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車禍中有師尊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於二零零一年得法,今年六十歲。從懂事開始,我就飽受疾病的折磨,身體從剛開始的胃痛風、痔瘡病,到後來的十二指腸潰瘍、心臟病、肋骨痛、百會穴痛、腰痛等等,全身都是病,很苦惱,時刻擔心自己甚麼時候會病倒,常感到生命如此的痛苦和孤獨無助。

一九九九年,我每天沉浸在賭博中,輸光了家裏所有積蓄,還欠債累累,家庭都快崩潰了,而且因賭博,我被關進了監獄。

在監獄裏,我心灰意冷,感覺自己已無路可走。這時,我認識了一位阿姨,阿姨面貌很慈祥,跟我坐在一起,她說她是為做一個好人而被綁架進來的,她跟我講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是佛法修煉,是難得的歷史機緣,通過修煉,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

我越聽越愛聽,覺的在俗世就能修煉佛法,這是天大的緣份啊!於是我倆出獄後,阿姨給我請來一本《轉法輪》,我看後,內心極為震撼,明白了師父講:「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1]我明白了我為甚麼從懂事開始就病魔纏身的原因,我不再抱怨命運對我的不公,一切都是自己宿世所造下的業債造成的,我覺的我真是太幸運了,我因賭博坐牢,喜得大法,接上聖緣,壞事變成了好事,有幸做師父的弟子,內心無比感恩師尊的慈悲安排,弟子叩拜恩師!

於是,我每天堅持有時間就學法煉功,放棄賭博,按師父說的修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

修煉後,我經歷了一場不可思議的奇蹟變化:不知不覺中,先前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氣色變好了,黑斑不見了,皺紋消失了,皮膚變的細膩而有光澤,精力充沛,心態也變好了,看甚麼事都順眼順心,不會與人計較,原先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剛認識的人都說我很有修養。修煉大法真好,做師父的弟子真好!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下午,發完六點正念,我騎著自行車,準備到市場買東西,橫過大馬路,有一輛轎車直向我衝來,把我撞後,彈出五、六米遠,那時覺的頭很痛,腳也很痛,我還沒爬起來,就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

司機下車把我扶起,我一看司機是個年輕人,我說:「小弟啊,我看你的車還那麼遠,怎麼一下子把我撞倒。」司機說:「阿姨,不好意思,我今天是第一次開出租車,我看你橫過馬路來,本來想踩剎車減速,由於慌張踩錯了,反而加速,把我自己嚇死了。」

他看到我整個臉、頭都是血,他害怕了,連聲說要把我送到醫院,我說我沒事,不用去醫院。他好緊張的說:「你傷成這樣,還說沒事。」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舉的那些例子都不會出現危險,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守住心性。我堅定的說:「我是修佛法的,我沒事,你帶我回家去就好了。」

我全身動不了,電動車都不知道摔到哪裏去了,小弟的車玻璃也全碎了。他說:「你家裏有甚麼人?」我說我家裏有我丈夫和兒子,他一聽不敢帶我回家,打電話叫來了交警。過一會,交警開來兩輛車,一輛把我的電動車和小弟的小汽車一起拖走,另一輛帶著小弟和我,幾個交警人員把我送回家。

回到家,我跟交警人員說:「你們有事先回去,這件事我們自己處理就好。」交警說那好。走時還對小弟說:「你一定要帶她去檢查。」丈夫看到了我額頭腫起了個比雞蛋還大的包,滿臉流血,他怕是血管破了,要我去醫院檢查。那時我靜靜的沒說甚麼,只感覺自己好像要暈過去了。

我女兒(女兒修煉)連忙說:「這件事情要按大法標準來做,人家被汽車拖走十多米遠都沒事兒。」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所以丈夫的話,我不動心,沒有去醫院。司機從包裏拿出兩千元和身份證,塞到我丈夫手裏,他說身上只有兩千元先拿著。我說不用拿。結果沒有拿他一分錢,還叫兒子帶上我的身份證,用車載他去交警,要回他的車。

剛開始幾天,我全身都痛,心也痛,難受極了,坐不穩,睡不著,連飯碗都端不起來。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沒有別的想法,一心就是請求師父幫幫弟子,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大概過了半個多月,全身只有腳掌還痛,其它地方都不痛了。

司機買水果來看我,我給他講真相,我對他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這次才能這樣做,若是一般平常人是做不到的。」我跟他講法輪大法的美好,李洪志師父是來救度世人的!師父教我們做事要考慮別人,修心重德。江澤民是邪惡小人,因心生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殘酷迫害法輪功,中共壞事做盡天要滅它。

司機小弟聽後連聲說:「阿姨,你不說,我還被矇蔽著,以前看到手機、電視、報紙說的原來都是假的,太感謝阿姨了。」我說你就謝謝大法師父!心中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有美好未來。他雙手合十連聲說好,並做了三退。我還送給他幾份真相資料。說真的如果是常人,真的住上醫院,來個八萬、十萬都可能。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境非常清晰:夢見我遇到一個男人,大概五十多歲,我對他說:「我欠你六百元,現在已還清。」但還錢的時候,我看到手上的六百元,四百元有打勾,二百元沒有打勾,醒來後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腳掌還腫的很厲害,又腫又痛,上面還有個五角錢硬幣一樣大的洞,還流著膿水,看起來很恐怖。我兒子用手按一下,從裏面擠出一塊瘀血出來,特別痛,原來穿三十七碼的鞋,現在四十二碼的都穿不進去。

大兒子看到這個情況,要帶我去醫院,我說不用。可第二天腫的更厲害,兒子硬把我帶去醫院。到醫院醫生說:「沒法治。」兒子又把我帶到另一家醫院,醫生看了說:「這要截肢。」又到了第三家醫院,醫生說沒法治,要到省級大醫院看看有沒有辦法。我叫兒子帶我回家,我對兒子說:「只要回家學法煉功,師父會幫我的。」

回到家,我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五套功法有時一天煉兩遍,左腿無力又極痛,把力用在右腿上,這樣堅持了一個月左右,無意中發現傷口變小了,又長出一層肉來,我一看好了,激動得流下眼淚,對師父的感激之心無以言表。後來我悟到夢中那二百元沒有打勾,就是師父點化我要繼續忍受腳掌的疼痛,才能還清業債。

從遇車禍到痊癒,整整承受了兩個月,一方面是對我信師信法的考驗,一方面讓我堅信師父講的欠債要還的法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