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蕩 誰悟誰信誰受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

一、母親信師信法 「蛇盤瘡」康復

我母親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九歲了,得法前百病纏身,村裏有名的藥簍子,得法後很快無病一身輕,且很快經歷三次心性關,斷經多年的母親重來「例假」,我們見證著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父親、丈夫與我也走入大法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面對鋪天蓋地的造謠及邪惡迫害,我們沒有屈服,但母親經歷著老伴兒、女兒、女婿多次被綁架、關押,一度難以承負,多次遭受「病業」干擾,其中二零零五年的「蛇盤瘡」──皰疹險些壓垮她。

皰疹圍著腰長,奇癢疼痛難忍,俗稱「蛇盤瘡」,有一說法圍成一圈人必死無疑,就是癌的一種,我村早有幾個先例,無一倖存者,母親一時被這「病狀」困住,起了常人心,那時還不知發正念否定迫害,那時,幾乎見不到師父講法,村裏迫害也很猖獗,我被迫背井離鄉,去了北京遠郊的親戚家。她先去看醫生,被告知要連續打針一至兩個月也不包好,她就有些氣餒,那還看甚麼?!

又去找有祖傳看皰疹的梁家,給它挑破了,弄得衣服上滿是黃水,反倒傳染面積加大,幾乎要圍上一圈了。她就由大兒媳陪同來北京親戚家「看病」,此時的她正念不見,悟性極低,慈悲師父多次點化她仍不悟:先是在公交車上遇到同修,告知她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沒悟到自己本是大法弟子,這不是病;後來夢中去找昔日同修學法,醒後仍不悟,堅持去醫院檢查。

這時,我就不由自主的痛哭,親人勸說無濟於事,我就是一個勁兒的痛哭,傷心欲絕──應該是我明白的那面知道母親去醫院的後果可怕至極而傷悲不已。母親見她歷來看重、疼惜的愛女如此難過,就說:「我先不去醫院了,下週一再說。」說來奇怪,我的眼淚立時止住了,後來老姨幫她洗澡,洗著洗著,母親心生一念:只有大法師父能救我!我不能去醫院!此念一出,她頓覺身上卸掉一重物,髒物「唰」掉下去了,腰立時不疼了。

後來,我們一起學法,她又能流利的讀法了,腰間的皰疹不再癢,也不奇痛無比了。她說:我好了,謝謝師父!真是「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二、父親正念正行,老年痴呆症康復

這是二零一五年的事了。父親(同修)在修口上做的很好。修煉前,曾患嚴重心臟病,腰肌勞損,胃病等,曾幾天不吃不喝不語而極有耐心的闖關成功,我腦中自然浮現師父的詩:「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這是我每次聽到父親闖關成功後的第一反應。

這次,父親出現了痴呆症狀,失憶症狀嚴重到「九字真言」他都想不起來,母親同修急的直落淚,同修們知道後,都不斷幫助發正念除惡。兩個兒子、兒媳(是常人)都過來了,都要急著送父親去醫院,我不好直接阻止,就說:「讓咱爸自己拿主意。」

我心裏默默呼喚著父親主意識要強起來,不斷求著師尊加持他。這時,幾天來幾乎不能清楚說句完整話的父親開口了,儘管斷斷續續,但咬字清晰:「你們……別管,我……不……去……醫院!」我為父親的清醒理智而高興,更感恩著師尊的加持。

接下來,我媽媽不厭其煩的一遍遍教父親念九字真言,給他讀法,聽師父講法,不斷發正念,附近同修們也都幫著發正念,同時向內找歸正自己。

父親找到了發正念有時倒掌,犯迷糊,才讓邪惡鑽了空子,馬上歸正,睜著眼發正念,正如師尊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3]。很快,父親能讀法了,沒幾天,完全康復了。

而當時,同村有兩個常人,症狀沒我父親嚴重,年齡也沒我父親大(父親當年75歲),同樣病症,送去醫院,一人去世,一人落了個老年痴呆,生活起居全要兒女照顧。而父親的康復再次證實了師尊的慈悲,大法的超常,祛病健身有奇效。

我弟弟、弟媳們也因此更認可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也理解了為甚麼這麼多年的邪惡迫害,大法弟子仍然堅定不移堅修大法的決心,也敢承認法輪大法好了!

三、正念對待 老姨腿傷痊癒

老姨在二零零三年開始正式學法,是我被迫害背井離鄉投奔她後,開始學的。當時她若去區樓房住,只能一個人學法煉功。她認定「真、善、忍」這三字最正最好,不顧邪黨打壓,義無反顧開始修煉了。

修煉前,她的腰、腿都傷過幾次,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每次都得臥床,去過很有名的大醫院,找名醫都看過,仍是不能幹重活,稍不注意就犯病,又得去看醫生,至少得臥床一個月左右。修煉法輪功後約半年光景,吃過早飯,她急於下台階追鄰居家淘氣的小孩(怕他摔著),沒注意,原先的傷腿又扭到、摔倒了,這下疼的她立時不敢動了,費了半天勁兒,才站起來,此時又變成寸步難行了!她直後悔不該不小心哪!

若是修煉前,家人就得馬上送她去醫院,她自己也不敢耽誤片刻,如今她想到自己學煉法輪功了,有師父管,怕啥?!她早從大姐(我母親)、大姐夫(我父親)闖病業關成功事例中,堅信大法好,「考驗面前見真性」[4],她堅定了不去醫院的正念,在家學法,堅持煉功力求動作到位,疼得大汗淋漓也不停止,直到煉完,我真佩服她的毅力。「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1]。

過了兩天,偏巧她婆家這兒一當家的哥哥要娶兒媳,她明天應去幫忙了,她想:「我得好好的,不然明天別人問起我這腿病咋回事?不給大法抹黑嗎?決不能讓人誤解。」就這樸實純正的一念,她立刻覺的腿一點都不疼了,下床一走,行動自如,完全好了!她高興地一個勁對著書上師父法像合十!

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5],也印證了師尊講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6]。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