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悟在其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我們夫妻倆都修煉,都在城裏上班,講真相救人的事,多數是下午下班後開車一起到農村去做。夏天天長,天黑的晚還好說點兒。可是,等到冬天,下午五點半下班以後,天已經很黑了。在發真相資料的具體事項中,經常出現路不熟走錯路或迷路的現象,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順利完成。下面僅舉幾例。

有一次,我們白天從地圖上計劃好行車路線,晚上下班後去發真相資料救人。到了目地地,發著資料,走著走著就迷了路。大冬天,又是晚上天很冷,路上既沒有車,也沒有人,還沒有月光,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倆邊走邊在心裏求師父。不一會兒功夫,後邊路上一輛閃著警燈的車開了過來。我們倆心裏咯登一驚,趕緊發正念。公安警車從我們車的左側緩慢的通過,在我們車的正前方不快也不慢的行進。我們立刻悟到,這不是在給我們帶路嗎?它在前面走,我們的車就跟在後面。不一會兒,就進了一個鄉鎮駐地,路的兩邊都是商鋪,我把車速放慢,妻子順手將真相資料投放到商鋪的門前,有的開著門的就直接放到門裏。長長的街道不一會兒就把我們剩餘的幾十份資料全部發完了。警車好像是在故意等著我們,走的一點兒也不快,我隨即深踩了幾腳油門,又追趕上了警車。警車將我們帶到一條大馬路上,這時我們也就辨識了路和方向。一路綠燈,車子像撒歡似的跑回了家。

又有一次,我們也是下午下了班,按照白天在地圖上規劃好的路線到鄉下發資料。開車先是跑了七十多里的大路很順暢。可是一到了鄉村小路上,不一會兒功夫就迷路了。藉著燈光,我們隱隱約約的看到不遠處有一個村莊。我和妻子商量,到哪兒都是救人,先進村莊做資料。老百姓白天幹活,晚上吃飯晚。有的開著大門都在家吃飯;吃飯早的,一群一夥的在大街上閒聊。我們能放到住家的就儘量將用塑料袋密封好的大法資料(每袋兩本小書,一份傳單)放到住家的門廳裏。只要見到街上的人就每人發給一份,並囑咐他們,這是教人做好人的大法資料,讓家裏人都傳著看一看,誰看就會給誰帶來福份。

有一位在工廠上班的人,說他們廠子的人都願意看法輪功的資料,問我們要十幾份。那個村子很大,街道也很長,好像是兩個村子連到一起的。我們帶的二百多份資料快發完了,只給了他三份,說資料不多了,你們就傳著看一看吧!他露出一副很遺憾的樣子。

我們帶的所有資料都發完了。根據多年來我們晚上走鄉村路的經驗,有寬路不走窄路,照直往前走。剛出村,車子走了不足一里路,就看到一條像是縣道。我們藉著月光來辨別大體方向。九點多鐘很快就順利的回到家,開始做飯吃晚飯了。

還有一次晚上,走在黃河大堤的路上,我們到一個河務段管理處所在地發資料,剛要接近大門口,院子裏的狗就大叫起來,越叫越急越兇。我們將資料放到大門口轉身回來上車就走了。我們的車剛走出去沒多遠,從院裏開出來一輛汽車,拉著警報朝我們飛速追來,我也猛踩油門往前跑。道路坑窪不平,越想快車子顛的越厲害,加之車況不好,跑著跑著車子突然斷電趴窩了,走不了了。心想,這可怎麼辦?當時我並不怎麼緊張,妻子也在反覆背誦:「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定神從車裏往後一看,看到追趕我們的車在不足二百米遠的地方停住了,警報也不響了。稍等片刻,那輛車掉頭往回走了,等到那輛車不見了蹤影,我把車修好,繼續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是師父又給弟子化解了一難。我雙手合十,在心裏連聲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這方面的例子還有很多,不一一敘說。

中共病毒疫情擴散之後,農村封村、封路,給到農村去講真相的大法弟子帶來了不便,我們就拓寬了救人項目:背篼及身上始終裝著《疫情週報》、《明慧傳真》、護身符、真相幣、粘貼等,一有機會就隨時隨地理智的講真相、做三退。過程中,無形中,都能切身體會到是師父做了安排,做了鋪墊。師父的法身在保護著弟子。

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我們也有被常人社會大染缸的污染滑下來時候,以及正念不足,關、難過得不夠好的地方。我們一定做到越到最後越精進。千萬年的等待、期盼、鋪墊就在這一回。

以上是我們的一點體悟,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