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過關不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一九九八年二月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我家在農村,家裏種著九畝地。丈夫自己開輛半掛車跑運輸。平時他讓我跟他一起出車,當個幫手。

二零一九年十月,正是北方播種冬小麥的季節,十月八日我打算花錢找農機耕地的人來幫我把地耕了。可剛吃過午飯,就覺著肚子有點疼,懷疑是上午吃了兩個柿子要鬧肚子了,我就上床躺一會兒。可越來越疼,身體稍微一動就疼的不行,就連吸氣也疼。到了傍晚就更加嚴重,連上下床都困難了。

無意間用手摸了一下肚子,這才知道,肚子的右半邊有很大一塊硬硬的東西,用手一碰疼的不行。心想是哪裏有漏招來的干擾和迫害呢?不管甚麼原因,我是修大法的,堅決不承認它,我堅信師父堅信法,一定能闖過這一關!

第二天早上,丈夫來我屋問能不能幫他下地幹活?我說:「能」。其實從頭天晚上我就不能吃東西了,半夜只喝了兩口水,肚子疼的一晚上沒睡覺。心裏想的還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就當成沒這回事,到地裏能幹多少幹多少。中午從地裏回來飯也沒吃,下午兩三點喝了兩口稀飯就又下地去了。其實這兩天看見飯就噁心,只是不想讓家裏人擔心,硬撐著吃兩口。

兩三天過去了,丈夫一看我老是這樣不能吃也不能喝的,而且還疼的不行,整個人都脫相了,臉色又黑又黃很難看,就非得讓我到醫院檢查去。我堅定的說:「不用去!」丈夫生氣的說:「人都這樣了還不去醫院看,非等著把你綁去才行啊?」女兒也哭著勸我上醫院,我告訴他們:「你們放心,我沒事,我不會到醫院去的。」

我心裏想的是:大法弟子不管遇到甚麼事,都要正念正行,在法中歸正自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

地裏忙完了丈夫要出車了,他就問我:「要出車了,你能不能跟我出去?」我說:「能」。嘴上說能,可心裏實在發怵,因為這些天一直都沒吃甚麼東西,一走路頭就暈乎乎的,上下車也不方便,可丈夫不怎麼會用手機,導航、轉賬這些電子儀器,甚麼都不會,出門在外不方便,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車。

同樣的路,平時覺著挺平坦,這時就覺的馬路變的坑坑窪窪,車身每顛一下肚子就疼一下,尤其是遇到減速路帶,只能手抓著扶手咬著牙挺過去。在路上的五、六天肚子不知疼了多少次。這五、六天裏,還有過一次拉肚子,我想這是慈悲的師父在加緊給我清理身體。

回家後,同修的交流對我的幫助也很大,還有的同修知道後默默的幫我發正念。我自己也加強發正念,清理干擾迫害我的黑手爛鬼。

靜下心仔細的想想,一定是自己修煉中有大漏,才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認真的向內找,找對了才能從根本上否定它。我想到:從得法一開始煉第五套功法,我的腿單盤還翹的老高,還疼的厲害,所以一直不願意煉打坐,很久後能雙盤了,但一到半個小時就不想堅持;還有,我也不願煉第二套功法,舉著胳膊累啊,總是挑自己願意煉的第一、三、四套功法煉,沒有按師父要求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二十年過去啦,這是多大的漏啊!

找到自己的執著後,下決心從第二天開始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而且還要堅持第五套功法一定要打坐一個小時。可第二天早上煉抱輪時,尤其是頭頂抱輪,胳膊沉的抬不起來,老往下掉,幾分鐘的頭頂抱輪手要往起抬兩三次,這套功法煉下來渾身是汗。

按照大法的要求堅持煉了四、五天後,五套功法能按照法的要求完整的煉了。一個月後肚子裏的硬塊沒有了,身體完全恢復正常。

師父在法中明示:「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

從這次經歷中悟到:大法弟子不管遇到甚麼事,都要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在你遇到的魔難中要向內找,找到問題,從中讓你悟道,提高自己的心性,師父和眾神根據你信師信法的成度給你安排事情的結果,遇事只有向內找,只要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