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母親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前段時間母親經歷了一次生死大關,是師父把母親從死亡邊緣救了回來。

二月中旬一天吃完晚飯後,母親進寢室準備睡覺,這時突然不知不覺開始流鼻血。母親想到流鼻血的一般方法就是用冷水拍後頸部以及拍額頭,但都不管用,繼續流,血流的還很急。她就用衛生紙捂住鼻子,也捂不住,不停的換紙,又用毛巾捂,毛巾一會兒就被打濕浸透成鮮紅色。就這樣從晚上八點過流到晚上十一點過,才停止。

第二天早上凌晨三點過,她準備起來煉功,結果又開始流。這樣流到凌晨四點過,鼻血停止了,她接著把功煉完。七點過吃完早飯,又開始流。一直流到中午十二點。整整流了四個多小時。這時母親說她頭有點暈,我就扶她到寢室休息。她對我說:「你們倆姐弟要和氣點。」好像是在對我交代後事的語氣。我一聽不對,就對母親說:「媽,你在說甚麼話啊。」

我把母親剛扶到寢室裏,還沒有走到床邊,她身體就開始朝後倒,這時她的臉色完全變成木灰色。我馬上叫父親過來,父親和我一起扶著她在床邊坐著,這時母親好像已經沒有知覺了,眼睛閉著,身體不自覺往後仰,腳朝前伸直,尿失禁,整個身體失去了意識。我被嚇住了,抓住母親的兩肩,不停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和弟弟也跟著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喊了大約一分鐘,母親緩過來了,耷拉著的腦袋慢慢抬起來,說道,「我要上廁所。」我扶著母親去解大便,拉出來的全是黑色的。解完之後,我又把她扶到床上躺著。我拿了一盒牛奶給她喝。喝完之後,母親還是很難受,我就讀法給她聽。弟弟為她煮了兩個蛋,但還沒有吃完,一股熱流從她腹部往上冒,把剛吃進去的蛋全部吐出來了,還吐出一些黑色的水,夾帶著很臭的氣味。

母親身體很難受。她也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停的說:「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不能這樣走,我要牽著師父的手回家。」因為失血過多,這時母親的臉完全沒有血色,像一張白紙一樣,但是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又過了一天,早上八點左右母親又開始流鼻血,一直流到上午十點過。那天我在上班,弟弟在家給我打電話,我馬上趕回。這一次流的稍微緩和些,不像上次流的那麼急,間歇性的流,她用紙捂住鼻子,流出來的血在鼻子裏凝固成了血塊,堵住了呼吸,這幾乎讓她窒息,她就去給師父跪下,求師父救救她。我們都在心裏求師父救救母親。

過了一會兒,母親鼻子裏凝固的血塊從鼻子裏自動掉下來,剛才還是蒼白的臉色一下變紅潤了,真的太神奇了。我們叫她吃午飯,她自己從寢室裏走出來,她不住的告訴我們,這次多虧師父救了她的命。

後來母親只是零星的流了幾次鼻血,慢慢好了,到現在母親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

經過這次生死大關,母親和我們全家都意識到修煉真的很嚴肅。母親向內找,為甚麼這次會被邪惡鑽空子。她意識到,自己平時雖然也煉功學法,但是很多觀念沒在法上,沒有按大法要求做好三件事,特別是救人方面做的太差,才讓邪惡鑽空子。她決心要精進起來,修好自己,多救人。

最後我們全家跪拜師尊,感謝師尊救度之恩。我們一定精進實修,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