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後出現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在師父的慈悲看護和點悟下,修煉中經歷了一些大法創造的奇蹟,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摔扭了的腳三天好了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黃曆十二月十八日晚飯後,我急於去煉功點煉功。由於天黑,不料踩到一塊磚頭上,把腳扭傷了,當時人就摔倒在地,右腳不會動了,右腿也不好使了,怎麼用力也爬不起來,疼的我冒出一身汗。這時我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有師父法身保護的,沒有事的,得趕快起來,不要叫別人看到。

我正要用力起還沒有起來時,突然樓西頭走過來一個人,看不出是誰,直到走近才看出是我丈夫,他出差剛回來。一看是我半起半坐的很吃力的在往起爬,就趕快把我背回家,放到沙發上,一看我的右腳外邊鼓起來一個大包,很高。他說: 你這腳骨頭斷了,骨頭都蹦出來了,得趕快上醫院。

當時我修煉大法已有三個月了,受益很多,知道法的威力,就堅定的對丈夫說:沒有事,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很快就會好的。丈夫不高興的說:要過年了,家裏活又多,這個年怎麼過?丈夫和孩子非要我去醫院,又倒來白酒,拿來了去痛片,叫我擦酒,吃藥。我堅定平和的說:我不去醫院,不擦酒,也不吃藥,我有師父管,很快就會好的。他們看我這樣堅定也就不管了。

這一夜痛得我沒睡著,我就學法、打坐,覺得有甚麼東西在腳上轉,腳像烤火一樣熱。第二天,腳腫的鞋也穿不上,腳下一塊青像根黃瓜大小,是黑青色的東西,腳背上面是紫色的瘀血。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給我消業。右腳一著地就痛得鑽心,也穿不上鞋。我就在家裏學法煉功。第三天早晨我單腿蹦著去和麵做過年吃的大棗餑餑。上午九點多鐘,我的腳突然不痛了,腫還沒消,瘀血也沒散,兩個孩子放寒假在家裏,親眼看到我走路正常了,一點不痛了,他們還不太相信就問:「好了?你走給我們看看?」我就在地上一二一、一二一的走給他們看,他倆眼見為實,高興的抱著我說:「媽媽,大法太神奇了!」當天晚上我就去煉功點煉功了,隨後腫也消了,瘀血也散了。廠裏有個同事知道了驚嘆不已,說她有一次扭了腳三個月還沒好。看你三天就好了,這個大法太神了!

二、正念過生死關

一次,我在家裏洗衣服,心裏感覺不舒服,我堅持著洗完。可剛洗完,就一頭栽到床上不能動了,眼睛也不敢睜了。過了十幾分鐘吧,電話鈴響了,我艱難的爬起來接電話,剛拿起電話說了聲「喂」,就暈倒了。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

當我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水泥地上,後腦勺碰了個大疙瘩,頭暈頭痛得厲害還噁心、嘔吐,褲子也尿濕了,出了一身冷汗。這時我丈夫回來了,原來是他掛的電話,他聽到我只說了一個「喂」就沒聲音了,又聽見「咕咚」一聲,他心裏覺得不對勁,可那時他正在開車送領導去辦事,沒辦法回來。

他一回到家看到我這樣,非要送我去醫院不可。我堅決不去,信心十足的對他說:「我沒事,你放心,下午就好了,我有師父在管。」我就聽師父講法,傍晚時分我就覺得好了,渾身輕飄飄的,臉色紅暈,精力充沛,晚上照常去煉功點煉功。

我知道自己又過了一個生死關,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弟子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表弟誠心敬念九字真言 天賜貴子

還有一件更神奇的事情。我舅公家的表弟因先天性沒有生育能力,結婚後一直沒有孩子,媳婦跟他離婚了。有一個青年婦女結婚後也沒孩子,經醫院檢查是女方先天性沒有生育能力,她丈夫也跟她離婚了。後來經人介紹她與我表弟結合了並準備收養個孩子。

有一天,我帶上真相資料和護身符去了他們家講法輪功真相。他們都很認同大法,順利的退出邪黨的附屬組織,並且把護身符馬上戴在脖子上,高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訴他們遇到危難時念九字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也就不到兩年的時間,有一天表弟妹打電話高興的告訴我說她有身孕了。我聽到後也為他們高興,是啊,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被醫院診斷兩個都沒有生育能力的人,竟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福報了。天賜貴子,他們生了個大胖小子。

四、頑固的丈夫轉變了

我丈夫不修煉,對我修煉大法一直不支持。特別是江澤民和邪黨相互利用從九九年「七﹒二零」發起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後,他被邪黨謊言毒害,怕我去北京上訪,把我家變成了家庭式監獄,對我灌食灌藥,用鐵鏈子鎖。他被共產邪靈操控嚇得要命,連法輪功三個字都不敢聽,更不用說退邪黨組織了。

師父的《向世間轉輪》經文發表後,我們大法弟子都在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我只要一說給丈夫退邪黨組織,他就發火,他一發火,我就開始對他發正念,解體他背後操控他的邪惡因素,我知道這不是他真正的自己。我對他說:我用某某某化名幫你退出邪黨組織已有半年了,你覺得怎麼樣,不挺好嗎?師父說:「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2]。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我發現我還有對親情的執著,就努力修去它。

直到有一天,我倆開車出去辦事,在轉彎處被警察扣了二百元錢,他氣得直罵。我說:你不是說共產黨好嗎?他很氣憤的說:我啥時候說共產黨好了!我說你知道共產黨不好,叫你退出邪團你不退,他說:你都給我退了有二十遍了。此時,我心裏非常欣慰,為這個生命的選擇而高興。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開始了,我把江澤民告上了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第二天就收到回執單了。作為大法弟子也得讓世人知道訴江的事,叫那些明白真相的世人也要簽名訴江。在外面對世人講真相,我怕心很小,可是在家裏對丈夫我就不敢提叫他簽名訴江之事,我也知道他心地很善良,但就是不敢叫他簽。師父看我有這個心,看他也是得救的生命,就安排了一個機緣。

一次,我倆去趕集,下車後,他叫我自己去買東西,他在停車的地方等著。一會兒,我拎著東西回來了,老遠就看見一位白髮老人在對他說甚麼,但丈夫老是推脫的樣子。當還有五、六米遠的時候,他看見我回來了,就對這位老人說:你看我家這位回來了,她和你一樣都是法輪功(弟子)。說著轉身就要上車,我問這是幹啥的?他說:叫我簽名告江澤民呢!我一聽是同修叫他簽名訴江,我急忙說:你簽了沒有?他說沒簽。這時,他已經上車了,叫我也快上車走。我趕快叫老同修把訴江本遞上去叫他簽,同時對丈夫說:簽了名,對你有好處。他很順從的在本子簽上了名並按了手印。我說:你得謝謝大姐。丈夫忙說:謝謝大姐。整個過程都很順利。在這裏我非常感謝這位老同修大姐,讚歎大姐做的真好。

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還有許多人心與執著沒去掉,離師父的要求還相差很遠。今後我一定多學法,向內找,趕快歸正自己,多救人,讓師父為我們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吧!最後讓我們共同學習師父這段講法:「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祝你們會有所悟、會有所成!」[4]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