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劫難之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七年,我遇到兩次劫難:一次是車禍;一次是出現常人所說的「腦血栓症狀」。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闖過劫難,我的體會是:問題出現時,第一念想到「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沒事!」這關鍵的發自心底的一念,就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同時也認識到修煉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

三月份的一天,在通過轉盤道時,有一位不相識的老太太跟在我身後走,馬上到路邊了,突然一輛轎車衝過來,撞上我之後又把我向前推了十幾米遠,把那個老太太嚇得蹲那兒起不來了。我當時頭腦清醒:我是大法弟子,可不能倒下,也不能蹲下。車剎住了,我真的沒有倒下。那司機嚇得趕緊說:阿姨,怎麼樣?用上醫院不?我說:「不用。你可遇到好人了,我是學大法的,有師父管,沒事,我也不會訛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一看,司機車裏掛著一個大法弟子送的蓮花吊墜。

那司機說:「別人也說大法好,今天可讓我親眼看到了,大法弟子這麼好!被撞了,還為別人著想,我回去就學大法。」我問他有書嗎?他說,鄰居就是學大法的。司機走過去把那位老太太扶起來。那老太太慢慢站起來說:「我是黨員,多少人跟我說退黨的事,我都沒退。這回我親眼見到了,學大法的人心性這麼高,不退也得退。」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吧?她說:「不用化名,用真名!」

司機要送我回家,我說不用,自己能走,沒麻煩他自己走到家。當時沒覺得疼,到家全身都疼,堅持學法煉功一天都沒耽誤,幾天就不疼了。

第二件事是出現「腦血栓症狀」。七月的一天,在公交車上,我剛坐下,一位婦女領著小孩來到我身邊,我一看孩子小站不穩就把座位讓給小孩了。我雖然七十多歲,但是學大法後一身病都不翼而飛了,身輕體健,經常給別人讓座。有時有人問我多大歲數了,我告訴他們我的實際年齡,人們都睜大眼睛說:太不像了!我就說是學大法學的。這次,我站了一會兒,覺得心慌,頭腦迷糊,手腳麻木,我覺得不對勁,立刻想到: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沒事!一切有師父安排,不准舊勢力迫害我。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一遍一遍的背,還背《論語》。背著背著頭腦逐漸清醒了,可是右腿膝蓋處眼看著往起鼓,越鼓越高,表面看就是越腫越高。我識破了是那不好的靈體在搗亂,就用手指著膝蓋處心裏說,你下去,你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呢!下去!這樣一想,眼看著它往下消,一會兒消沒了。快到站了,覺得腿沉邁不動步。我想,我必須下車,不能讓常人看到這種不正確狀態,他們不理解修煉人也是有難的,會影響他們得救的。我拖著麻木的右腿挪到車門處,勉強下了車。

下車之後就不能走了,一步也走不了了。正好一位年輕人看到了,就要送我上醫院,我就讓他幫我給家裏打個電話,讓丈夫來接我。我丈夫來了一看,右側胳膊、腿都動不了,就說:上醫院吧。我說:「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是學大法的,有師父管沒事,回家!」坐車到了家門口,二姑娘和姑爺倆口子勸我去醫院,我說:「不用,上樓。」姑爺非要背我,我說不用,我能走。他扶著我,真的就走上去了。進門就噁心要吐,強憋著走到衛生間,「哇」的一聲,吐出的全是黑乎乎的粘東西,那難聞的腥臭味兒,太難聞了。全吐完了,我就給同修打電話。同修馬上來了,看我右側胳膊、腿沒勁就說:「這樣不上醫院,你家人能行嗎?」我說:「能行,他們都知道以前我那麼多病都好了,是大法救了我。」同修說,那你自己拿主意吧。

同修剛離開我家,我就要煉功。站不住就靠著立櫃,心想:「不行,不能靠著,大法弟子哪有這樣煉功的?」往前走一步,站住了。胳膊抬不起來,我就硬往起舉,一下、兩下、三下終於舉起來了。前四套功法煉完了,第五套功法需要盤腿,右腿直直的伸著,搬不動。那也得煉,把左腿放到右腿上(像男同修那樣,知道這麼盤不對),但當時就是想:不讓我煉功,我就是要煉。這樣一直沒有躺下,堅持煉完五套功法,就能走了。「腦血栓症狀」消除了,一家人非常高興。

第二天早晨煉第五套功法能單盤了。白天,幾個同修來看我,一位同修說,姐,盤腿看看行嗎?能雙盤不?我說:能。一邊說一邊扳腿,真的盤上了,那個疼痛就別提了。心裏想著師父講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疼也堅持。我丈夫和同修都豎起大拇指說:「你真是師父的真修弟子!」我說:「我就是要做真修弟子。」雙盤之後,啥都能幹了,我跟同修說,告訴某同修我啥都能幹了,不用惦記我。

我丈夫雖然不修煉,但非常支持我,在迫害最嚴重的日子裏,他經常陪著我們幾個同修一同出去,我們掛真相條幅,他在那兒看著。用他的話說是保護我們。他也得到福報了,原來一身的病都好了。

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保護下,我闖過了兩次劫難,無法表達弟子的感恩之情。如果沒有師父保護,七十多歲的老太太被汽車撞了,肯定是筋斷骨折趴在那起不來了,後來的麻煩就多了。反思之後只覺得愧對大法的救度:一年之內出現兩次大難不是偶然的,我對老父親的情特別重:老家有人伺候,可是我年年回去,不管救人的項目多忙、多缺人手,一住就是一兩個月。每次都是又拿錢又拿物,老家親人還不高興,我還不悟,還浪費了大量救人時間。再就是別人誇我年輕,有時沾沾自喜,心裏美滋滋的,這是歡喜心又包含著顯示心,都是煉功人應該修去的執著心。

修煉是嚴肅的,不能走偏一點兒。認識到這些之後,也是兩次劫難之後,身體更輕走路更快了,頭髮由白變黑,黑的越來越多,願意聽講真相的人也越來越多。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