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的心路歷程和一些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五年我的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狀態──咳嗽,我沒把它當回事,當時在加油站工作的同事得肺結核病住院了,我的乾咳一直持續,修煉過程中出現的狀態多了,我只把它當作是一般的消業過程而已。

以前也出現過消業的狀態,一般一段時間就過去了。後來參與訴江,我遭到邪黨的報復迫害,被非法拘留十天,出來後被單位調整到清閒的崗位,漸漸的就有些放鬆了,雖然學法煉功能保證,可是講真相、發正念放鬆了,由於看不到另外空間,對發正念沒重視起來。身體一直呈現消業狀態,有時劇烈咳嗽。

家裏新房子交割要交稅,為了少交稅,我沒有如實說明家裏還有房子的事實,謊稱頭一套房,簽完字立刻身體就虛了下來。我立刻就悟到沒做到真,不符合修煉人的行為準則,心性掉下來了,後悔不已,為了一點小利放棄了修煉人的原則,根本就達不到修煉心性的標準,事後和同修們交流,同修也指出我的利益之心。

身體狀況不好,我發現走路走不快,由於喜好心和顯示心參加了單位的足球隊,跑的過程中總發現有力不從心的感覺,跑不起來。晚上睡覺總出虛汗,我沒當一回事,該幹嘛幹嘛。可是集體學法時,同修說我瘦了,和同修交流,明確了大法弟子沒有病,應該是消業狀態,要向內找,儘快提高上來,才能恢復正常。那時每天學三講法,一些法理也展現出來,一天突然悟到只有師父是希望我們修成的,只有師父是真正對我們好,師父把大法傳給了我們,給了我們生命的永遠,給了我們無上的榮耀,保護著我們走在回天的正法修煉的路上。

精進的大法弟子都是以一當十,以一當百,覺的時間不夠用。我由於放鬆了修煉,產生了厭世的想法,對世間的事兒覺的沒意思,產生了對時間的執著,想早日離開的想法。當然不是想脫開肉身,是想早日圓滿。這可能讓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加重了對我的迫害。參加同學聚會想給同學們講真相,修的不紮實效果不好,證實自我的私心阻擋了眾生得救。可是我當時並沒有悟到。到工作崗位上,臉色難看,隊長怕我出事打電話叫我的妻子把我接回家,第二天早上往車上拿東西,身體出現病業假相,沒法上班,快過年了,小隊的隊長來看我,叫我去醫院,我和隊長講了大法真相,隊裏讓我休假,我也想好了要利用這個機會證實法。

在這期間,同修們都來看我,一開始是熟悉的,後來有許多不熟悉的同修也來了,大家從法理上幫助我,我很受鼓舞,拿家裏不修煉的母親的話說:「你的同修一來,你的狀態就好,過後就不行。」人來的多,甚麼樣的心性都有,大家都希望我能儘快走出魔難,證實大法。因為沒能在短時間內走出魔難,同修們擔心我出現危險狀況讓我去醫院,我一開始不同意,因為不久前就有一個同修去醫院,最後被舊勢力奪走了生命。當時我堅決不去醫院,可我並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而是在家裏學法煉功,想等魔難過去再出去做救人的事情,其實這已經不對了,思想中還是把這個假相看重了。同修們好像也陷入這個誤區,我想要是有同修能帶我出去做好三件事,可能比在家裏要好。好多同修擔心我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勸我去醫院。

最後我去了醫院,結果檢測出肺部問題的假相。回家後情況越來越不好,其實真不該去醫院。無論甚麼藉口,去醫院幹甚麼?師父告訴我們:「真修的人沒有病」[1],我們真正信師了嗎?同修們對我沒了信心,我其實在更深處也喪失了信心,法學不進去,功也不願意煉了。有個同修失望的走了,認為我不行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同修們想看到我闖過魔難證實大法,我也想,可是主意識有些不強了。

和同修們交流找自己,越找執著心越多,都不知道怎麼修了,內心開始抗拒同修們來,對同修們的強制要求,和命令的語氣非常抗拒,甚至甚麼都不想做,只想怎麼舒服怎麼來。那時已經用吸氧機,整日睡不好覺了,我的精神壓力相當大,心裏想著儘快走出魔難,不給大法抹黑,可是越執著越沒有效果,到後來和同修們學法都讀不成聲了,這裏不是對同修有意見。可是我當時的狀態,真的感覺壓力很大,這壓力不是從常人那來的,而是來自同修的。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同修們的各種心態,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感悟,交流中這讓我無所適從。

我在魔難中承受著肉體和精神的折磨,主意識大部份都用在對抗苦難了,和大家交流讓我不知自己該如何做了,好像怎麼做都不對,我那時甚至連發正念都不會了。和同修們學法入不了心,只想學完法躺著。狀態越來越不好,甚至出現了睡不了覺的狀態,身體急劇消瘦,連飯也不想吃了。家人害怕了,在過小年的時候家人用救護車把我送到了醫院。到醫院後我精神垮了,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同時我也鬆了一口氣,心裏想家人干擾我證實大法,一直覺的上醫院能解決魔難,我倒要看看醫院到底行不行。

在醫院,我整天整天睡不了覺,我就求師父,然後聽法,在睡夢中一個工程車從我頭上壓過,我大呼師父救我,醒了頭還吱吱響呢。同修們來看我,鼓勵我、給我發正念,我能感覺到雪花一樣的能量落到我身上。正趕上醫生來看肺片,和從前的對比,發現之前肺上的空洞消失了。後來又經過醫院升級,胸部插管等一系列的常人醫院治療,最後醫院得出結論:治不了,胸瓶拔不下來了。

藥的副作用導致身體骨骼變形,渾身關節疼痛,手舉不起來,記憶力衰退,有時出現無意識。我把藥停了,開始認真學法煉功,身體功能迅速恢復,開始出去和同修們一起發正念。同修們和我交流關於我的情況,鼓勵我多學法,早日走出魔難。

一天煉功時,胸瓶自動掉出來,然後開孔就自動封口了,幾天後就徹底長好了。

這次魔難,給我帶來一些感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

一、敬師敬法,我做的不好,除了形式上的敬師敬法,我悟到學法時心不淨,走神、溜號、學法不入心,都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修煉人對大法應表現出應有的尊重與虔誠,無論是形式上還是在心中。

二、信師信法,作為修煉人,特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真正做到信師信法了嗎?對在魔難中的同修,只要他沒有放棄修煉,不管他處於甚麼狀態,都是有師父在管的,我們有甚麼資格給魔難中的同修下結論呢?同修沒有去醫院的意願,我們就因為看不到魔難中同修符合自己觀念的變化,就勸人家去醫院,這是幫助同修嗎?害怕魔難中的同修出現意外破壞大法的聲譽,動搖本身就已經在魔難中達到快要到承受極限的同修的意志,這不是起到了魔的作用了嗎?

經過這次魔難,我深刻體驗到,在魔難中真正需要的幫助是甚麼,那就是堅定信師信法的信心。修煉人要提高心性了,身體要有一個大的變化了,由人體向神體的轉化能是舒舒服服的嗎?可是由於各種執著心,心性沒達到標準,該提高心性了,可是一時又找不到根本執著,這時應該入心的學法,正常的煉功。而來幫助魔難中同修的同修,不是來指導同修怎麼過關的,而是幫助同修堅定信師信法的信心,和同修一起入心的學法,有條件的一起煉功,要是能達到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更好,我們學法煉功就在消減業力,就在提高,我們要堅定一念,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1],那麼我們出現的狀況就是大好事,就是我們提高上來的機遇了。

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難就難在轉變人的觀念,人就是想安逸想舒服。師父告訴我們:「吃苦當成樂」[2],我們做到了嗎?記得最初得法的時候,同修們交流中如果長時間沒有魔難大家反而擔心是不是師父不管我們了,難怪師父要求咱們修煉如初呢,是不是咱們太放鬆了,淡忘了自己修煉的初衷了。

三、上明慧網,有條件的同修一定要上明慧網,每天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就像參加法會一樣,比學比修可以找到自己的差距,甚至看同修的修煉經歷,確實能啟悟自己,有觸類旁通的作用,有時在執著中找不到修煉的方向,同修之間的交流可以堅定我們的修煉意志,走出一些誤區和迷茫,同修們修煉中的教訓也在時刻警醒著我們不要走偏。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有明慧網在,不會出現走偏的問題,不會被亂法者迷惑,同修們的交流明慧網的把握使修煉者不會迷航。

四、幫助魔難中的同修,我的一點看法是最好一兩個熟悉的同修集體學法,太多人來會耽誤同修們的正事,有師父看護不會有事。集體學法可幫助同修加強正念,煉功一定要堅持,只要煉身體就在變化。

我寫出自己在魔難中的心路歷程和一些感悟,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