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配合中修去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回首十五年的修煉路,點點滴滴,每一步的前行都是師父的指引,每一次的提高都離不開師父點悟。這世上沒有甚麼語言能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心!懷著對偉大師尊的無限敬仰與感恩,拿起筆來,把二零二零年從年初疫情期間至現在,修煉中感受較深的、觸動心靈的部份心得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溶於法中 救人不懈怠

二零二零年年初,受疫情影響,各個街道、小區封閉,使以往大法弟子集體學法、外出講真相、發資料救人的形式受到嚴重干擾和限制。當時心裏很著急,決定走出去找同修一起學法。

面對如此大的干擾,要盡最大努力的去改變眼前所謂的現實環境,師父交給我們要做好的三件事不能受影響。我堅信,只要我們想改變、想開創環境,師父一定會幫的。

那天,我去了一位同修家,因這位同修家夫妻都修煉,家裏沒有常人,環境很好。恰巧在同修家遇到了另一位也很需要大量學法的同修,於是,我們組成了四人學法小組。在沒耽誤救人的情況下,我們白天晚上抓緊時間,每天大量的認真學法,改變了以往大多走形式集體學法的那種狀態。

在集體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時,同修們學習一些篇章後,停下來切磋一下,針對法聯繫自己的言行,向內找與法的差距,用法引導自己不斷精進。或者針對師父在法中提及的某一個問題或者某一個現象切磋一下,看看師父說的問題在我們身上是否存在,怎樣修去存在的問題,互相交流切磋。同時遇事各自向內找,明法理修去人心。

以前我們不是很清楚怎麼否定舊勢力的法理,舊勢力的來源、它在正法中與師父、與大法弟子的關係,怎麼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不承認它呢?我們就反覆學習和切磋,最後大家對這方面的法理都更清晰了。

在這段時間,我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在學法過程中,法理源源不斷的展現,每當意識到哪顆執著心了,就會在學法中看到了指導我修去執著心的法理。師父也安排了一次次讓我在實修中修去執著心的機會。比如貪心、安逸心、顯示心、對同修情的執著心,改變了以往學法迷糊發睏等不好的狀態。

由於處在疫情嚴重時期,想著世人在危難中,救人更是不敢懈怠。一方面給周圍同修供應真相資料,一方面我和同修配合挨家挨戶的發,把附近的小區和自己所在的村莊大致鋪了一遍真相資料。我知道是因為符合了師父要求我們多學法,多救人,才能達到這樣的精進狀態。這為以後接下來能和同修們一起共同精進奠定了良好的開端。

二、與同修配合中修去觀念

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這些觀念不去掉,就阻礙修煉的提高。一次,在幫一位同修建立家庭資料點,一切設備都購置好了,可安裝時就是不順利,要麼是電腦不好,要麼打印機安裝不上,要麼就是沒網絡信號。其實,在這方面我的經驗技術都比較成熟了,應該兩天完成的事,二十多天的時間也沒弄好。

過程中,我也知道遇事向內找,找到了不知不覺的有了貪天之功,本來是師父在做,可卻感覺自己很有能力似的。找到了也去掉了,但依然不好。

實在沒別的辦法了,就和同修交流說:「要不就停下吧,多學學法,你們也好好找找自己,是不是你和家人同修的問題?」可是同修卻說:「不能停。你幾年前就對我有觀念,現在還有,修到現在,一點都不能向外看了!」我一下子受觸動了,不知說甚麼。同修走後,我才明白,是師父點化我,問題的根源在我這裏。我必須靜下心來向內修,真正無條件向內找。

回想四年前,和這位同修接觸較多,對他一直有不好的觀念,認為他不像修煉人的樣子,總之看他都是負面的。那時根本分不清那些觀念都不是自己。那時,我實修的少,名、利、情甚麼都沒放下。因為沒實修,導致修煉中出現了一場大的魔難!後來,就再沒接觸過這位同修。幾年過去了,雖然不接觸,但是我對同修的觀念一直沒有修去,比如有時聽到別人說到這位同修怎麼不好,我也會隨聲附和的跟著說。已經形成很強的觀念,自己都察覺不到了。

師父說:「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1]。我確實應該向內修啊。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都是師尊的弟子,可貴的同修,在不同的環境做著相同的事。這些年,在反迫害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中,大法弟子風雨同舟,何等艱辛!我們共同的使命是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兌現誓約!還有甚麼比這更殊勝、更偉大的呢?還有甚麼緣份比同修間的聖緣更應該珍惜的呢?師父說:「對於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除去這些人心的執著與觀念的改變就那麼難嗎?如果一個修煉的人連這些都不想去除,那麼修煉人的體現是甚麼呢?」[2]是啊,我對同修的負面看法不就是阻礙眾生得救的觀念嗎?應該去的嗎?

對照師尊講法,我清醒了!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所有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所有不是我本性的生命全部在大法中歸正!那一刻,我的內在在發生著改變,我感到已經沒有了那個為私的自我。我放下了所有對同修的負面看法和觀念,感覺自己的世界天清體透了,心態也變的祥和了。

我拿起電腦,就去了同修那裏,一邊安裝驅動,一邊和同修交流向內找的體會,在很短的時間內,一切都順利完成了。之前看似難以解決的事情,因為向內修,一切都在大法中歸正了。我又一次體悟了向內找的神奇和美妙。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裏好感動,感動師父慈悲,不落下我這個悟性差的弟子,給我安排各種機會修好自己。沒辜負師父的苦心,雖然這麼多天才悟到。

我體會到,要想徹底去掉那些觀念,就找回先天本性真正的自我,才能在修煉中不斷的向前邁進。感恩師尊慈悲,看我修煉中這個「漏」一直沒修好,才又給我安排了這麼一個機會,讓我把以前沒做好的功課補上,謝謝師父!

三、心懷整體 修出慈悲

二零二零年五月初,我參加了另一個學法小組。在我參加了這個學法小組之前, 就聽小組同修說她們學法之後很少有交流和切磋,雖然多時有八個人。看得出同修們都希望在集體學法時,除了學法入心之外,還能有更多的提高。

我知道集體學法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一定得走正。同修說大家都不會交流,同修間發生矛盾也不會向內找。我想大家都不會交流和向內找,就是缺少實修。每次去小組學法結束時,我主動和同修切磋,把自己體會到的或看過的同修的交流心得體會,與大家分享,或有時帶一兩篇有針對性的文章;或理性的交流文章。首先我自己看懂了,有所體會後,再帶給同修,看後,大家圍著文章主題交流,效果非常好。這些經明慧網把關的文章既理性又全面,我看到大家都從中受益很多。其實有些文章都是幾年前發表的了,有的同修從來沒看到,可有些似乎在《明慧週刊》看到過,但是沒印象,看了就看了,沒能結合自己的修煉用心體會。就像有的同修說:當時為甚麼不能像現在這樣對照自己去修呢?

有一位同修,前幾天我去她家,一進門,同修就向我道謝,因為她正在看同修有關轉變觀念的體會文章,自己深深受到觸動,所以就發自內心的感謝我打印了這些文章。這位大姐雖然得法晚,但很精進。她和另一位同修一起,每週都去周邊的農村和那裏的同修一起學法切磋,盡所能的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同修。我看到同修都修出了為他的境界,真的是在助師正法。

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有一次,聽到農村一位老年同修受到病業干擾了,路途較遠,我和幾個同修一起去她家學法切磋,每週堅持去一次,同修在迷茫中有了闖過難關的信心和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前幾天,又到了去老年同修家學法的時間了,可是天要下雨了,就想路這麼遠,今天要下雨,就不去了吧。又一想,這不是安逸心嗎?大法弟子怎麼能為自己著想呢,老同修還在難中,想到她渴望見到我們的心情,一週才只有一次,應該為別人著想,我立刻決定去,也不管下多大雨了。

幸好那天去了,通過學法切磋,對老同修的幫助很大,她轉變了基點,放下了有求之心。為了幫同修儘快走出病業假相,我就多看師父的有關病業方面的講法,自己先法理清晰了,才能更好的幫到同修。所以,病業中的同修也在不斷轉變觀念,提高認識。

在修煉中,我也在修去怕苦怕累的人心。我深知,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利用各種機會來成就弟子。幫同修的過程就是修自己的過程,在實修中去掉各種私心、執著心,不斷做好。但首先是基於無私的,師父說:「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4]。大法弟子是整體,所做的也是在圓容師父所要的。

不管以後的路還有多遠,我一定會珍惜這萬古機緣,與同修一起精進,走好所剩不多的修煉路。

四、修去看同修負面表現的人心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網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不要看重同修表面的負面表現》一文中,同修寫道:「不要看同修的負面表現,負面東西很能障礙人,會招來額外的麻煩,這就像一塊金子上的泥土,看重泥土就會忽略本質。」

看完後,對我的內心觸動很大,因為我就經常看同修的負面表現,執著於同修的執著,還有不修口,有時起到不好的作用,卻沒意識到這是該修去的一顆非常不好的心,特別是習以為常了,更難以重視。其實是因為心裏裝著泥土,也會對應著讓我看到泥土。如果把心裏的泥土倒出去,用金子的心去看同修,一定也會看到同修金子那樣的品質!

在學法小組,在聽著別的同修念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平時看同修的負面表現,就一個一個顯現在我腦海裏,我感到這問題很嚴重。想起自己有時與同修交流切磋時,自覺不自覺的就說哪個同修如何如何,哪位同修怎麼有執著,不精進,怎麼還沒從人中走出來等等。現在想想真是很慚愧,恰恰是自己需要從人中走出來,本來同修是鏡子,找自己的。

原來只以為是自己要好好修口,其實是根源上有負面看同修的思維,而背後那個根本的執著就是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就是自心生魔,多嚴重啊!我要徹底清除這個不好的人心淨化自己的空間場,下決心修去這個執著心。就在自己清醒的那一刻,我感覺到身心都很輕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5]那不好的物質是師父給我拿掉了!謝謝師父!

過後再想想哪個同修有負面表現,真的想不起來了,看不到了!看到都是同修那閃閃發光的金子一樣的品質。這種美好的、內心祥和的感覺讓我直流淚。想到以前因為在這方面沒修好,無意傷害了的同修,我真心向你們道歉!

五、認清安逸心 實修中改變自己

一直以來,都不能認清安逸心其實是個魔,這種魔不易察覺。它有時控制著我的思想,尤其表現在煉功方面,安逸心比較突出,它讓我在常人中得到安逸、舒適、不吃苦等好處,其實在其它方面也有表現。師父說:「凡是在常人社會中叫你去得到好處的都是魔。」[5]我認識到安逸心真的是個魔。和它相聯繫的還有自私、色慾、依賴、妒嫉等魔性。

在我開始要修煉時,有一天讀到:「我們這個功法是法煉人的功法。」[5]「你甚至於不需要做任何手法了。」[5]我心裏很高興,就是說我可以不用煉功,這多好啊!隨著修煉的認識加深,知道不煉功是不行的,師父說:「煉功是修煉的輔助,兩者缺一不可。」[6]但是長期滋養的安逸心哪會那麼容易去掉?曾試著去突破,讓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但都無法長期堅持,很苦惱。

就在寫這篇交流稿快結束時,師父點化,使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自己遲遲去不掉安逸心,是從未想認清它就是個魔,它控制我的思想,使我分不清那不是我真正的自己,而是一個有靈有體的魔在操控我,讓我放縱安逸,滋養它。我越是求舒服,不吃苦,就在給安逸這個魔加能量。心裏明白了之後,主意識明顯加強了,這些天每天都能堅持煉功了。

師父說:「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2]

我反思修煉十幾年來,一直沒重視修這個安逸心,才被動的承受修煉中本不該出現的那些魔難,以前會認識到那些具體原因,但是今天更明白了根源上是這個魔性的生命。從小就怕吃苦,怕忍受痛苦。這些年很多是因為怕吃苦,才沒有主動修去執著心,才遭遇了一次次魔難。如果不是師父對弟子的珍惜,替我承受了那些業債,我無法走過那些巨關巨難,更不可能走到修煉中的今天。

寫到此,不禁感慨落淚,感念著師尊的恩德,雙手合十,跪在師尊法像前,默默的對師父說:「請師父放心,從今以後,我一定在實修中努力改變自己,徹底去掉這個安逸心,絕不會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從修煉那天開始,就已經踏上生命的歸途,今天,感到家越走越近了。弟子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