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護我闖過一次次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季開始修煉大法的,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這二十年中,由於自己那些年一直不會實修心性,諸多人心觀念執著等沒去,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做了安排,造成一個個難以逾越的關,最終又堆積成欲奪我命的巨大魔難。是師父保護並幫助我闖過種種魔難,使我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師恩浩蕩!

1、魔難中得大法

開始修煉大法那年,我不到三十歲,是風華正茂,人生最鼎盛時期,可那時的我卻陷入低谷。由於一次勞動中我不慎摔倒,造成左側股骨頭壞死毛囊病變癱瘓在床。當時家中窮困,無錢繼續醫治,只能回家休養。為生計,丈夫出外打工,僅靠五歲的女兒力所能及的照料我。

在我極其困窘又萬念俱灰的情況下,師父安排鄰居同修幫助我得法修煉。我有師父了,有活下去的希望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得法後僅僅幾天,我能坐起、站立、能拄拐行走,並且能去煉功點煉功了。是師父、是大法給予我新生。家人,鄰居都有感於大法的神奇,恩師的偉大,諸多人都紛紛走入修煉。

2、在魔難的驚濤駭浪中沉浮

剛得法僅幾個月,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就迫不及待的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瘋狂迫害。一時間,烏雲壓頂,恐怖籠罩了中國大陸,本打算修煉的家人也放棄了念頭。我當時相當痛苦,這麼好的高德大法是拯救人出苦難的,是叫人做好人的,怎麼突然就這麼鎮壓?憑著對師父無限感恩,我決心隨師父修到底。

在以後的修煉中,儘管我走路不靈便,但每天領著孩子(女兒也隨我修煉了),頂著壓力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樓群中、巷道裏、馬路邊留下了我們母女倆的足跡。為證實大法,二零零一年冬季,我們母女與同修也突破層層阻攔與干擾,走上了天安門廣場。

隨著迫害的升級,大陸環境愈加恐怖。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酷刑、殘殺……。而身邊就有同修被迫害致死的。形勢嚴峻令人窒息。這期間,邪惡對我也下了狠手,實施非法抓捕、關押等迫害。由於當時自己學法少,人心(尤其怕心)較多,在重大關難面前屢屢過不去關。舊勢力找到藉口,一次次對我身體開始下手迫害,表現在現實中就是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

由於那時對如何實修心性還不懂、不會修,人心執著去不掉,而且越來越多,在體內形成業力場。它不斷的加重、加厚,積存多了在體內右胸部,鬱結成「石板」一樣的硬塊,走路身體發沉不平衡,行動不便,每天都苦不堪言、無可奈何的支撐著身體。又疏於學法煉功,離修煉漸行漸遠了。

前些年,我一直處於這種懈怠狀況,被舊勢力幾次三番鑽空子作安排。又由於搬家到生僻地方,離同修們遠、極少接觸,基本處於獨修狀態。一直在「病痛」中掙扎,在魔難中沉浮。二零一七年秋,我回到了修煉前的癱瘓狀態。再次飽受修煉前那種欲生不能欲死不行的種種痛苦。

3、師父幫我突破魔難,又把我救起

孩子大了,去外地打工,不在身邊。丈夫也出外打工,也不在身邊。躺在床上望著屋頂的我在痛苦中反思,修來修去怎麼回到從前原點上了?我這些年怎麼修的?怎麼走到舊勢力安排的毀滅之路上來了?不行,我絕不能上舊勢力的當,不走它安排的路。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全盤否定它的安排,我得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並求師父幫我。

這一念之後,師父就安排同修到我家。同修在生活上照料我的同時,幫助我如何在法上認識,如何在法上提高,如何做到真修實修。很快,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法的威力下,在同修悉心照料與熱誠的幫助下,我很快又一次坐起來了,還能站立,能扶凳走動,又能拄拐杖上下七樓出去講真相了,以至後來拐杖也不用了。

這次近一年的癱瘓結束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身上展現出來,也有力驗證了師父講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感恩師父不嫌棄我,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又一次救度了我。師父洪恩浩蕩。

4、魔難中昇華,師父再次將我托起

二零一九年秋冬季節,我又搬回原來的住所。十二月初的一天早晨,我去較遠處的早市買菜。因下了一宿大雪,路不好走,在返程途中,我又重重的摔倒了。舊勢力又以這種狀態為藉口,把我按倒,再次以「癱瘓」的形式迫害我。達到不讓我修煉,最終毀滅我為目地。我馬上認清了它的罪惡嘴臉,首先否定它的一切安排,並大量學法、背法,在學法中找自己存在的問題,不斷修去那些人心執著、觀念等等思想中的敗物,不斷歸正自己,能坐起時坐著煉功,能站立時就站著煉,否定不斷湧現的負面思維,恩師告訴我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就以此來嚴格要求自己,這樣僅僅二十來天,就突破了這次魔難,再次凸顯師父偉大、法偉大的神跡。

現在我已經能料理家務,每天學法煉功外,還能走出去講真相,去做救人的事了。雖然有的同修關心我的腿腳和身體狀況,婉言勸我不要硬撐著出去,在家多學法,再調理調理。我只想在疫情猛烈、人命關天的今天,我們在和舊勢力搶人救人,多一個世人知道真相,就多一層天體得救。過去癱瘓中,耽誤了那麼多人得救,現在利用所剩不多的時間,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完成使命。心性境界也在不斷得到昇華。

師父洪恩浩蕩,不但救贖了我,一次次把我從魔難中救助托起,我那沒修煉的家人也受益匪淺。丈夫身體一直不好,去年冬季因重病(肝硬化)住院。出院後因健康問題一直賦閒在家,也很苦惱。這些年他一直相信大法,支持我修煉。生活上對我照顧盡心盡力很周到。這幾次大的魔難關,是師父幫我闖過來的,他都看在眼裏,感慨良多,深信大法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次當我身體康復後他的身體也神奇般康復,便又出去打工了。

寫到這兒,再一次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

恩師對我的救度,保護與幫助,用盡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我對師父的無限感恩。我決心今後在完成「救人」的使命中,加緊歸正自己,修去名利情和各種人心與執著,去掉變異觀念,解體並清除黨文化一切毒素,挖去「自我、自私」的根子,儘快達到法在不同層次的標準,達到新宇宙覺者的境界,以真修實修勇猛精進來報答師父對我的無限洪恩。

跪拜叩謝偉大的恩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