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沐浴在大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我是年過八旬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煉前,我身患肝炎、胃潰瘍和前列腺炎等多種疾病。在高中被檢查出肝炎,年紀輕輕時就被喻為「藥煲」,因吃藥弄的家貧如洗,債務重重,人未老先衰。後適逢大法開傳,修煉不到半年,師父幫我淨化身體,一切症狀不翼而飛,連手臂上密密麻麻的老人斑也無影無蹤。從此以後,與藥無緣了,無病一身輕,整個人就是脫胎換骨。

現在我還可以做任何家務,當然,家人不讓我做重活,但因我精力充沛,有時我也幫做點活,讓家人也知道修大法的美好。有時也從一樓背五十斤一袋的大米上到五樓,過程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感覺輕輕鬆鬆的,非親身經歷,的確難以理解和相信!現在我這把年紀騎自行車上街賽過小伙,大街小巷,熱鬧偏僻,毫不懼怕,知情者無不佩服。有時,遇見高中同學,多人次說過:當年病夫,今天壯漢子。我總是回答說:師父偉大!大法偉大!

憶往昔,思緒萬千。中共及江氏流氓集團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後,我被綁架,關押在看守所,特別春夏季,夜間劈劈啪啪的拍打蚊子聲此起彼伏,卻與我無關,好似蚊子懼怕我,更不敢叮我,我可安然睡覺,同倉的人無不驚訝。我深知是師父保護弟子,鼓勵弟子精進。

後我被轉到監獄迫害,家人送衣物給我,但不被准見面,二孫子(當時七歲)聞知,誤認為我回不來了而痛哭不止,在場的人皆泣不成聲,一片恐慌。後得知連九十歲的岳父母也為此而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冤獄真害人不淺。在獄中,因為我不配合獄警,不轉化,我被關入陰濕腥臭的禁閉室熬夜,飯堂加菜幾乎沒份兒,因為煉功多次被銬在籃球架下通宵達旦。惡警輪番軟硬兼施迫我轉化,個個都想「立功」獲獎,所以每次談話結束語總是:寫好(轉化書)後交給我。我心裏說:你妄想!

犯人刑滿,無不穿新衣服出監,示意做新人。唯有我恰恰相反,入監時穿甚麼出監還是穿甚麼,寓意毫不動搖,堅修到底,正氣十足,大踏步出監。人們刮目相看,羨慕不已。在那些非人的日子裏,弟子在師父的保護下,靠著對師父的正信,靠著背誦大法和師父的經文如《論語》、《堅定》、《走向圓滿》等十多篇經文,我終於闖過來了。

從監獄返家後,親人們見我受迫害得身體虛弱,給我訂牛奶,每天一瓶,我知道後心想:正常修煉了,身體肯定很快康復,不要增添家庭的經濟負擔了。師父說過:「構成我們宇宙所有空間的物質,幾乎這個功裏邊都有」[1]。大法弟子只能證實法,絕不能證實甚麼物質,所以我只飲一瓶就退訂了。通過煉功我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家人、親戚、朋友見證了修煉大法的美好,嚮往法輪大法。

老伴與我同齡,亦同時修煉,她沒上過學,完全文盲。對於學法的確如飢似渴,虛心請教。現在基本上可以通讀《轉法輪》,幾次闖過病業關,臉上皺紋極少,無老人斑,精神煥發。

兒子雖未恢復修煉,但他聽過師父講法,明白做好人的道理。在逆境也信師信法,遵照大法做好人,我被綁架時他及時幫著珍藏大法書籍。我被非法關在在黑窩迫害時,他多次前去探望,鼓勵我堅持修煉,千萬不要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他的生意一直紅紅火火。有一次,一位老闆多付六千元貨款,他如數退還。該老闆非常感動,向周邊同行推薦。因公平交易,誠信經商,他收入可觀。在某市建造了七百多平方米的樓房,這在過去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從農村到城市,這多大變化呀!知情者無不讚歎!

二孫子入學前在本宅煉功點認真聆聽大法學員誦讀《轉法輪》、會讀《論語》,並一字一句的教奶奶,初中一、二學年均獲二等獎學金各六百元,如意升大學,畢業時單位到學校招聘,輕鬆得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現在某大城市上班。

曾孫子女也與大法有緣,尤其是曾二孫子,來到我們住所,首先向師父法像敬禮,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師父,謝謝大法」。人長得人見人愛,現讀幼兒園,老師格外喜歡他。

師父賜給我們很多很多,數不勝數,報答不了,唯有更加努力修煉,多救人,願師父少一點操勞,多一點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