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重塑人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七十六歲的女大法弟子,退休前在地級市的處級單位工作,是國家公務員。從一九九八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佛法。二十多年來,在大法法理的指引下,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從一個滿身業力、有著各種執著心和煩惱的常人,成為一個身體健康、心靈不斷被淨化和提升的修煉者。

二十多年,在生命的長河中只是一瞬間,可正是這短暫的瞬間,生命在法中被洗淨、重塑。下面將自己修煉中的幾個小故事寫出來,和大家交流。不妥之處,請指正。

一、「右肺中葉不張」病不翼而飛

想想自己修煉前的幾十年,哪一天不是為那個「名」而奮鬥著?為了得個一官半職拼命的工作,為了出人頭地拼命的學習,為了得個好影響拼命的打造人際關係,一切都是為了得到那個「名」。在一九八三年三月份,我患了「右肺中葉不張」的病。當時的症狀是白天晚間都不停的乾咳,而且還能咳出血,嗓子沙啞,白天吃不好飯,晚間睡不好覺。

當時思想壓力還很大,那時我一個人領著倆孩子過日子,孩子的爸爸在外地當兵,一年只有一次探親假,在有病期間只能靠年邁的老母親幫我照看兩個孩子。我一邊上班、一邊抽空去看病。在當地比較有名望的醫院都看遍了,藥也沒少吃,半個多月也不見好轉,於是單位派兩名同事領著我到省城醫大一院、醫大二院、二零一醫院,最後到省腫瘤醫院查病確診。經專家確診為「右肺中葉不張」症,是由於炎症引起的。

專家建議為防病變,建議把右肺中葉拿掉,我沒同意。帶著診斷結果回到當地醫院住院治療,每天打點滴,還熬著大劑量的中藥喝,住了一個月出院了。以後每年春天都得去醫院治療一個月,平時靠吃中成藥維持,那時別說是上高層樓,就是在平地走路急了或在擁擠的人群中呆著,胸口都覚得憋悶。連續治了五個年頭,才張到百分之七十,據醫院權威人士講,這右肺中葉可能不會全張開了,於是我也不治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我開始修煉法輪佛法。同年十一月份,在我丈夫住院期間,我順便做了一下胸透,驚訝的發現我的右肺中葉全張開了,當時我得法修煉還不到半年時間,竟出現了這樣的奇蹟。

隨後,左腿關節炎、氣管炎、咽喉炎、胃腸炎、神經衰弱等疾病也都不翼而飛了,性格也變的平和了。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威德。

我現在有了健康的身體,良好的心態,充沛的精力。從二零一二年春開始,我孫女不需要我照管了,我就開始獨居了。我的生活起居不但不用兒女照顧,還幫助他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最近幾年,大兒子在我這吃午飯(因大兒媳單位供午飯,大兒子單位沒有伙食),二兒子在我這吃晚飯(因二兒媳減肥不吃晚飯,二兒子上下班又從我這經過)。

我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是大法使我精神狀態好了,身體好了。現在單位同事看到我,都說比上班時還年輕了,好像更有精神頭了。修煉前,有人說我看起來比大我四歲的姐姐還老,可現在卻有人說我比我妹妹還年輕。

寫到這,我要由衷感恩師尊,感恩大法。是師尊給了我「向內找」的修煉法寶,使我身心受益,使我脫胎換骨,重塑了我的人生。

二、堅信大法 重傷不治而癒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因路滑又下了一場大雪,外出時一不小心,在馬路牙子邊上摔了個仰八叉,全身重重的摔在了水泥路面上。我立刻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沒事。我想得站起來呀,可是一動腰部、臀部和左腿就像針扎一樣疼。掙扎了十幾分鐘,才勉強站起來。

站起來後定了定神想快點回家,可是一步也走不了,一動右半身就像針扎的一樣疼痛,邁不了步。給兒子打電話怕他們送醫院走常人的路,於是我憑借記憶給住在附近的甲同修打了個電話,讓她到出事地點接我回家。甲同修很快找了一輛出租車,她扶著我,我忍著劇痛艱難的坐上了出租車。

晚上兒子兒媳下班回來後要送我去醫院,說只做一下檢查,他們心裏好有個底。我告訴他們我有師父管,甚麼問題也不會有,這對我們修煉人來說是一種干擾的假相,是對我們信不信師、信不信法的考驗。兒子兒媳雖然還沒修煉,但不反對我修煉。最後兒子和兒媳說:你自己做主吧。

在頭七天時間裏,坐不住、躺不下,躺下後又坐不起來,每次起來時都得拽著拴在暖氣管子上的繩子,還得嘗試幾次才能起來。站著好受點,但站時間長了又覺的累。平時去衛生間不到一分鐘,可那時需幾十分鐘,是一腳前一腳後的挪著往前走。為了不給孩子找麻煩,所以我儘量少吃少喝,後來又出現了便秘和牙周腫痛等病業假相,因嘴張不大,所以連水都不能喝。

親朋好友來看我時都說摔的很重,說有個老太太摔傷的部位和嚴重程度基本和我一樣,住院做了手術,好幾個月才出院,半年後還拄著拐杖走路,你也是六十六歲的人了,可要重視呀,最好去醫院看看,治療一下,省得留後遺症。我給她們講述了大法超常的實例。

兒子兒媳在家照顧了我三天,第四天攆他們上班去了。在家裏,我加大了學法和發正念的力度,第七天開始煉功,第四套功法因彎不下腰而煉不到位,靜功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二十天後勉強能煉全了,雖說還不能完全到位,但一天一個樣。

一個月後,我和甲同修沐浴著「五一三」法輪大法日的春風,每天下午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了。開始出去時左腿還不太聽使喚,左上腿的前面時不時的還鼓起一個小肉包,我也沒放在心上,十多天後症狀全消失了。

這件事雖然已過去十幾年了,現在想起來,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歷歷在目。親朋好友也都說:摔的這麼重竟沒吃藥打針,沒做任何處置就好了,都感到這大法也太神奇了。

三、在嚴重的病業假相中堅信師父堅信法

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在學法小組學完法回家後,覺得小腹右側裏邊好像有個東西在亂跳,我也沒太在意,也沒害怕。過了幾天,從前胸右側腰部到後背的脊柱處,逐漸的長滿了水泡,一個連著一個,寬度有兩寸左右,不是很規則的。我當時認為是在修煉前,後背做過火療,現在可能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開始時也不疼也不癢,我照樣做著我該做的三件事。

到十天後,泡開始出黃水,後來又出血水,患處也感覺到腫脹。在學法小組上午集體學法兩手捧書時,右胳膊總是感覺很吃力。特別是到晚上睡覺時就更困難了,甚麼姿勢躺著都不舒服。這時心有點不穩,不知是怎麼回事了,於是我才和同一學法小組的甲同修說了此事。她看到我身上的表象後說,憑我做過保健醫生的經歷看,這就是醫院說的「帶狀皰疹」,老百姓說的「蛇盤瘡」。並告訴我說這個病在常人看來是個很重的病,咱們是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它甚麼也不是,是假相,我幫你發正念。

這個病業假相持續了一個多月,由開始時出淡淡的黃水,然後出血水,最後結痂到自動脫落,脫落的東西像手指甲大小和硬度的東西,然後露出嫩肉,這些嫩肉接觸衣服也很不舒服,不管它怎麼表演,自己由開始時的不懂,也不太在意;到中間時心有點不穩;再到後來的坦然放下;全靠師尊的教誨。

我這次闖病業關的體會是:當痛苦到極限時,對大法和師父的正信一定要堅如磐石,不能隨著思想業去想,那時候,身體痛苦和思想業是一齊上的,正念差一點都過不去。如果心中時時想著師尊講給我們的法理,遇到的任何問題都用法來衡量,向內找,不斷的去除內心中的執著,把遇到的關難當成自己提高的機會,把痛苦當成好事,即消去了業力,又能提高心性,昇華層次,這是符合宇宙正法理的,就不會受舊宇宙法理的制約。舊勢力抓不到理也就不敢對我們繼續迫害了。

我這次所過的病業假相關,也充份體現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和不修煉的常人得病的症狀基本相似,他們卻是疼痛難忍,有的花了上萬元錢治病,有的還是離世了。可我沒去醫院,沒用常人的任何偏方,沒花一分錢,也沒有常人那種難熬的疼痛感,我每天照常做著三件事,我周圍的人誰也沒有看出我和以前有甚麼兩樣,她們基本都不知道。我只是加大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和救人的力度。我也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替我承受了痛苦。

前些年,由於自己只注重修煉的形式:學法、煉功、講真相,只注重做表面的事情,並沒有從本質上改變自己,並沒有真正懂得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所以遇到了好幾次的關難。最近幾年我才開始重視心性修煉,同時又找到了自己許多沒有修去的人心。目前,我在不同程度上還存在著一些執著心,黨文化表現非常多。自己從有記憶開始一直到在邪黨機關退休,都被邪黨文化污染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被灌輸著邪黨文化的變異觀念,現在自己必須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去清除。在剩下不多的修煉時間裏,我唯有更加精進。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