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華兩闖生死關 全村人相信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我的外甥女叫小華,是二零零四年通過我得法的。剛學大法時非常精進。三件事都做的很好,經她講真相,全村大多數人都做了「三退」。

但她逐漸放鬆了修煉,對自己的要求不嚴格,出現了幾次病業狀態,症狀都是下身出血。由於怕家人不理解,每當出現這種假相,她就到我家來找我,我們一起加大力度學法、煉功、發正念,沒幾天也就好了。可是她自己始終不太重視,不向內找原因,使這種情況近幾年常出現。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小華的這種病業假相變的嚴重了,下身流血不止、臉色蒼白、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從房間去廁所十米左右的距離,都得歇幾次,回來還得喘一會兒,非常痛苦。到我家住一段時間。快過元旦了,小華說要回家。因我怕她家人不理解、跟我鬧,我想回家就回家吧,不然,我的壓力太大。

她回家不幾天,我聽說她的病情更嚴重了,就趕緊去看她。看到她的狀態很不好,我也很內疚。開始向內找:是我做的不好,沒用法對照這事,關鍵時把她推給了常人。修煉人都有師父在管,常人能做甚麼呢,我為甚麼要去想如果小華真有事,常人會埋怨自己呢?這不是不信師不信法嗎?師父講:「將來的生命都是為他的,過去的生命是為私的。」[1]那我豈不就是個沒有改變的為私的生命嗎?我要把這個私心去掉。

於是我就約上幾個同修去和小華一起學法、發正念,在法理上和她交流,她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

可沒過幾天,小華的病業表現又嚴重了,家人把她送進醫院。醫生說人不行了,已經不能治了,讓家人準備後事。面對死亡,家人無能為力,只好回家準備後事。

回到家的第二天,小華的丈夫來電話說:「老姨,你來吧,小華不行了,親戚都到齊了,你也來見她最後一面吧。」當時,我四姐也在小華家,她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千萬別去,他們家正在準備後事呢,裝老衣服都買了,小華婆家那邊的幾十個親戚都在罵你,小華的丈夫和婆婆也在罵你,說都是你害的,你要是不讓她學法輪功,她能這樣嗎?你來了,他們這幫人能放過你嗎?

放下電話我冷靜了一下,心想:她婆家人罵我,是他們不明白真相,是被邪惡因素控制了,是邪惡要毀這些眾生。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救度眾生,我要用正念幫小華闖過這一關,證實大法,救度他們。我請求師父加持弟子!然後領著兩個女兒毅然去了小華家。

路上,我一直在背誦師父的法:「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2]。越背我的正念越強,真能感覺到師父說的「法力無限」,能銷毀一切破壞大法的任何邪惡因素與生命,同時,慈悲心也變的越來越大,為眾生不明真相而流淚。小華是同修,她代表她那一方的眾生啊,我不能讓邪惡得逞。我要幫助她加強正念,救度那一方眾生。正念一出,就覺的自己的力量也很強大。這力量來自大法,來自師父,法的力量定能銷毀那裏的邪惡。

來到小華家,見小華靜靜的躺在那裏,有兩個人在守夜。小華看到我,用微弱的聲音對我說:「他們以為我不知道,在偷偷的給我準備後事呢。」我問:「你動心嗎?」她說:「不動心。」我說:「這就對了,別看常人怎麼折騰,誰說的也不算,師父說了算。」小華也堅定的重複說:「誰說的也不算,師父說的算。」

我和女兒與她交流了很多,因為身邊有兩個常人,我們說話儘量考慮他們的感受和接受能力,多用大法的美好和慈悲善念來引導她們。這倆人中有一個是高中生。我們和她講大法真相,講大法怎樣教我們做一個好人,講大法洪傳世界,大法在中國遭到的迫害,她們倆靜靜的聽著,也明白了甚麼是法輪功和一些基本真相。其中一人還對外甥女說:「你好好煉吧,你煉好了,我也和你一起學大法。」

我對小華說:「咱們背師父的《洪吟》吧。」她說好。當背到「常人難知修煉苦 爭爭鬥鬥當作福 修得執著無一漏 苦去甘來是真福」[3],我發現小華精神了好多,我們就不停的和小華一起繼續背法。背法中能看出小華一點點的在好轉。

這期間,小華家附近的幾個同修也天天陪她學法、發正念。另有一個同修離小華家二十多里地,不管颳風下雪,天天去小華家。不能去她家的同修,就在自己家發正念,解體邪惡對小華的迫害。

過了幾天,小華能下地了,又過幾天,能走出大門了。過了大年,她能騎著電動車外出講真相了。

小華闖過這次生死關,讓世人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在事實面前,小華婆家的親戚不再說甚麼了,也都佩服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沒想到一年後即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小華再次出現病業假相,這一次來勢似乎比上次更兇猛。起初也是出現大流血。我們幾個同修到那一看,小華臉色灰黑,喘不上氣來,輸著氧,已經衰弱到不能起床了。

同修們當即坐下發正念,加持她。在發正念的過程中,另外空間的邪惡怕被解體,做著最後的掙扎,同修們都很平靜,誰都沒有動心,沒有上邪惡的當,仍然穩坐發著強大的正念,解體著邪惡。

在發正念的過程中,我感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密度非常大,當時我的思想壓力也很大,那邪惡的東西一直往我的腦子裏打一種惡念:「讓她死,讓她死,讓她死……」我求師父加持,針對這惡念發了三、四十分鐘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的東西漸漸的退去了,被銷毀了。

還有幾位同修,分為兩組,二十四小時輪番替換著陪著小華。當時小華輸著氧氣,喘不上氣來,坐不了躺不下,兩三分鐘就得換一次姿勢,下身流血不止,體內的血都快流乾了,臉色黑黃。她婆家人又都認為小華不行了,不停的哭,又含淚為她準備後事。我對小華的家人說:「別怕,小華會好的。我們大家都為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只有大法能救她。」她們問:「能行嗎?」我說:「行,一定能行。」她們說那我們就念。

過了幾天之後,一天晚上我和另一個同修陪著小華。我們一起發正念、學法、背《洪吟》,不管小華病業假相多嚴重,我們就是不動心。發完全球整點正念,我又接著發了一個多小時。稍事休息,三點多我和同修一起煉功。當煉一小時抱輪時,腦子裏出現了:「神聖的旋律使天空變的晴朗」[4],我接收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淚水流了出來,我知道,師尊再次為外甥女家清理空間場呢!師恩浩蕩,無以言表。

第二天早上我和同修起來煉功,也是煉到第二套功法快要結束時,我看見另外空間的身體起空了,在空中看見了邪靈毛魔頭,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把邪靈清理、銷毀了。煉完功我發現給外甥女輸氧的氧氣瓶自動關掉了,沒輸氧外甥女的呼吸也很均勻了,她正呼呼的睡著呢。

小華的丈夫醒來看見小華呼吸均勻的睡著,特別高興。當知道氧氣是自動關閉的,他覺的太神奇了,這回他更相信法輪大法了。

小華醒來了,看上去好多了,能正常呼吸了,也能吃點東西了。後來,捧起《轉法輪》,開始和我們一起學法。學完法,她更有信心了,發正念也能立掌了。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5]我悟到:當我們心性境界符合法在那一層的標準時,師父就給予我們這一層次的能力,使用佛法神通解體邪惡,幫助我們化解魔難。

漸漸的,她能在炕上坐起來了,雖然兩腿腫的很粗,伸直雙腿時兩條腿能挨在一起了,肚子腫的還很大,但是精神好,學法、發正念都行了,而且還能背法了。當背到「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6]這首詩時,她的眼淚止不住了,哭了很長時間,明白了自己是幹甚麼來的。從那以後,全身的浮腫一天天的在往下消。

再去小華家時,看到她的身體狀態好了很多,精神也很好。我們告訴她要繼續背《洪吟》,她就堅持天天學法、煉功、背《洪吟》。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到過大年的時候,她已經能走出門了。到春天四、五月時,又能騎著電動車外出講真相了!

從小華的事情,讓我在法中悟到:在幫助病業同修的時候,我們一定不要看病業同修有多少不足,這都是她的表面上的假相,我們也不執著結果,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善意的和她交流,要做到多一些包容,少一些指責,一切由師父安排,這樣效果就會好。

讓我們的心像蓮花一樣純淨

通過幫助小華闖病業關,和我一起的同修說自己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以前她也不太重視煉功,這可不行,以後得好好煉功了。我們倆在外甥女家,第一次煉一小時抱輪時,她看到自己的身體在往上升,上升到一個層次時,看見那裏有很多生命,那些生命說:「快來看看啊,天人上來了,天人上來了!」第二天煉功時,她又看到兩個大「佛」字,煉完功發正念時,看見一個白碗,瞬間變成一朵雪白的蓮花。她說,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讓我們共同精進,讓我們的心像蓮花一樣純淨,才能做好三件事。

外甥女看到我們真的是為她好,對她沒有任何指責、沒有埋怨,只有包容,她也向內找,找到自己很多執著心,比如兒媳和兒子鬧離婚,自己也跟著牽腸掛肚;婆婆給小叔子拿錢買樓,認為婆婆偏心,對婆婆有怨恨心等等,就是因為有這些執著,邪惡差點要了她的命,今後一定聽師父的話好好修。

現在,她也開始背法了。背法中,心性在不斷的提高。

村子裏的人都知道大法好

小華住的村子有二、三十戶人家,她平時人緣兒很好。在她病業嚴重時,村子裏的人三三兩兩的都來看望她。我和同修就給他們講真相,講大法遭到的迫害,講大法的神奇美好,講大法洪傳世界等等。聽後,她們都明白了。有個大姐說:「多謝你們了!」我說:「別謝我們,這得謝大法師父,是大法師父教我們這麼做的。」

大姐說:「你外甥女要不學大法,早就沒命了,這大法真神了!」有個大姨說:「你們都好好學,好好煉吧。」我說:「大姨,你們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大姨說:「我們天天念著呢,也幫小華念,好讓她快點好啊!」

小華兩次闖過生死關,化解了小華婆家人對大法的誤解。她的婆婆感激的說:「讓你們受累了,天天來照顧她。小華能好,多虧你們了,真得謝謝你們了!」我們說:「是大法好,是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大法師父救了她。」

小華的經歷讓全村人更相信「法輪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已傳遍了十里八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迷中修〉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神聖的歌〉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堅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