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學生成績由落後變為第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小學鄉村教師,以前讀很多教育系統同修寫的交流文章,看他們能用大法的法理把學生教好,把成績差的班級帶到名列前茅,很是羨慕、佩服,心裏讚歎同修們修得好、做的好。沒想到這種奇蹟今年也發生在我身上了,在這裏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這並不是說我也修得好了,而是我在關鍵時刻信師信法,事情就發生變化了。

我任教的縣是全國有名的貧困縣。這個貧困縣還有兩大特點:一是這裏「紅色」文化濃,有很多「紅色」遺址,當地政府就開發出來大搞特搞「紅色旅遊」,所以這裏的人受「紅毒」很深;二是每家最少生三個,多的一家生七、八個孩子。很難想像同一部政治機器打造的社會環境下,這兒農村人生孩子是想生多少就生多少。農村家長對教育是不重視的,有的家裏生的孩子太多,父母根本是無暇顧及,孩子從小都處於「放養」,上學了就丟學校裏讓老師教。

儘管鄉村教學環境差,而「上面」卻用教學成績死壓教師,不管你甚麼情況,期末通通統考排名(不管你農村和城市排名是否公平),簡單粗暴地用「一票否決」制。教學排名倒數的教師甚麼都不能享受,如晉職稱、評先評優、調走、甚至考走也不行。所以這兒的老師壓力特別大。

鄉村教師少,「包班」可以說是一個現狀。我除了當一個低年級班的班主任,教一門主科外,還要上一個中、高年級另一門統考科目,一天下來幾乎是滿課。從早6:30開始忙起,一直到晚上11點才能回宿舍,洗漱完畢差不多12點(因為這兒還有晚自習,查寢,值夜班等)。週一~週五上班感覺就像打仗,累的時候,勾起執著心也曾偷偷哭泣。

因為住集體宿舍,學法煉功跟不上,心裏更覺的苦。但無論自己覺的多苦,我心裏都裝著法,週末同事們回家,我就多學法煉功。由於學法、煉功得不到保障,我的心性受到了影響,看問題處理問題都常人化。例如:高年級的孩子,他們只怕動手的老師,我沒有像其他老師那樣一開始給他們「下馬威」,學生們不怕我,甚至不尊敬,還欺負我,有時我也真的動了氣。

一天課上,一個學生在我的課堂裏寫其他作業,我收了之後,他就從我手裏搶,然後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把我這一科的練習冊撕了扔到垃圾桶。當時我沒做到忍,自己還氣得不行,從那以後這個班就經常有學生故意搗亂,課堂也鬧哄哄的。每次從這個班下課都是情緒不佳,有時還會帶著不良情緒進入下一個課堂。幾週下來自己搞得心力交瘁,連自己帶的低年級班也沒帶好。很快迎來了期中考試,結果自己班上的學生平均成績全鄉倒數,所帶的高年級學生還有撕試卷,撕課本的,這樣的成績怎麼迎接期末考試?當時真是覺的壓力似山大。

期中考試後,我終於靜下來思考了,為甚麼一切都不順了?我怎麼被眼前的困難抑制住了?我找出一些原因:第一,還是學法跟不上,心性跟不上,處理問題才常人化了,給我提高心性的我都沒過去;第二,我是不是把成績看得太重了,起了名利心?去年期末考試成績不錯,校長當全校老師面表揚了我,我就自己給自己壓力,這不是名利心作怪嗎?第三,我的教學方法、策略上有問題。我的教學任務重,在時間分配上卻不合理,對低、中、高年級採取的教學策略沒有相應變化;第四,我對低年級孩子沒有做到耐心,對高年級孩子沒有做到忍。當高年級孩子罵我、對抗我時,我動了氣,處理事情很生硬,還希望他們尊敬我。想想也是,早被「污染」了的孩子們,怎麼會懂得尊敬老師?

在找到這些原因之後,我調整了心態,迫使自己從考試失利的挫折中走出來。這時只有學法,學法心自然就平靜了,思想不生雜念,思路就清晰了。有時是無意中想到一個辦法,我應該怎麼怎麼做,事半功倍,我知道是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

對高年級學生,我上課前跟他們講一些做人道理,講善惡有報的故事。學生們很愛聽故事,有時因為時間關係沒展開,他們意猶未盡。雖然還是有故意搗亂的,我也不動氣,漸漸的我發現聽我話的學生越來越多。而低年級的孩子比較好管,因為我是班主任,孩子們比較怕老師。我平時就放《天庭小子小乾坤》、《三字經》、《悠遊字在》等視頻給他們看,孩子們最喜歡看了,看完之後我就告訴他們一些做人的道理,這是從內心啟發他們,聽懂後孩子們就會頻頻點頭。我平時花更多的時間來陪伴低年級孩子,在學習上不允許他們馬虎。

另外,我利用課餘額外無償給兩個孩子補習功課,這兩個孩子的家長曾經提出要給他們家孩子留級(後來因為學校不允許留級才作罷),因為孩子完全跟不上,送輔導班也沒教會。我在輔導他們的過程,發現他們教了後面忘記前面,反反復復抄的字,也還是不會寫。但是孩子們很聽話,我就教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讓他們每天念,記在心中,告訴他們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我告訴他們天上是住著神的,他們住在我們肉眼看不見的空間裏,師父看他們聽話會幫助他們的。這兩個家長特別感激我,說他們的孩子暑假送到課外輔導機構,花了兩千多元甚麼都沒學到。一個家長老要送吃的給我,水果、蜂蜜、自家做的粑等,我讓孩子拿回去了又送來,後來我就折成錢讓孩子帶回去給家長。這兩個家長接孩子時都會說一遍:你們到哪裏能碰到這麼好的老師?還不好好學習怎麼對得起老師?

期末考試來臨時,我沒有太執著,我心裏有個底:應該能比期中進步,因為覺的自己平時也努力了,結果我也不去想太多。

成績出來時,我已經踏上了回家的路,校長通過電話告訴我,我帶的三個科目平均成績都是遙遙領先,低年級成績全縣排第一,中、高年級人平分縣裏都是名列前茅。

我心裏震驚:這是奇蹟,我自己的能力是無法辦到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幫了我!

寫這篇文章的目地也是在與同修交流信師信法的重要,希望與同修們共同精進!由於個人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