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使我闖過生死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河北農村的女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大法,小學文化,今年七十一歲。

我四十一歲時丈夫就去世了,留下三個幼小的孩子,現在孩子(兩個女兒也修煉、一個兒子)都沒有和我一起生活,兒子在縣城。因為我修煉後身體很好,一個人還種著七畝地。兒子早就說不讓我種了,是我堅持要種的,因為我得證實大法,像我這個年齡的,不修煉的人,別說幹活,整天讓藥圍著,還得家人照顧。有時兒子來趕上我消業,就要我去醫院,我告訴他說:我沒事,醫院治不了我的病,還要花你的錢,我現在承受點痛苦就把病根去掉了,做了壞事就得還,我有師父,你就放心吧。

前幾天,也就是四月十一日晚,吃過晚飯,我突然感覺肚子有點不好受,拿起書來說背法,可是越來越難受,滿肚子四肋撐脹的疼痛難忍。大約十點半左右時,想吐,我就趕快起來往豬圈跑,把晚上吃的全部都吐出來,吐沒了還吐,我一打手電,看到紅乎乎的好像血,特別難受。不吐了,回到床上,還是疼痛難忍。躺又躺不下,跪一下,趴一下,最難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是修煉的人,不能躺下,強忍著坐著發正念,好像呼吸喘氣的力氣都沒了,立掌手抬不起來,我就發正念。到半夜後,忽然又想吐,急忙下床往便盆處跑,沒等跑到,吐的盆裏盆外都有,又苦又臭。白天一看,全是黑湯子,吐的半盆血湯子。那幾天我嘴唇都是青黑色的。

不吐了還是肚子疼的受不了,發正念,立不住掌,還迷糊,可能是發燒了,像散了骨頭架子一樣,渾身無力。吐後還不能咳嗽,出氣大了都不行,四肋都疼,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坐不住、躺不下,急的我跪著合十,求師父救救我。發正念,清除迫害我肉身的所有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解體舊勢力對我肉身的邪惡迫害和干擾,念發正念的口訣。心裏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認;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誰也動不了我!心裏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找到自己這段時間有時發正念迷糊,跟常人在一塊,有時隨波逐流,不修口。

到了三點左右,覺的疼的輕一點了,我就忍著疼痛打坐,坐了一小時,就是做不到位,直不起腰來。早上發完正念,自己做了點玉米粥,吃了一碗,時間不長就又想吐,又跑到豬圈旁邊,全部吐出來,胃裏沒東西了還吐,吐的都是金黃色的,還掛著膿血。可是肚子不怎麼疼了,就是脹的難受,出氣咳嗽還得慢慢的,吃不了東西。

第二天中午大女兒過來了,說幫我發正念,我說:我得靠自己對法堅定的正念闖關。女兒說晚上過來和我作伴,幫我發正念。我告訴她,我不能依靠別人、我自己能行,我有正念、有師父,你放心吧,修煉的事不能靠別人,誰也替代不了我,我得修過去。你幫我發正念,你碰到了是你該做的,但是不要站在情上做事。

過關中,感覺有一種不好的物質抑制著我的大腦,叫我迷糊,發正念沒勁,立掌手立不住,渾身疼,可是心裏非常明白,就一直發正念求師父,能背過的法就背,迷糊也是趴著,跪著,在肚子底下墊個枕頭,就這樣持續了三天三夜。

第三天中午,女兒過來給我包餃子,我讓她包小點,吃了五個,時間不大就又要吐,我就坐起來發正念,覺的手有點勁兒了,也不那麼迷糊了,發著正念就不想吐了,發了十五分鐘就停下來了,剛一停下立刻就又要吐,接著馬上又盤腿接著發正念,又發了半小時,我跟邪惡說:你又來了,你再不走,我就把你滅成灰燼。就這樣停下來後,好了,不吐了,肚裏也不那麼難受了,咳嗽出氣也沒事了,也能吃東西了,真是像師父說的:「一個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強,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1]

第四天我就完全恢復了,真是闖了個生死關。我深知我所承受的和師父為我承受的那是無法相比的。我想起師父在講法中講:「我告訴大家,這法輪極其珍貴,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沒有緣份的人你花多少多少億也買不來;有緣份的人一分不要就得了。」[2]真是的,命是師父給的,多少錢能買了命呢? 再大的關難,只要修煉者有對法、對師父的堅信,正念正行,我們就會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我以前也經過幾次大的病業關,都是靠信師信法過來的,鬧過兩次消業的難關,第一次左眼睛全部失明,一次是右腳骨骨折。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在為弟子承受。再次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沒有想寫此文,因為自己做的不好,離師父要求的還差的太遠,和做的好的同修們差距也很大。有同修鼓勵我說:寫出來證實大法,再一個是為了讓同修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