很好。同修們心中裝著法、裝著眾生,每天沐浴在法光之中,感覺無比的幸福。

今天,我們學法小組彼此交流了最近修煉的感受,整理出來。

同修A:背法入心 溶於法中

我今年七十多歲了,家住的比較遠,儘管在家附近我參加了一個學法小組,但是每週我還是坐十來站地的公交車到這裏和同修們學法,成為一個整體。在這個學法小組,我們一起背法。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這裏,講最近幾天實修中的幾件事。

我家是個兒孫幾代同堂的大家庭,家庭瑣事很多。生活中,我就要擺正基點,把修煉放在第一位,我就想,這樣的大家庭裏,要想幹好家務活那是沒有盡頭的,幹得再多也永遠滿足不了常人的要求,適可而止,該放的就得放。我有序的安排時間,每天早晨煉完功後,就背一遍《論語》,然後再對著念一遍。每週堅持背熟一首《洪吟 四》中的詩,師父的短篇新經文也背,這樣對法理認識清晰,在過心性關時,正念也強。

我老伴曾是一個單位的領導,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每到「敏感日」或有風吹草動,回家就和我大吵大鬧。最近,他在外面聽到惡人構陷大法弟子,回家就不讓我和同修聯繫了,我沒理他,回自己屋了。老伴又像發瘋似的追到我屋裏,大聲斥責:「你到底聽誰的?!」連問兩聲。我瞅著師父的法像,很坦然的說:「我聽我師父的!」老伴二話沒說,走了。從此,他再也不提此事了,就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還有一次,老伴拔了牙,我知道他吃硬的東西不行,就給他做比較軟一點的東西吃,攤雞蛋餅、做麵湯等。有一天晚上,大兒子回家來,老伴卻向大兒子訴苦、告狀:「我拔牙了,你媽不管我。」他還憑空捏造事實,大罵不絕。我聽後,剛想辯解,腦子裏出現一個聲音:「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1]。我豁然明白了:看我要動心了,師父在點化我呢,謝謝師父!這時,他的大兒子聽不下去,急了,衝著老伴說:「您閉嘴!」老伴懵了,一下子不吭聲了。第二天早晨起來,他到我屋裏來道歉,說,昨天晚上,我來了,看你睡了,沒打擾你,是我不對了。他從來沒有說過服軟的話,這是他第一次道歉。

我知道這是我背法背的入心了,溶入法中了,守住心性,法改變了我。符合了大法對我在不同層次的要求了,師父加持我。老伴無論怎麼說,我都不動心了,他也改變態度了。

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我從修煉一開始,就不斷修去對老伴的怨恨心和利益心。到如今,我覺的自己沒有利益心了,前天,又返出一顆利益心。孫女生孩子,老伴說給多少多少錢,我說:「生孩子還給那麼多錢?」話一出口,我就警覺了,這不是一顆利益心嗎?嫌給錢多就是一顆利益之心。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怎麼還執著錢呢?這是一顆多麼不好的心呢!我堅決不要它,返出來就滅它!後來,我在夢中夢到一個人托著一顆人心,顏色紅不紅、白不白的,一看就噁心,說是給我的。我說:我可不要,這顆心多髒啊!剛說個「不要」,就看這顆心被扔到山澗去,永遠出不來了。

同修B:堅持十幾年幫助同修

我也是個老年大法弟子,一直在幫助病業中的同修。有個女同修雙腿不能動,只能倚著床站著。為了同修不脫離法,我經常到她家幫助她,我們一起學法、發正念。這個魔難中的同修沒有文化,接觸大法之後,只能看《轉法輪》,還不能從理性上認識法,只是相信大法好,師父就已經在管她了。所以,我一直在鼓勵她、幫助她,叫她信師信法、別掉下來,就這樣有十多年了,她一直堅持修煉。

還有一位C同修,加入我們這個學法小組,時間還不長,視力不好,看不見東西,我就接送C同修到小組學法,每次學法都不落下她。我還經常用電三輪車帶著C同修出去講真相,我面對面講,C同修就坐在三輪車裏面發正念,我倆配合的很默契。我想,這也許是宿世的聖緣吧。

在學法小組,由於C同修視力不好,看不見東西,一行一動都畏首畏尾的,坐也坐不直,東倒西歪的,煉功動作伸不到位。時間長了,在輔導C同修動作時,同修們的語氣都帶點著急、指責,我聽到後,感覺語氣不善。可C同修無論別的同修怎麼指責,不著急,也不發火,還經常說:謝謝同修,同修都為我好!C同修這種高姿態,不就是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嗎!

其實C同修也很苦,她本身看不見就已經很苦了,她也在努力的做好、糾正自己,已經改掉了不少的不好的毛病,現在基本上能夠坐直了,煉功動作基本上能夠伸開了。這本身也是在提高。

C同修雖然視力不好,但聽力、記憶力都很好,比如學法今天學哪兒了,明天該學甚麼了,她都記著,同時還能背《論語》、背部份《洪吟 四》。這種超常的記憶,是大法給她開啟的,是大法給不同情況的修煉者開創了不同的修煉方式吧。

結束語

我們學法小組是一個整體。「都在講真相、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3]這就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之路。在正法修煉的最後時刻,我們要時時事事用大法來要求自己,用大法來洗淨心靈、重塑生命,向先天我們各自的最高位置昇華,兌現史前的約定,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解開你的迷絆〉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