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大型攪拌車下爬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鐘左右,我騎著電動車到了一個丁字路口,我用左眼餘光看有一輛高大的卡車,心想:右邊也不能拐彎,不用停下來讓它就繼續騎。

可突然,感到我的電動車後座被撞到了。頓時,我連人帶車倒下,想:可能被車撞了,我也不找你賠,想著就坐直身體,準備站起來。可突然感到頭頂有東西過來,一瞬間,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個大卡車的下面了,看著右邊壓過來的大車輪,我想挪動身體躲開,可動不了。就在這時,好像一個大圓鐵盤一樣的東西,把我的右額角處一撞,我整個人騰了起來,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會有事的。整個身體由原來的坐姿變成了平躺在某些東西上(後來才知道,是躺在我的電動車上)。看著兩個大車輪胎碰打推趕著我的雙腳腕處,身體下的東西載著我隨著車子向前滑著。心想:車子一停,我就爬出去。車大概滑了不到十來米,停住了。

我的左腿腳有些痛。但我還是以很快的速度爬出了車底。看著司機嘴唇發紫,驚呆的站在那。我過去對他說:沒有事,我已經爬出來了,不會找你賠的。可他還是呆呆的站著,沒有說話。我就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然就被你壓死了。他「哦」了一聲,緩過勁來了。

這時,警察來了,我趕緊對他說:警察,我剛才從車子下面爬出來了,沒有事,我是煉法輪功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平安的。警察驚訝之餘,連連點頭說:好!好!我幫他做了「三退」(退黨、團、隊)。然後又對警察說:你不要追究司機了,他也是為了生活,也不是故意撞的。警察嚴厲的說:他是逆向轉彎,這是重大交通事故,要負全責。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來,把你送醫院檢查。我想:這是警察的正常工作,我也不能影響啊,就隨著警醫坐到車上去醫院。

在車上,我對警醫講了整個事故的經過。她很驚訝:我們處理了這麼多交通事故,從來沒有看到像你這樣從容、理智、頭腦清晰的。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並送給她一個「法輪大法好」的大掛件。她很高興,並表示回家一定要好好看一看法輪功的資料。經醫院檢查:左腿沒有骨折,只是軟組織受了傷,左腿上有幾個傷口。

在交通大隊辦手續的時候,警察再三問我,要怎樣賠償。我說:我也沒有甚麼大事,他也不是故意撞的,生活都不容易,我不要求賠償。警察很感動,因對這樣的交通事故,我又是這樣的狀態和態度,他說:我們警察都感到震驚。看到我的電動車被拖爛了,他們決定讓司機賠我一輛電動車。

由於手續時間拖的較長(到下午快5點時,才把手續辦完),我的左腳痛的很厲害,幾乎不能動了。腳腫得把皮鞋脹得鼓鼓的,有血滲出來。但我還是堅持著,司機有點過意不去,就主動塞給我1000元。我想:算了電動車也不要他賠了。在他送我到家時,對他說:你該做甚麼就做甚麼,我不會有事的,也不會找你麻煩的。就這樣,時至今日,我沒有跟司機通一個電話,沒有找過他。

回家後,我的左小腿發紫發紅,腫脹疼痛。左腳還有3─4個傷口。往出滲血滲水,完全不能動了。只能坐在地上,兩隻手和右腳配合著,挪動身體上廁所。每次上衛生間,都要花近1個小時的時間,很艱難。

我還堅持著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心裏想:現在大法弟子都在講真相,抓緊時間救人,而我成這個樣子怎麼對得起師父啊。鼻子一酸,眼淚要出來了。我想:趕快做資料,救人(因我是做大法真相資料的)。就扶著塑料凳來來回回的做起了資料,說也奇怪,做起來非常順利,一會兒就做了很多。

從回來到可以走動,沒有超過四十八小時,沒有吃一顆藥,沒有使用任何醫療手段。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敬師敬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師父就一定在你身邊!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不僅正常行走了,還可以搬起一箱很重的紙一溜煙飛跑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