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難關 疫中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去年一月四日,我剛從同修家辦事回來,感覺的有點累,就睡了。第二天說話就有點說不清,舌頭打彎。女兒急切的問:你怎麼啦?我剛說完沒事!右邊就感覺麻木了,不能動了,拳頭抻不直了,手抬不起來了,走路摔跤了。

這時我想到了師父說的:「一個人意志一定要堅強,意志一定要堅定!」[1]於是,我默默的念這一句法。

一、闖過難關

我不能像以往正常生活、工作,沐浴、梳頭、吃飯、起床、穿衣都得女兒伺候,女兒哭了,家裏的親人著急了,打電話、來人要我去醫院,甚至姪兒也在電話中說:不去醫院,用繩子綁著她都得去。站在一旁的孫子,也就是我從小撫養大的孫子甚麼也沒說,把電話一按掛了。我會心的點點頭,意思是你做的很對。其實,修煉人心裏明白,一切狀態都與常人不同,我堅信師父會救我,會幫我。我不能倒下,我要做三件事,一切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會堅強的活下來。

在堅持煉功中,手抬不起來時,連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都抬不起來,我就用一根綁帶從下到上綁在床上,支撐著手慢慢的抬起來,就這樣一日復一日的煉功。第二套功法一小時煉功音樂我堅持煉下來了,直到現在。

在做三件事,除耽誤一次外,我都順理成章的做下來了。手不聽指揮,不能寫字,橫豎不直,我都不承認,這都不是我!於是我挪到打印機面前,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按順序把它打印出來,順利的交到同修的手中,使同修能看到明慧的消息。

三退名單絡繹不絕的遞上來了,手行事困難,我就用左手拉動右手,慢慢挪動,一個不落的名單傳送到退黨網站上。手不能寫字,等有點兒勁時,我就抄寫經文,字越寫越好,越寫越快,現在接近原來的字了。

在我消業當中,遇到同修的父親,他很想修煉大法,他又聾又不完全識字,還講話不清。我都耐著性子陪著他學法,有不認識的字,我慢慢指點著他,告訴他字怎麼讀,甚麼意思。在心性問題上,共同切磋,共同認識提高,直到他基本慢慢能讀通《轉法輪》。他激動的對我說:我家裏的兒媳都沒有這麼耐煩,真是太感謝你了。

正如師父所說的:「你們憑著堅定的信念,憑著來世的神聖誓約,憑著生生世世親緣,憑著對大法理性的認識,同時憑著大法給予你們的正念與法力的根本保障,你們走過來了!」[2]

是的,我正是因為這幾個憑著,走過來了。就這樣,我一個一個按照大法動作歸正,現在完全好了。現在我能上菜市買菜,能幫家人弄飯、清掃,能堅持清掃樓道。

師父啊!用盡世間的語言也難以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只有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圓滿回家!

二、瘟疫中救人急

今年本打算去省城過年,但突然聽小嫂打來電話說:大哥說今年疫情嚴重,不要去他們家。我們急忙購自家過年年貨,自家過年。過年當中,各家各戶顯得特別緊張,都不敢出門,人相互不打照面,那幾天我急得幾晚都睡不著,救人,我怎麼救人?我能安心度過嗎?

由於我住在女兒家,周圍的人不知道我是大法修煉人,直到一天早晨,我把現有的和孫子的優盤等都集合在一起,錄破網軟件、劉伯溫的預言、還有明慧的怎樣對待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等文章,悄悄送到本單元的各家各戶。剛送到六樓,女主人出來了,我只好把優盤放在顯眼的地方,只聽到她緊張的撿起來敲回自家的門,對在家的丈夫說:不知是誰放的優盤?過一陣沒出來,估計是在家悄悄看。不一會兒只聽到五樓、三樓的鄰居收到了我給的禮物,我才在那天安穩的睡上一覺。五樓鄰居正在住院的父母,不到兩天也接回來了,在中共吹噓武漢肺炎被「攻破」了以後,才回到老家。

打這以後,我開始打算要助師正法,救度自家周圍的人。於是,我開始做資料、護身符,藉著倒垃圾的機會(因為當時女兒也不贊成我出去),給一棟約七層樓、三個單元的戶主,送上了明慧提供的「怎樣對待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資料和護身符。

發資料時,我遇到了好幾個人,問我幹甚麼。我毫不畏懼的告訴他:救人。甚至有人直接說:法輪功發資料,小心被抓起來。我說:不會的,我是來救人的。我還把周圍的菜市場、麵店、飯店、豆腐製作小店、一棟六層樓(四戶一層)的宿舍也發放了。

在助師救人過程中,我的腿也正常了,不能雙盤的腿也能自然雙盤了,有一天,我還看到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十」字,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