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疑心 修出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我身居海外,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多年,自身的病業魔難經歷不少,也基本都能憑著高密度的學法和向內找走了過去,唯獨在孩子「生病」時,由於不敢確定孩子們是否算是修煉人,丈夫又是常人,我面對孩子的高燒不退,就是一個害怕,怕出問題有損大法聲譽,怕丈夫不理解,於是看病吃藥,用常人的方法處理孩子的病業,成了我的常態。

也就是說,我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一直法理不清。

但最近疫情下孩子發了兩次高燒,師父卻給我顯現了兩次奇蹟。這兩次奇蹟,跟煉功和運用功能有關。而這方面,恰恰是我二十多年修煉最為忽視的地方,同時暴露了造成我不能完全信師信法的最為根本的疑心,也是修煉人最為嚴重的問題。

當我意識到這個問題,並改變思維後,正念的威力也逐漸展現出來了,我這才明白我們每個弟子都是有神通的,展現不出來,沒有效果,問題都出在自己是否真正發自內心堅定的毫不懷疑的相信大法的威力。以下是我這段時間的一點修煉體悟和教訓,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孩子高燒40度 煉功出奇蹟

我的三個孩子都曾經在上學前跟我學過法,但上學後,尤其進入中學後,就被常人的手機、電腦迷惑,加上我與孩子在外語語言方面的障礙,很難溝通交流,他們漸漸就離開了大法,等同常人。因此我就當他們是常人了,生病自然就去醫院,完全沒想過我是在逃避過關,給自己找了一個最能欺騙自己的藉口。

師父看我不悟,慈悲的安排兒子在初三的後半年自覺走進大法修煉,有一天他突然說自己要學法煉功,問他原因,他自己也說不出來,就是突然想到要學法。就是這個兒子,使我的修煉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發覺了自己隱藏很深的藉口和懷疑正念的心。有一天,這個唯一學法和修煉的孩子,發起了高燒,並且就在今年二月,中共病毒危害全球,許多人都驚恐不安的情形下,他突然發起了燒,兩天後燒到40度,這才暴露了我自己的問題。

這一次,我被逼到了絕境,原先的「孩子不修煉,丈夫是常人不理解」等等藉口,全都站不住腳了,我非常害怕,開始胡思亂想:如果上醫院,舊勢力利用疫情給孩子檢查出疫病的假相,我們家就會陷入莫大的災難,連累他的學校也會因此陷入恐慌狀態,更嚴重的是,我不僅無法在孩子和常人面前證實法,證實修煉的美好,也會給已經走入修煉的兒子帶來嚴重後果,會使他對大法產生動搖。我開始意識到,這是舊勢力不放過我了,要在我最脆弱的地方,對我下手。由於在孩子的問題上我常年放棄過關,我沒有自信也沒有正念能闖過去,彷彿掉入了深淵,感到了令人窒息的恐怖,孩子高燒不退,不斷的說很難受,眼看他的體力被消耗殆盡,深夜裏我變的六神無主,後悔這些年我一直沒有在孩子的問題上實修過。

去醫院的後果我不敢想像,害怕孩子燒出危險的念頭又消不下去,我當時幾乎就要崩潰,如果是我自己,我會冷靜,但是一到孩子身上,我就害怕,怕燒出問題,我沒法跟孩子的爸爸交代。這次,我無路可逃了。孩子修煉了,我照樣不敢相信師父一定會管孩子,我又找了一個藉口,認為也許孩子沒有實修,師父不一定管他,照樣怕孩子是生病,將我不信法的疑心,開始逼出來了。

看著高燒不下的兒子,我不斷的問自己現在我該怎麼辦(孩子的爸爸在中國,家中只有我一個大人),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必須做出選擇,於是我在心中不斷向師父呼救,求師父鼓勵我,讓我看到希望,讓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沒有正念和自信的弟子,內心只會恐慌的弟子,能得到指點,我對師父說:「我如今無路可走,師父啊,師父,請您幫助我吧,告訴我該怎麼辦吧,我發正念也是心亂如麻,我真的沒有自信能靠發正念就能走過去,這是我平時沒打下這方面基礎的罪過,請師父原諒我,給我從新修煉的機會,將我救出這次魔難吧。」在絕境中,我雖然沒有正念,但是開始不斷的向師父求救。

突然,我的腦中進來一句法:「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1]我的心一下就安定下來了,感覺這就是師父的指示,讓我馬上在孩子身邊煉功,這個場就能起作用。很快,奇蹟就發生了,我正煉第三套,孩子突然說睡不下去了,要起來下樓(家裏是兩層樓的住宅),要爬樓,說是可能睡的骨頭受不了了,怎麼也躺不住,我一聽這太離奇了,剛才還因高燒燒得站起來都頭暈,現在卻說要爬樓,我一下子恍然大悟,這是煉功的作用,師父讓孩子也起來煉功,也在管著孩子呢,讓他自己也煉功,自己體會煉功的作用,大法能量場的威力。

孩子一聽,也覺的自己不可思議,就半信半疑,起來煉功了,只煉第三套和第四套,他就說累了,感覺睏了,很快躺下就睡著了,呼吸順暢,接下來兩個小時,出了兩次大汗,換了兩次衣服後,他一覺睡到天亮,自己量體溫,完全正常,36.5度,一場魔難終於過去了,我趕緊謝謝師父,把我帶出了死關。這一次,是我頭一回真正體會到了煉功的威力。

疑心浮出水面

經歷過這次魔難後,我才開始隱隱約約注意到,自己修煉上好像存在著多年未曾覺察的一個嚴重問題,對發正念不太相信,對功能和功的作用,巨大的威力,存在疑心。而表現在我平時的修煉上,也是雖然注重學法,但是對講功能和煉功的部份,不太願意看,這等於雖然煉功,也發正念,但並不真的相信他們能起作用,只是為了完成任務。

我只看重修心性的部份。其實這是誤解了內修的部份,不信大法的神通威力,本身不就是嚴重的不信師父,不信神的表現嗎?這不就是心性不好,屬於嚴重的心性問題嗎?雖然在矛盾中能向內找修自己不好的人心,很多關,甚至我自己身上發生的生死病業關,也都通過找自己,成功的解除了,但是過得很艱險,時間也很長。我從來沒想過,也許原本很多關,如果平時注重發正念,發自內心的相信煉功和正念的作用,就不會發生,或者魔難會減輕很多,也許自己就把這些難給輕鬆解決了,而我,因為不相信,煉功和發正念總是處於胡思亂想的狀態,因此給孩子發正念效果就顯現不出來,也就放棄了。

當同修建議我發正念破除病業迫害,增強煉功時,我就以每次給孩子發正念,給自己發正念均看不到任何效果,拒絕甚至反感這樣做,那時我偏執的認為,只要向內找,把不好的心找到,魔難自然消失,而我之前也的確在自己過病業關時,是這樣走過來的,因此我對自己的誤區,懷疑和忽視功能的作用,毫不知情。

邪惡看我對孩子有情,害怕孩子出問題,擔心孩子是病,對功能的作用沒有正念,就鑽了空子。使我一直魔難不斷。

師父為了改變我固執的觀念,緊接著讓我又過了一關。兒子剛好沒多久,又發燒了。這一次,師父安排同修直接過來,再次展現大法的威力。

正念全無 完全迷失

孩子這次發燒,是在午飯後不久,他突然下樓來到我跟前,說很不舒服,我一摸他的頭,明顯是發燒了,趕緊讓他躺下,一量體溫,已經38度多,我馬上就慌了手腳,立即埋怨孩子,不知道吸取教訓,在第一次發燒好了之後,不聽我的勸告,又跟同學一起玩電子遊戲,結果招來了這第二次的魔難。但孩子卻馬上非常奇怪的反問我:「媽媽,你為何要生氣呢?」

這一問,把我問住了?表面看,我的推斷合情合理,都是孩子一直沉迷電子遊戲的結果,我之所以在孩子發燒時不敢相信師父一定會管孩子,就是因為他在這一點上,一直不聽勸告,一邊學法煉功,還是禁不住誘惑,每天跟同學玩一會電遊,上次高燒好了之後,我就針對這一點,讓他吸取教訓,把遊戲戒掉,但他好了傷疤就忘了疼,又燒了起來。我的推斷對不對呢?當然是有根據的,但孩子問我為何生氣,我卻愣住了。過後想起來,那不是孩子在問我,而是師父借孩子的嘴在問我。

孩子的這兩次燒,其實都是暴露我的疑心,給我修的。但在難中時,我根本想不到這一點。我聽完問話,也覺的很奇怪,於是就問自己,是啊,孩子正在發燒 ,我的反應有些不正常,無論如何,孩子很難受,我身為母親,第一個反應不是關心而是責備,的確不善啊,那為何我要生氣呢?這一問,我明白了我在擔心我在焦慮,擔心這一次,師父真的不管了,擔心他這樣燒下去萬一四天下不來,必須按照政府規定不得不去醫院接受檢查,萬一給弄出個疫病假相,我該如何證實法,我的丈夫和另外兩個孩子更要說了,我們不修煉的反而好好的,反倒修煉的這個孩子出問題,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越想我的心越不正,越想越害怕,越埋怨孩子不聽我的勸告,緊張到又接近崩潰的地步,我甚至懷疑,這第二次,就算煉功師父也不一定管了,因為這是孩子不聽話的結果,師父怎麼能管一個不實修的人呢?一個常人不就會生病嗎?因此我很生氣,怪孩子總給我添亂,惹出一堆麻煩。別說發正念我沒有信心,連第一次發燒煉功能起作用的信心也消失了。那時候,我還是沒真正明白,我的問題出在哪裏,只是焦慮到了無法控制情緒的地步。

師父派同修來幫助迷失的我

孩子的這一問,讓我意識到,我內心滿滿的恐懼與焦慮,正念全無,完全迷失了。我開始警覺,好像我真的出了大問題,迷在難中找不到出口,不得已,我又開始在心中不斷求師父,請師父指點迷津,告訴我該如何認識自己遇到的魔難,該如何走出這個「迷」宮。

就在這時,經常勸我重視發正念的同修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讓我趕緊去買米,說她家周邊超市的米都銷售一空了,擔心我丈夫不在家,讓我趕緊去買米。我當時哭笑不得,心想我不擔心米,孩子的燒才是大問題,但同修很快掛斷了電話。我對米的危機並不緊張,反倒很快反映過來,會不會是師父聽到了我的求救,不早不晚,讓同修打來了電話,不就是提醒我,找她就能將我救出困境嗎?過後方才明白,這哪裏是她在提醒我解決「米」的危機,分明是師父讓她來幫助「迷」失在難中的我。

就這樣,我聯繫同修,她在電話中得知我家孩子發燒,我也毫不掩飾的把我剛才的擔心全部說明。她馬上明白了我的問題所在,非常嚴肅的告訴我:「我明白了,這是給你修的,你家孩子因為你的不悟,兩次受苦,我現在馬上就過去,你別忘了,你是修神的,是大法弟子,怎麼會不知道怎麼辦,我這就去給你家孩子發正念,絕對不允許邪惡趁機迫害孩子,你的問題太嚴重了。」

面對同修的責備,我不再抵觸,一句反駁都沒有了,我已經大致清醒,問題一定就出在我身上,就差同修點明了。師父看我的心變了,知道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了,願意向原先抵觸的同修承認自己有問題了,還沒等同修過來,孩子就喊我:「媽媽,我很熱,要出汗了!」讓我拿毛巾給他。我太吃驚了,又一次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再次鼓勵我,只要願意找自己的問題,師父就會救我,就會幫我。孩子真的是在為我受苦啊。

同修很快來到我家,看到孩子出汗了,說她更加肯定了她的想法,問題就出在我身上,就是給我修的。她直接坐到我孩子的身邊,鼓勵孩子:不要害怕,修煉有漏,以後改了就好,但是不能對師父和大法失去信心,師父肯定管你,必須有正念,否則,這一關過不去,永遠都會卡在這個問題上,下一次還會過不去,永遠都出不了頭,還會影響姐姐和妹妹,讓她們看不到大法的威力,講真相就沒有說服力了。阿姨這就幫你發正念,你就相信阿姨,絕對沒問題的,你是小弟子,師父不會給你過不去的關,這都是你媽媽正念不足造成的。

那一刻,我聽到的每一句話,都是在說我,不僅沒有平時對她的抵觸,反倒聽的如飢似渴。我與同修一起坐下來,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她非常堅定的告訴我,正念絕對起作用,今晚他就會退燒。

接下來她說的話,每一句都像打雷,我彷彿看到了師父在直接對我說話一樣,她說:「你嚴重的懷疑師父,存在不信師不信法的問題,你不相信師父會管你家的孩子,你不相信發正念能起作用;你說的孩子不一定算修煉人,甚麼人各有命,擔心常人不理解,都是你逃避這顆心的藉口。以前孩子大了不學法了,你說孩子是常人,病了就看病吃藥,我也不敢說你悟性不好,畢竟現實如此也不能走極端,只是督促你多發正念,你說我強求,這下好了,如今你兒子每天學法煉功,都快兩年了,你還懷疑,那不就是你的心出了問題了嗎?你家孩子因為你的不信,遭了很多罪,你還不醒悟,師父早就給了你能力,你必須保護好他們。」

她的話太讓我震撼了,我一下恍然大悟,可不是嗎,不修煉的另外兩個孩子這次反倒好好的,倒下的,偏偏是修煉的孩子,這不就是修我嗎?讓我徹底暴露自己的疑心,暴露各種藉口。我直到那一刻,我才清楚的看到了這顆不信師不信法,不相信發正念起作用的疑心,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我長期存在的最為嚴重的問題。

毫無疑問,孩子當天就退燒了,這兩度發燒,燒出了我的問題,而且是嚴重的問題,它居然伴隨我二十多年的修煉,從未察覺,太可怕了!

我感謝同修,感謝孩子,更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和不斷的鼓勵與救助,為了我的修煉提高,師父安排兒子突然走入修煉,暴露了我多年隱藏的藉口和執著,讓我修去對大法的疑心、對正念的動搖。

改變思維 正念顯威力

從那以後,我煉功不敢懈怠了,也不敢忽視發正念了,尤其是第二套功法,我很害怕煉,常常以要做的證實大法的事情太多為藉口,逃避過去,如今我每天必煉,發出的正念非常強大,同時發現自己也學會運用神通了。很多以前擋著我的問題,都很快就解決了。

比如電腦經常死機,我每次都用人的想法想問題,都用人的辦法去解決,強行關機從新啟動,無可奈何。如今我就想,這是邪惡在干擾,發正念幾分鐘後,馬上就好了,試過幾次,都是如此,我就更加確信了,我是有能力的,師父早就給了我除惡的能力,是我的觀念我的懷疑,擋住了大法的威力。

又比如,我的手之前總是對芋頭之類的東西過敏,削皮後,我的手就會又疼又癢,半天也緩不過來,很怕弄這些食材,以前我以為這都是自然現象,我的皮膚就是對它們過敏,也不認為這是甚麼大事,不做這些食物就好了。採取迴避的辦法。最近突然反映過來,不對啊,我的手是有功的,應該是食材怕我才對,它們那些成份,怎麼能傷得了我呢?於是我就告訴食材,你不能再傷害我了,這都是假的。真的神了,那次做完飯,都吃完飯了,我才發覺,我的手甚麼事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任何症狀。後來又試過幾次,再也沒有過敏的事情發生了,我知道是我的觀念改變了,我放下了人的理,人的症狀自然就不存在了,而同時也證明我們的手,真的是帶著功的,甚麼東西甚麼病菌,敢靠近我們呢?但是如果我們抱著人理去想問題,那一念,就是人,人當然就會出現人的麻煩,當然就無法運用神通,也就顯現不出大法的威力。

如今我的小女兒也開始學法了,一本《轉法輪》也學完了,她甚至法理清晰的幫助我,有一次,我背法很順利,起了歡喜心,她居然一臉嚴肅的警告我:「媽媽,能背法還不行,必須實修,你還得實修才行。」我真的嚇了一跳,感覺這又是師父在警告我。她的變化也讓我更加明白,孩子看似有很多年不修了,其實師父一直在管著,他們就是小弟子,都是大人不好好修,才擋住了他們的路,他們是來幫助大人修的。莫要懷疑。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點體悟,不對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