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學法小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們學法小組有六名同修,定時學法、交流。我們不用電話和網絡聯繫。學法的時候,都自帶食物,各項救人的項目和具體事情都在當時面對面解決。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學法小組平穩的走過了十六年。

師父說:「可以按照座談會這種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互相講,我們要求這樣做。」[1]我們懷著信師信法的正念,遇事向內找,突破自我,修去怕心和怨恨心。過關中,大家互相幫助,互相勉勵,形成整體,做好三件事。

下面說說我們小組的同修在修煉中經歷的一些事。

面對面講真相

A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已經有十多年了。她買菜都是坐車去各個市場買,也穿梭在公園和人們喜歡的休閒地點,目地當然就是為了尋找要救度的有緣人。開始時,她不是很會講,講不到位,有的人不聽,有的人不肯「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但她不氣餒。有時候,半個小時才能講退一個人,她就堅持著。只要對方能聽,她就繼續講下去,最後大部份人還是能明白了為何要三退,並退出了自己加入過的中共組織。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A同修告訴人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保命的良方。告訴人們中共因篡權以後無惡不作,害死同胞八千萬,特別是殘酷迫害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善惡有報,上天要滅它了!告訴人們趕快脫離這個邪惡的組織,與它斷絕一切關係,這樣災難來時才能保平安。很多人都明白了並退出了自己加入的中共組織。有的人給他真相護身符時,他會問:「你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是,我就要你的護身符,其他人的我不要。」

同修A在面對面講真相中越講越有經驗,一直在認認真真的完成她的使命。

過關中修心性

B同修性情比較脆弱。她的孩子剛剛十歲時,她的丈夫就去世了。她從小耳朵就有毛病,總在流水流膿,聽覺差。修煉大法後,耳朵好了,臉上也光滑了,人變漂亮了。隨著大家的讚揚,她沾沾自喜起來了。她沒有察覺到這是歡喜心,結果導致臉上長出了皰疹。水泡破了,結了很厚的痂,在痂旁邊又長出水泡,水泡流出的水碰到哪兒,哪兒長水泡,最後導致全身都是皰疹。結的痂脫落後,又紅又腫,奇癢難忍,睡不著覺,學法煉功靜不下來。她一邊哭一邊說:「我很難受呀!又難看,不敢見人。這關我不想過了。」

看到她這樣,學法小組的同修商量決定,每天去一個同修和B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向內找。她這一找,找出了一大堆執著心:愛美的心、歡喜心、顯示心、色心、怨恨心、怕寂寞心、安逸心等等。B開始專心學法、背法、認真修自己,她還求師父:「請師父讓我的臉好起來吧!我要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啊。」

師父幫了她。不久她的臉恢復了原來的漂亮面貌。除了發真相資料,她還與同修結伴面對面講真相。她說:「『五﹒一三』大法日那一天,講真相很順利,沒有一個不三退的。真神奇!是師父在加持我們。」

在魔難中證實法

修煉中C同修遇到的魔難多一些。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二十一年的迫害中,她曾經被綁架、非法關押過,期間遭到毆打,也曾被迫流離失所。長期被「六一零」、居委會人員騷擾。她丈夫認為因她修煉遭迫害,搞的家庭雞犬不寧,也給她施加了很大的壓力。她身體上長了一個雪梨那麼大的瘤子,經常脹痛。痛的睡不著覺,她就起來發正念、煉功。

因孩子也和她一起控告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六一零」、居委會人員找她孩子,又找她本人,導致原本就是個火爆脾氣的丈夫更焦躁。C的一位親人長期臥床,生活不能自理,屎尿在床上,也得她照顧。自己身體不適,又擔心孩子的前途,真是像師父說的:「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

雖然在那麼大的魔難中,C同修始終保持正念,從沒有放棄修煉的想法。她一如既往,信師信法。在魔難中堅持多學法,向內找,提高心性,忍難忍的一切事情。她負責打印全組同修需要的真相幣,從未缺過。從兌換到過蠟,也是很不容易的。從個體商戶、銀行兌換小額現金,也讓親戚幫忙換。開始親戚不理解,通過講真相,也支持她了。有一次,親戚的家裏人問:「那麼多零錢都去哪裏了?」親戚說:「拿去用在非常好的事情上了。」

C同修的丈夫發現她做真相幣的事時,對她發火,說:「你把字搞到錢上,你不是跟共產黨作對嗎?」她說:「我不是跟共產黨作對,只是在錢上表達我的心聲。根本沒有我們說話的地方,這你是知道的。」 她丈夫看到她修煉以來的改變,對親人、對家庭的負責,也知道不是她的錯,是邪黨的錯。

C同修的親人去世了,親屬去辦理遺產手續。居委會人員說:「你們有個姐妹煉法輪功,要她來表態簽字放棄修煉,才能辦。」C的姐妹理直氣壯的說:「煉法輪功有甚麼不好?她身上那麼大的腫瘤不做手術好了,照顧家裏的病人十多年毫無怨言,你們有眼看得見。她犯甚麼罪了?你們經常無理的騷擾她,你們算是甚麼?黑白不分。」對方無言以對,只能給辦理了相關手續。

C同修現在的環境好了很多。她說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乾淨,有待自己學好法,在救度眾生中提高自己去掉這些人心執著。

親情招來的魔難

有一次學法日,D同修慌慌張張的進來說;「我丈夫精神失常了,拿磚頭砸我的頭。砸得我頭破血流、頭暈目眩。肯定是有邪惡的靈體操控了他,你們一定要幫我呀!幫我清除那些邪靈。」學法小組的同修一起為她發正念,清除她空間場的邪惡黑手爛鬼,解體干擾D同修修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同修有漏也不允許它們干擾,她會在大法修煉中歸正。學完法大家回到家裏,也都抽時間幫她發正念。

集體學法時,大家建議她多學法,向內找。後來她說出一件事:她的房子不用裝修就可以住。去年她兒子說要從外地回來定居,D同修就決定裝修房子了。她要丈夫拿出一筆錢來裝修,可這筆錢幾乎是她丈夫一生的積蓄。她丈夫的工作單位解散了,他還沒到退休年齡,拿不到退休金,沒有固定的收入。她丈夫個性很內向,心裏老想著那些錢的事,想不開,就拿磚頭往D同修的頭上砸。D同修打電話,叫來親戚送丈夫去了醫院。

之後D同修頭痛、頭暈,心情不好,張羅著裝修的事,還要每天去醫院看丈夫。D同修情緒很低落。B同修經常去她家,和她一起學法、發正念,幫助她處理家裏事,去探望她的丈夫。使D同修在孤獨、寂寞中有了安全感。

D同修的丈夫出院後,D就讀法給丈夫聽,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丈夫聽。她丈夫的精神狀況基本穩定下來後,D同修就又回到了救度眾生的行列中。為了照顧丈夫,她在附近發真相資料,幫B同修過塑、剪裁真相護身符給B提供真相小冊子。哪個同修需要幫忙,她都很熱心的去幫助和做好那些事情。

D同修在交流中認識到,自己的利益心重,執著於情,求名、求完美的心也很重。摔了這一跤,沉痛的教訓使她要在修煉上下功夫,更嚴格的要求自己。還悟到學法要入心,做到才是修。

不配合 不上當

E同修因為結婚幾年沒有小孩,而走入大法修煉後不長時間懷孕了。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子宮裏有小孩,可也有個瘤子。這樣的情況能懷孕,真是奇蹟。那時煉功點上有一個同修是醫生,給了她很多安慰:「都得了法了,就把甚麼心都放下。」結果孩子生下來後,醫生一看瘤子沒有了。現在E同修有一雙兒女,家庭幸福美滿。

E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才回到家。之後,居委會人員經常到家裏騷擾,搶走她的大法書。在所謂的敏感日,千方百計的想把她搞去洗腦班迫害。

有一次,說請她全家去旅遊,說了幾個景點叫她選。E同修不去,知道這是圈套。家裏人說:「平時你說人家不好,現在對你好,你又不領情,怎麼不去呢?」 E同修說:「要去你們去,我不去,那根本是不正常。他們的花言巧語能相信嗎?那是圈套,上了他們的車,就不是我自己說了算的了。肯定不是去旅遊。」

有的時候,不法人員還開車在幼兒園附近等著E來接孩子,一看見她,就走過來說:「上車吧,我們送你回家。」E說:「不用你們送,我們自己走回去。」 E同修不答理他們,拉著小孩抄小路回家了。

那些人是有預謀的,那麼近的路,竟然來接送,這明擺著是要綁架E.有時候在樓下監控一個晚上,等她和丈夫出去辦事時,攔著不讓E走。E同修的丈夫就催E趕快上車,說:「我開車啦!」那些人沒辦法,上他們的車跟著後面走。

E同修丈夫請客戶吃飯,那些人就在隔壁桌上吃。E同修丈夫因談生意,當時沒吱聲,回來後,到居委會狠狠的說了他們一頓,指出他們是執法犯法。

集體學法時,大家通過交流認識到,有「六一零」和居委會人員來騷擾的,就是要不配合,別上當。

在大法中修出了智慧

有一段時間,G同修家是資料點,也是學法點。有一次剛學完法,大家裝好資料準備走,就有人敲門。G同修問:「誰呀?」門外的人回答說:「我們是居委會的。」。當時G同修驚呆了,站在廳裏不知所措,但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立刻鎮定下來,叫同修進到睡房裏面發正念,自己抱起熟睡的小孫子打開門,隔著防盜門問:「有事嗎?」居委會的人員說:「開門讓我們進去吧。」 G同修說;「不方便!」這時小孫子被驚醒了。那些人說:「不方便,我們走了。」

大家鬆了口氣。過了十分鐘,G同修抱著小孫子到外面看看沒人了,大家才平安的回家了。是師父的慈悲保護,同修一齊發出正念,也有G同修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封城封小區期間,路人稀少,每個路口設一個崗,到處有攝像頭,還有保安巡邏,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救人,真是很難。G同修就智慧的做。《疫情兇猛 自救有秘訣》的真相小冊子一發表,她馬上打印出來。心裏想:人們肯定渴望看的,因為人們都想知道怎麼自救。去買東西時,帶上一些真相護身符、真相小冊子。

有一天去買麵,店主說:「這疫情不知甚麼時候結束,好可怕呀!」 G同修說:「不用怕,我給你一本書看。」店主一看小冊子的封面《疫情兇猛 自救有秘訣》,用驚奇的眼光看著G同修說:「哎呀,好呀,謝謝!」同修將小冊子給賣雞蛋的店主,店主說:「噢!好!看看」; 給賣蛋糕的店主,店主說:「哇!真想知道怎麼自救」;賣魚的老闆一看真相護身符上面寫著: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是躲過瘟疫的秘訣,就要給G同修錢;賣米粉的老闆說:「做的挺漂亮,還能保命!」馬上收起來放到上衣口袋裏了。

在大法修煉中,發生的神奇事太多了。同修們說,只要時時刻刻都在法中,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我們深刻體會到,慈悲的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看護著我們,使我們平穩的度過每一關、每一難。每一次的有驚無險都是師尊的保護,每一次的正念突破都是大法的威德,每一點的提高都沁透著師父的心血。

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