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大法現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我是二零一零年才走進大法修煉的。雖然得法比較晚,但我就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得法不久的一天夜裏,小孫子發高燒,他媽媽用體溫計一量,燒到四十度了。兒媳婦喊我說得趕緊帶孩子上醫院。我心一點沒慌,讓她別著急。我把孩子抱起來,在他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覆不停的念。不到十分鐘,孩子就退燒了。

我覺的真是不可思議,太神奇了!因為我剛修煉不久,還不懂不被表象帶動的法理,一切都是師父在管,不知道大法就是如此超常、神奇。這件事使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決心。

師父說:「大關小關別想落」[1]。每個同修修煉都有很多關要闖,很多難要過,我就把我這幾年修煉如何信師信法闖過難關的真實經歷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二零一五年我實名起訴江澤民後,派出所警察、我所在的居委會人員找到我家,想對我實施迫害。我沒有把他們當成惡人,而是客氣的請他們到家坐坐,泡了茶,拿出瓜子、花生熱情招待他們,然後就像和親戚嘮家常一樣跟他們講大法多麼的美好卻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講修煉前後我身體的變化,以及大法讓我徹底改掉了賭錢的惡習和火暴的脾氣。以前我從不把家人放在眼裏,強勢霸道,修煉以後我平和善良,從不與人爭辯。告訴他們家裏拆遷,我遵從師父的要求,放淡一切。拆遷辦的人說給多少拆遷款,我就要多少拆遷款,致使我家拆遷所得是全村最少的一家。如果我不修煉,哪能任由拆遷辦的人做主,我定要爭鬥到底的。如果人人都跟我們修煉人一樣,不去爭不去辯,那要省多少事,也能省多大一筆錢。我告訴他們: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江澤民公然違法,為一己之私硬是把法輪功推到政府的對立面,肆意剝奪公民的信仰自由,用強權摧毀了多少無辜的生命。難道我還不能起訴他嗎?難道江澤民不應該為自己的罪行負責嗎?!不應該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與審判嗎?法輪功是真正的佛家大法,是傳道救人、教人心向善的高德佛法,我們不搞政治,我們只是修自己。我真誠的對他們說:「我真心的希望你們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和大法弟子,給自己和家人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最後我發自內心的對他們說:「祝願你們永遠健康、平安!」

幾個原本想迫害我的人笑嘻嘻的走了,從此以後沒有再來騷擾過我。這也證實了師父的法:「你想維護大法的尊嚴是對的,但是怎麼維護啊?你堵他的嘴?你跟他辯論?我告訴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對待眾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講清真相,你就是維護大法的尊嚴,你就能維護了大法的尊嚴。」[2]

這幾年跟同修配合講真相,大街、小巷、站台、超市都是我們救人的場所,無論男女老少或是達官貴人、平頭百姓都是我們要救的眾生。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中有非常相信、對我虔誠合十的;有不屑一顧,愛理不理的;還有破口大罵,舉報迫害的等等。我們不被常人的表象帶動,大法弟子就是要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訴世人,讓他們明真相,在劫難來時能保住性命,就是要讓世人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們能擁有個美好的未來。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一直平安的走到今天,當然其中有許多剜心透骨去執著的過程。

一天我接到一個親戚的電話,告訴我:派出所警察某日要來抓我。原因是之前我和另外兩個同修出去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而我有事早走了一步,沒被當場抓住,但另外兩個同修被綁架了。一位同修被惡黨誣判一年,另一個被關在看守所一個月後才放出來。回來的這位同修三天兩頭被「六一零」人員騷擾。他們讓這個同修把我交代出來。同修很堅定,無論邪惡怎麼恐嚇、施壓都沒配合他們。打電話的這位親戚讓我去他家躲兩天。我沒同意,不能給親戚帶來麻煩。

但是我生出了怕心。首先想的是趕緊把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籍藏好。在收拾的過程中,不修煉的丈夫看見了,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把實情告訴了他,他聽後大驚失色,非常恐慌。這使我很內疚,因為自己沒有修好,給家人帶來困擾。我隨即給附近的同修打了電話,讓她來我家。同修來後我把這幾天世人的「三退」名單交給了她,也把今天遇到的事情與她交流。同修說:「這都是假相,要抓你早就抓了,還會等到現在?這是對你的考驗,就看你這顆心怎麼動?」

我一聽,心想:對啊!我怎麼這麼糊塗啊?我這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嗎?!我怕甚麼呢?我一下想起了師父的法:「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3]

平時這段法我背的很熟,怎麼關鍵時候就忘了呢?想到這,我身體上那個怕的物質一下沒有了。我知道是師父看我有所悟,幫我拿掉了。我下決心一定要過好這一關,放下生死。師父說:「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4]有這堅定的一念,有法的指引,我趕緊把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籍放回原處,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向師父誠心的懺悔:「弟子錯了,弟子絕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一定歸正自己,正念正行。」謝謝師父讓同修點化我。

那段時間我在家認真學法,向內找,加長發正念時間,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五月初的長假結束了,沒有任何人來找我,時至今日也沒人再提及此事。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化解了這場魔難,也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如今,天災人禍不斷,中共武漢肺炎肆意擴散禍害全球。從寒冬臘月到三伏酷暑,我和同修一直在救人的路上不敢懈怠。常言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何況師父不但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把這宇宙無邊大法送到我的面前,我會精進不怠,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堅定的走在師父安排的成神的路上,向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跪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