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一日】我們小組有八名同修,都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年歲大的八十七歲,年歲小的五十七歲。以前一個星期七天學法,近兩年改為五天學法,同修們在小組學法的時候對自己要求的都很嚴,學法時都保持雙盤,沒有喝水、吃東西、嘮常人嗑、隨意走動現象。因為法學的多,三件事做的就穩,在一起配合的就好,遇事都知道向內找,發正念不放鬆,講真相不挑人。

(一)

A同修,七十九歲,不識字,但是大法在她身上顯神跡。出去講真相,她一次能記十多個三退人名,無論是炎熱還是寒冬從不叫苦,同修常說:師父辛苦!師父承受全世界的難。說著就流淚了。學法小組在她家十五年了,全家都明白真相,她老伴也受益了,走路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A同修三次去北京證實法,所以在本地就「掛名」了。一到所謂的敏感日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就來騷擾,在偉大的師尊保護下,有幾次學法小組同修剛走派出所的人就來了。

去年,A同修出現病業假相,來的很突然,糊塗的不認識人了,兒女們都來了。三天了,不見好轉,不吃、不喝、不睜眼睛、不說話、大小便也不知道,後來兒女問她:「買公墓和父親在一起行不行?」在這個時候她突然說話了,而且聲音還很大。她說:「我和你父親走的不是一條路 ,他走的是人的路,我走的是我師父安排的路。」她女兒跟我們學她母親說的話,我們都哭了。同修經常說師父告訴了:「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在關鍵的時候她心裏想的是師父是大法,四天闖過了生死關。兒女給她洗頭洗腳準備後事她都不知道,家人要送她去醫院,她大女兒不同意,大女兒說不能上醫院,得聽母親的,不讓母親帶著遺憾走。這麼多年她最知道她母親的心,對大法修煉非常堅定,她大女兒說母親有師父保護不會出事的,如果送醫院對不起母親。那幾天她家人晚上不睡覺輪班護理。白天小組同修來學法發正念,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根本就好不了。

師父說:「可是我們的路卻很窄,一不注意就會走偏,一偏就會出問題、甚至大問題,走不回來就是永遠的遺憾。」[2]出了這麼大的事,她認真向內找,發現就是看不上老伴,看他甚麼都不好,幹甚麼都不對。由於爭鬥心對老伴說話語氣沒有修煉人的善心,對他產生很深的怨恨心。認識到後決心改過,請師尊放心。

(二)

B同修,八十一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沒修煉之前身體不好,現在一身輕,學法煉功從不落。身體素質和精神狀態看上去像六十多歲,走路也快,世人都羨慕。疫情封小區的時候也沒影響出去講真相,發資料,路上沒人就到超市排隊買菜講真相。她常說:能報答師父的就是多救人。

C同修,七十二歲,疫情期間因為封小區,出入都要登記,取資料也就困難了,她就利用早晨防疫人員沒上班的時間,早點出去取資料,再給其他同修送去。讓世人及時看到疫情真相和如何自救的辦法,在這關鍵時刻同修能放下自我突破怕心,心繫眾生,用師尊給予的智慧一直做著三件事。

D同修在小組是年齡最小的,五十七歲,每天都面對面講真相,大街小巷每天都有她的身影。和同修配合,多則勸退幾十人,每週還堅持出去發真相資料,十幾年如一日,包括疫情期間也是突破層層封鎖,堅持講真相救人。這真是:枝繁葉茂葉垂柳,果實天天收。

在這個小組,我組織大家學法,以前五天學《轉法輪》,兩天學《各地講法》,堅持十幾年,我每週下載明慧廣播的交流文章,給她們裝到mp3里,她們都說聽的離不開這個明慧廣播了,受益良多。有三個老年同修不識字,學一講法,一上午都學不完,下午接著學,學完法都出去講真相。其中有一個老年同修認字了,能自己讀法了,另外兩個看書,跟著讀,別的同修讀錯了,她們還能給糾正指出來。我一直是用手機講真相,無論酷暑嚴寒我都堅持去救人,中午餓了就嚼幾口早上帶的饅頭,有的時候講的我落淚眾生也落淚,講的過程時時能感到師父的加持。

和這些老年同修在一起的過程中,偶爾也有不想去這個小組的念頭,尤其是搬家後冬季大雪天得走四十多分鐘的路程才能走到,當念頭出現時我看到這些老年同修堅信大法,想精進的心,讓我覺的應該放下自我,去掉人心和同修們一起配合共同精進救人。

弟子們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