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癱瘓十三年 破除人念神奇大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剛得法時的那種喜悅無以言表,我覺的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最幸運的人。那時的修煉環境真是非常好,大法弟子們比學比修,沐浴在佛光中共同精進。

那時煉功從不懈怠,盤腿從散盤開始、單盤、雙盤,從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五十分鐘到一小時,五套功法每天都能完整煉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從未間斷。在得法後的近一年裏,《轉法輪》通讀上百遍,師父各地講法有時間就看,那時每天煉功、學法、洪法、修心性,時刻都被大法熔煉著,真正的感到了溶於法中,那種玄妙的感覺真是妙不可言、無比美好。

二零零六年我被當地惡警再次綁架,劫持到一秘密地點,裏邊擺滿了各種刑具,我遭受了三天兩夜的酷刑逼供,未向邪惡妥協,被送當地看守所時,左右耳膜穿孔,胃大量出血,身體幾個主要器官嚴重受損,腰椎基本功能喪失,成了癱瘓,殘廢人。二零零七年,我被當地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送東北某重刑監獄。在監獄期間,雖然我被迫害成了殘廢人,但邪惡也沒有減輕對我的迫害,強制轉化、各種體罰,精神和肉體上的痛苦時刻伴隨著我。即使這樣,我仍堅修大法、反迫害,絕不向邪惡有任何妥協,二零一九年堂堂正正走出了監獄。

二零二零年一月某天晚回到家後,兩位同修和我進行了短暫交流後休息。第二天早上,同修建議我們共同煉動功(一~四套功法),我因被迫害身體癱瘓,臥床長達十三年,從未站起過,因此一同修看我的身體狀況,怕我堅持不了,善意的勸我靠牆煉功。我當時發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腰椎癱瘓狀態是邪惡的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迫害,我既已離開了邪惡的監獄環境,就不應該再承認它。

一念定下後,我推開坐著的輪椅,開始獨自站立煉功。當音樂響起,因十三年從未站立過,我重心不穩,雙腳開始搖搖晃晃,好像馬上就要摔倒。這時師父的話突然打到我腦中:「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瞬間,奇蹟出現了,我的雙腳有根了,就像釘在地板上一樣,我滿含淚水和汗水煉完了一小時的全套動功。煉完功後,兩位同修都說:「太神奇了!你還能走幾步呢!?」我當時甚麼都沒想,順勢就像正常人一樣向前走了幾步,接著走了幾個來回,我不但完整的煉完了四套功法,還能像正常人一樣可以走路了!

在站起來的那一瞬間,我悟到我只是有一點正念,「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慈悲的是師父,是大法。寫到此處時,我感激的淚水奪眶而出,感謝師尊,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站起來以後,就開始幾乎每天完整的煉完一~五套功法,抱輪也開始抱一個小時,每天大量學法,看明慧網,還看了新唐人播出的神韻。

和我在一起的兩位同修,當場見證了我破除人的觀念,神跡立顯的玄妙過程,其中一位同修曾被非法判刑,在監獄裏非法關押七年,從未妥協,堅持做好三件事,遭受了邪惡的殘酷迫害,為了在監獄開創煉功環境,受盡了各種痛苦的折磨,邪惡用盡了手段也無法撼動他一絲一毫,最後只有他可以在監獄裏公開煉功。這位堅強的同修因為身體被嚴重迫害,出獄六年後一隻腿截肢。即使這樣這位同修依然每天堅持和我學法煉功。每當我倆煉完功後,我都看到他截肢的那條腿假肢和斷腿之間的連接處磨到紅腫,甚至出血。

同修們啊,一定要珍惜此時的修煉環境,一定要保證每天學法煉功,因為這是我們修煉的基礎!在監獄的同修環境如此惡劣,遭受嚴重迫害還能堅持學法煉功,我們一定不要懈怠!

我被非法關押十三年,三件事有時做的不是很好,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只要你有救人的這顆心,師父就會給你安排,不管在任何環境中,只要你的正念強,就可以救人。

一點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