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後散架的骨頭痊癒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我是河南省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四歲了,從一九九八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開始對善良的大法弟子進行瘋狂的迫害,我們失去了大的修煉環境,我就把學法點搬到我家至今。

二零零一年,我家也開了朵小花,解決了三里五鄉同修看《明慧週刊》和講真相資料的問題。在訴江大潮中,我們也積極參加、整體配合。在邪惡來我家騷擾的十多次中,我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師父的保護下正念闖了過來,使邪惡的迫害都未能得逞。

可是在這個修煉大環境相對寬鬆的今天,我學法懈怠了,被舊的惡勢力鑽了空子,過了一大關。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趁著孫子和外孫們暑假還沒開學,大女兒開車帶我和三個孩子去湖南小女兒家,下午三點出發,途中也下了幾次高速,在服務區休息了會兒。因為孩子鬧,她也沒休息好。我不會開車,路途又遠,她一個人有些疲勞駕駛。

第二天早上六點,在高速上,我們的車與前面大車追尾。我迷糊中聽見「砰」的一聲,睜眼一看,車的前玻璃全炸碎了,前面放的食物炸的粉碎,兩車相撞產生的衝擊力直衝我而來,我頓時感覺上半身的骨頭都散架了,坐在副駕駛上好像被釘住了。孩子都嚇哭了,直喊我,說讓我下車,我緩了緩,慢慢從車上下來。

前面的車報了警,打了120。女兒說:「媽,你住院吧,保險公司拿錢。」我說:「誰拿錢我也不住院。」隨即他們把三個孩子送到湖北公安醫院,有一個孩子的嘴碰破了。大女兒在高速路上處理事故,只有我自己跟著孩子們去了醫院。

到醫院後,我身體承受不住了,也沒有精力管孩子,直接躺在床上。當時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堅決不能住常人醫院。我想起師父講法中說過:「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1]

醫生從樓上給外孫輸好液下來,問我哪裏不舒服,我指了指前胸和脖子,他們記錄下來。他們給我手腕上戴了一個圈(上面標明住院個人信息),我說我不住院,他們沒聽懂我說的,我又重複了一遍,他們聽懂後,似乎有些急,也有些驚訝地說:「你都傷成這樣子了,你不住院不輸液是不行的!」我說沒事,他們說:「你不住院,那下來走一圈讓我們看看。」我忍住全身的疼痛,從床上下來,走了幾步,說你們看我沒事吧。他們說:「你簽個字,如果出現意外,我們概不負責。」我簽了字。

過了會兒,小女兒來了,也對我說:「媽,不行咱就住院吧。」我對她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她沒啥說了,找了一輛車,把我和兩個孩子送到湖南家裏,她回到醫院照顧受傷的外孫。

因為一晚上沒休息好,身體又被炸了一樣,到小女兒家裏,也沒和她公婆說話,進門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躺就是三天,也不怎麼吃飯,渾身沒有舒服的地方,胸悶,頭抬不起來,不能翻身,不能坐,不敢咳嗽,蹲下就站不起來。當時我就想:「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我要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我不給家裏人打電話,不給同修打電話,我堅信師父,一定能闖過這一關。

出事後的第二天,我躺在沙發上,就找出事的原因:想起來在去湖南的十多天前,我玩手機上一個填成語的遊戲,下面一行小字寫的是「玩命加載中」,我心想玩個成語怎能玩命呢?自己不悟,越玩越上癮,忘記師父的教導「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成為真正的大法修煉人」[3]。師父還說過:「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4]今生得大法是我一生的榮幸,可是我不知道珍惜師父給我延長來的時間,沒聽師父的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差點奪走生命,真是後悔莫及,感覺特別對不起師父。從今往後,我絕對不看常人的東西,不辜負師父的教誨,做一個真修弟子。

第四天下午,大女兒和小女兒帶著外孫從醫院回來了。小女兒給我洗洗澡,換了衣服,我才進臥室,同時我也開始煉功,煉第一套功法時,胳膊抬不起來,疼的直冒汗,那我也咬牙堅持。晚上,我疼得睡不著,就起來煉靜功。我想起一位學員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警察迫害,師父講法中講道:「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幹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甚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5]我心想我也是大法弟子,我也一定能闖過難關。

第五天吃過早飯,女兒女婿說,今天咱們去天門洞玩吧,當時我身上還是疼痛難忍,不願意去。他們說你不去不行,盼你這麼多年才把你盼來,你不去可不行。我心想,我身體難受,他們又不知道,我也不能把自己看成病人,於是就跟他們一起坐車去了。到了洞口,我心裏就默念「佛光普照,禮義圓明」[6]。我們在洞裏轉了將近三個小時,一直在走路,但我堅持了下來。後來又去了天子山、森林公園等很多地方,我全然沒有一點傷疼的樣子。一直到二十七號坐火車,二十八號下午兩點到家。

師父說過:「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7]

回家後在一次發正念中,感覺有好幾股黑線,像小女孩的辮子,但是找不到頭,最後找到黑線的根在我的胸口,我一直往外拽,左拽,右拽,越拽越細,最後弄斷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為弟子承受,把我身上的黑色物質、業力拿掉了,師父給我體內下氣機、機制、法輪,使我散了架的骨頭在一個月內完全癒合了,人有精神了,啥活都能幹了,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唯有精進實修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份)》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印度首屆法會〉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