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闖過三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一九九六年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二十多年了,心性和身體都受益,現在就說修煉中闖病業關的幾個小故事。

(一)闖過流感關

一九九八年冬天女兒從市裏打來話:你們二老(指我和老伴)要注意身體,現在鬧流感,各醫院滿滿的,連走廊裏都是輸液的,有嚴重的一家三口、四口都感冒了。當時我說沒事,你放心好了。

可第二天半夜裏老伴就發燒,等到天明找醫生,我村也鬧流感。醫生說:輸液吧,吃藥根本不管用。於是,當天十點半就輸上液了。

老伴輸液第三天早起做飯的時候,我也覺的渾身無力,腳下軟綿綿的。飯後給老伴量體溫,39.2度。老伴說:「你的手咋那麼燙?你是不是也發燒了?恐怕40度也不少!」我說:「沒事。」

醫生來了,給老伴輸液時,碰到了我的手,說:「你也輸液吧,你的體溫肯定比她(指老伴)還高呢。」老伴摸摸我的手,比她的手熱得多,就說:「看看是不是?身上那麼燙,別逞能了,也輸液吧!」我說:「沒事,沒事!」老伴說:「就會說沒事,甭把你也給撂倒嘍,那可就麻煩了!是你伺候我,還是我伺候你?」老伴有些抱怨的口吻。我逗趣的說:「把心放到肚裏吧,這不是甚麼逞能,怎麼也得我伺候你!」

結果下午四點多,我一切正常了!體溫36.2度,也不高了。這時渾身無力、腳下軟綿綿的感覺一點都沒有了。就這樣,我沒吃藥,沒打針,沒輸液,從感到不適,到完全正常,僅十來個小時,流感這一關就闖過去了。可老伴那麼結實的身體,輸液三天了還沒過去呢!事實面前,老伴不得不服氣!

(二)闖過頭疼關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吧,我出現頭痛。剛開始我沒在意,兩天後疼痛加劇,疼的我心焦不耐煩。但因是陣痛,所以能堅持得住。因此就一直不跟家人說。可是,第四天早飯時,因突然劇痛而不由自主的兩次放下筷子抱腦袋,老伴看出來了,急了,馬上打電話通知了三個孩子。

八點半,女兒和小兒子都開車趕來,要接我到醫院檢查,我說:「沒事。不用去醫院。我沒有病。」老伴和三個孩子苦苦勸說,說只是檢查,絕不強制你接受治療。最後,我說為了你們明白、放心,去就去吧。

平時,我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此時坐在車裏,我也一直在念。等到了醫院,腦袋一點也不疼了。頭疼這一關又闖過去了!

到醫院後,整個頭部做全面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醫院的護士長是女兒的大姑姐,全過程都跟著檢查,檢查的特別仔細,你說,能不仔細嗎?有護士長這麼跟著!她一再說:「叔叔(指我)身體很好,你看他走路一舉一動多帶勁,哪像古稀之人!更不像有病的樣子。真比我們年輕人還利索呢!」

我對老伴說:「這回放心了吧?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怎麼會有病呢?師父早給我淨化了身體,法輪又經常給調整身體,煉功二十多年,身體早有了高能量物質,甚麼病菌、病毒、甚麼怪病、瘟疫它敢靠近我們嗎!它一靠近就把它殺死了。怎麼還會有病呢!」

我把這些道理講給老伴和孩子們,他們也都明白了,都點頭稱是。

(三)闖過惡疾關

還有一次,是二零一七年夏末,我閒坐著的時候,有不舒服的感覺。還有時痛、癢,也沒在意。後來被老伴發現:整個臀部紅腫,局部有紫黑色斑點。她就勸我去醫治,我說:又不影響煉功、也不影響幹活,沒事。醫治個甚麼勁兒呢?

後來痛癢的感覺更嚴重了,老伴多次問醫生,都說這是「纏腰毒」,是一種惡性毒疾,要讓它首尾相接的時候,那可就沒法治了!真有生命危險!

聽到這些,老伴很擔心很擔心的,一再催促我去醫治。我堅持說:「我修煉多年了,大大小小的關都經歷過,不用看,自己就好了,我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甚麼問題也就解決了。再說,我有師父管,師父就在我身邊,不會出任何危險,你就放心吧。」

這次頑疾確實厲害,害的我真是難以忍受!這是我修煉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最艱苦的一次,大約兩個月的時間。我加強煉功,尤其多煉第五套功法,越痛、越癢、越堅持煉!增加煉功時間,多發正念,排除干擾。加強向內找,我覺的事出一定有因,絕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我靜下來,認認真真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執著心,如:歡喜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等等,尤其爭鬥心、妒嫉心最難覺察, 因舊習慣、舊觀念、黨文化思維方式等,都習以為常了,自己都感覺不出來了!現在察覺到了,所以及時發正念清除它、銷毀它。同時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加強自身的正能量!削弱、清除惡的、淫邪的害人的因素。越消越少,越清越乾淨。堅持不懈,這樣,正邪的對比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著變化。正的越來越強,惡的邪的越來越弱,最後完全被解體,被消滅!這樣使這最難過的一關最終還是闖了過來!

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覺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有師父相護。深深感到大法的偉大、師父的偉大,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的,都是師父給的,大法無所不能,師父無所不能,真的是大法無邊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