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痛風」從出現到消失的修煉過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大約在去年夏秋時節,我走路有時右大腳趾關節處有點痛,也沒把它當回事,心想過幾天就好了。可是有一天,它不但沒好,還腫了起來,走路都感到困難了。下午到學法小組學法,晚上又堅持出去步行講真相。走了半個多小時,痛的越來越厲害有點難以忍受了,只好提前坐車回家。當時想休息一夜就好了。

沒想到,第三天早上起床連路都走不了了,只能弓著腰,用手扶著床一步一步的移動,更別想出去救人了。我有點心慌,怎麼會這樣呢?

丈夫說:「這是痛風。」他得過痛風,還為此住過醫院,我在醫院護理過他。我說,師父說了「真修的人沒有病」[1],哪有甚麼痛風!這是假相,是舊勢力的干擾,我不承認它!

話雖這樣說了,可為甚麼舊勢力還干擾得了我?便仔細回億著近來的修煉狀態:前段時間,我走路時右大腳趾關節有時有點痛,知道它不是病,是消業,過幾天也就好了,但它拖的時間長了,洗腳時發現右大腳趾比左腳的要大些,心裏就有點不穩,產生了怕心。有一天在學法小組學完法後,心裏還暗暗想:「今晚我必須出去講真相,說不定嚴重了還走不出去了呢!」此念一出,果然當天晚上就痛得走不動路了──急性發作了,只好提前坐車回家。這次腳疼本身就是自己求來的。正是這種怕心讓無孔不入的邪惡鑽了空子。

想到此,我立即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並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清除怕心等執著,可是脹痛不但沒減輕,反而還在一天天加重,腳趾也越來越紅腫、脹痛,整個腳背都紅腫得像個泡粑,即使腳上搭一層布都疼的受不了。這時我的腦中還不時的顯現出以前我在護理先生時看到的那些因痛風而腳殘的景象。我有點擔心再發展下去是否承受得了?有沒有後遺症?心不穩,怕心又返上來了。

回想修煉初期,因沒有集體修煉的環境,好不容易在街邊書攤上請到一本《轉法輪》,自己在家學。當時曾因右腳嚴重腳氣而發炎、紅腫,走不了路,到醫院去輸過液,摔過跟斗,那時我在心裏呼喚:「師父!哪裏有煉功點呀?我想去煉功點煉功!」隔天,丈夫從外面回來說:「有幾個人在馬路邊煉功。」我興奮的跑出去看,真有幾個人在那洪法、煉功。我當即就溶入其中。隨著修煉環境的改變,學法的逐步深入,明白了修煉人是沒有病的,只有消業。如果過不了病業關到醫院去治,那就是放棄過關,即使治好了,也是把病業壓到自己更深的空間中去了,最終還是要返出來讓自己消的。那時會表現得更嚴重。真的是得不償失。

面對這次魔難,我從未動念吃藥或到醫院,只是著急找不到問題的根本所在。我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也在不斷的否定它,但還是沒找到問題的根本,我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到底錯在哪裏?」

唉!哭歸哭,修煉就是難呀!擦乾眼淚還得繼續向內找!

我發現,在修煉中我對病業有兩種不同的心態:一種是師父為提高我們的心性而有序安排的消業,表現上可能是常人生病的狀態。這時只要你提高心性,正念正行這個關就能過去,因為師父就是要度成我們,所以我心中有底,信心滿滿,對這種病能放得下。

另一種是修煉人本身未修去的執著而出現的病業狀態,這種病業中有的就是舊勢力鑽了修煉人的空子,讓你出現那種病的狀態。這時你必須全盤否定它,找到問題的所在,修去執著,才能從魔難中走出來。當然你真能將生死置之度外,一放到底,完全交給師父安排那更好。要知道:舊勢力是使勁往下拽你,因它是不想讓你修成的。所以當找不到問題的所在時心裏就沒底,放不下。現在我就處在這樣一個狀態。

那天,我正在學法,慈悲的師父看我不悟,將法一下打到我的腦中:「舊勢力在鑽這個空子。」[2]我一驚,立即請出《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拜讀。師父說:「因為我發現了舊勢力在鑽這個空子、在迫害學員。」[2]「有的時候那個舊勢力就看你,到底你動搖不動搖?它看你的思想,來弄你。最後你動搖了,它就得手了。」[2]

我恍然悟到:其實自己真的把自己腳上的這個病業看實了。我一邊口口聲聲的說:「真修的人沒有病」,「哪有甚麼痛風?!都是假相,是舊勢力的干擾,我不承認它!」可是一邊又時不時的老是在看、老是在想那兒又痛了,那兒又脹了、那兒又嚴重了,而且還怕發展下去受不了怎麼辦?這不還是在怕,還是在求,心不穩,放不下嗎?這不就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嗎?

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3]舊勢力現在就鑽了我的這個空子來迫害我。怪不得在這期間,尤其煉靜功,無論煉功時間長短腳和小腿等部位都堵得慌,痛得受不了,不得不把腿拿下來。煉完功後,腳腫脹、痛得更兇,反應也越來越嚴重。那是舊勢力看到我對疼痛的承受能力差,想利用超出我對疼痛的承受能力的魔難來動搖我,考驗我,動搖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信心,逼我上醫院,讓我摔跟斗,把我拖下去。好險惡呀!

想到此,我發出堅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4],誰也不配考驗我,誰也不配干擾我修煉,我就跟師父走!師父有的是辦法,與你舊勢力無關。

我決定暫停煉功,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進一步歸正自己。

心穩定下來後,情況立即發生了變化,右腳一天比一天好,紅腫迅速退下去,腳也不脹了,腳趾關節也變小了,也就十來天的功夫,我就恢復了煉功,而且又可以出去講真相救人了。

有一天午飯後,我躺在沙發上休息,無意中看到右腳趾關節處的表皮下看到隱隱有大約1cm長的一段黑線,心想:這可能就是那未消下去的那點根吧,得抓緊時間將根拔掉。我馬上起來就開始煉靜功,想把它立即消掉,可越煉功越脹痛,大約煉了80分鐘,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就把腳拿下來。拿下來一看,兩腳都腫脹、青筋直冒,右腳關節感到脹痛難忍,夜間還常被疼痛驚醒。第二天一看,右腳又紅腫得老高了,所謂「痛風」 病又發了,又走不了路了。

唉!還是放不下,還是把它看實了,又把「病」求來了!這是歡喜心和自以為是的人心招來的麻煩:你放不下,你求,舊勢力瞬間即上,又故技重演來迫害你。

悟到這點後,我立即發正念否定它,不承認它,所有的一切現象又迅速消下去了。

修煉真是太嚴肅了。在第二次病業假相消下去不久,我曾不經意間又閃過一念:莫要再來個第三次喲!接著又否定它:哪有第三次啊!可是潛意識中還是沒完全放下,其陰影尤在。真的不久「病」又發了,又走不了路了,這是心態不穩時負面思維引來的怕心求來的麻煩,又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一方面發正念否定它,不承認它,另一方面經過這三次反覆魔煉的教訓,我的心態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不再去捉摸它了,管它痛也好、脹也好,因為師父說過:「你的感覺算甚麼?甚麼也不是。」[3]你想也沒用,只能添亂,更何況「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5]

心態穩定下來之後,一切表象也就很快消下去了,最終我徹底走出了這個魔難。弟子以無比感恩之心叩謝師父的一再慈悲點悟和慈悲看護! 讓弟子終於走出了這一魔難,師恩難報呀!

經過這三次反覆魔煉,我體悟到:

1、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6]所以無論處於何種修煉狀態,都要堅持不懈的多學法、真心的學好法,這是修煉的根本保障;

2、「堅信師父、堅信大法」[7]不是一句空話。他是在大法弟子多學法、學好法的基礎上在實修中逐漸形成的堅定信念,他體現於大法弟子修煉中的一思一念。其實放不下就是對師、對法還不完全堅信。哪怕找到執著了,還是放不下,因為人的觀念阻礙著對大法的堅信 ,所以我們必須在實修中轉變人的觀念,真正以神念(正念)代替人念才能真正放下,才能達到你那一層次法對你的要求,才能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3、我們無論在矛盾中、在魔難中、在過關中,都要向內找,不斷的找出自己的執著,修去它,純淨自己,不斷的同化宇宙特性,最終才能成為一個為他的生命。

寫出我的一點修煉體會,願給與我有類似修煉狀態的同修提個醒:千萬不要輕言放棄過關,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在這洪大的佛恩浩蕩中,堅定信念,堅持實修,一修到底,完成我們的使命,圓滿隨師還,以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