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對「信師信法」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月,雖然邪惡迫害大法,但那時我不知道甚麼叫怕,不懼任何險惡,正念十足。為還師父和大法清白,為世人不受邪黨矇蔽,我常常無論白天黑夜不辭辛苦,到城裏農村挨家挨戶發真相資料。

可是近些年,環境寬鬆了,而我卻安逸了,精進的心漸漸懈怠了。我發現自己無論學法、講真相,發資料,都有意無意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態,象徵性的在做,資料也是等、靠、拿,有資料就去發,沒有我也不著急。意識中有這樣的想法:三件事我也做了,大法弟子圓滿時,師父也不能把我落下。

今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內容豐富的救命疫情期刊、小冊子等一期緊接一期發表,方方面面都感受到修煉、救人的緊迫。我看很多同修都在做,都從做資料同修那裏取回50、100份出去發放,有同修往路邊自行車、電動車筐裏或轎車門把上放,很多同修都紛紛這樣做。我一直是往樓上發,可現在有時會想:太累了,我也像同修那樣,往車筐裏放吧,省力又簡單。可明白的一面告訴我這不是正念。

大法弟子隨師正法二十多年了,大法弟子中當時的青壯年也步入老年,農村的大法弟子又比較少,因此農村很缺乏真相資料,據我所知當地有的村人幾年甚至十幾年看不到大法真相,沒有達到師父法中要求的「大法真相戶戶傳」[1]的局面。

我想,在大法弟子中我是年輕的,能跑能爬,應像以前一樣到農村發資料救人。於是,前幾天同修帶我到了一個我從沒去過的鄉鎮發真相期刊。現在村村有監控,每到一村狗咬的也很厲害,心裏不免有點怵。這時又冒出不正的念頭來:「我也不去農村發資料了。」

這幾天,我對照法剖析自己,最近出現這些不正的念頭就是因為怕,可我怕甚麼呢?為甚麼要怕?我深挖這個怕的根,其實就是不信師不信法,更沒達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發出的真相資料都帶有我的信息,或者是正能量,或者是負的能量,我的不信師信法,怎會有正的信息,又怎能讓眾生去信師信法呢?這不是給自己助師正法打折扣嗎?

師父在法中講過:「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2]、「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3]、「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3]

我在講真相時經常怨世人不聽真相,不三退,其實就是自己信師信法成度不夠。用掩蓋的人心,人的觀念,掩蓋自己的怕心,用狡猾的人認為的安全辦法去證實法、講真相,過程中世人不理睬甚至嘲笑的,他們的表現是針對我不誠、不善、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師父說:「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4]學了師父講法後,我沒覺的我是那個不精進的,可現在我向內找發現,我就是師父講的不精進的。我意識到,這幾年來我一直在用人的辦法、冠冕堂皇的用「理智、智慧」掩蓋自己的人心、怕心,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請,對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敷衍了事。就是糊弄事,糊弄自己。

我感到自己不信師信法所帶來負面效果的嚴重性與危險性。今天寫出來曝光、解體它,趕快修好歸正。

把我近期的感悟與同修們交流,讓我們互相提醒,引起重視,都向內心找一找:我們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了嗎?

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見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