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體驗的大法神奇與美好講給眾生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今年三月份,我開始了在RTC電話平台上打電話講真相。在上電話平台之前,正好趕上中共病毒嚴重蔓延,我的家人和朋友打電話給我,說:「現在疫情這麼嚴重,法輪功能治病,有沒有好的辦法預防疫情啊?」我說:「有啊,記住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有些不太相信,就問我:「真的管用嗎?」我說:「信不信由你,心誠則靈。」

這時,我忽然覺的,是師父在借他們的嘴讓我講真相。可是,我在景點講真相的時候,勸退率就不高,因為我很愛面子,平時講真相時,別人給我一個不好的臉色和眼神兒,我就不敢去跟人家講了。所以我就想,怎麼辦?我上電話平台打電話能行嗎?我決定先到RTC電話平台培訓組接受培訓。

剛開始,干擾就來了,先是嗓子疼,無法說話。後來技術同修又說,我的這台電腦不能用來打電話,我和先生商量後,就又買了一台新電腦。可是,我是個電腦盲,以前手機上有甚麼問題,都是先生和孩子幫我。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為了救度眾生,別無選擇。

在培訓組,培訓同修教我們講誓言的故事,可是由於緊張,感覺稿子的字都很陌生。到了培訓平台開始打電話,我更加緊張了。在這種緊張下,我撥通了一個電話後,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培訓我的同修說:「你在講些甚麼呀,怎麼語無倫次啊?」當時,我很自責,自己講的甚麼我自己都不知道,按鼠標的手在抖,心也在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感覺自己還是打不了電話。我跟培訓同修說:「我過不了自己心理上的這一關,我就是緊張。」培訓同修說:「每個同修上來打電話,都有不同的關要過,這也是你要突破的,你也能突破。我感覺你可以打電話。」

我知道同修是在鼓勵我。我在心裏發正念,鏟除一切干擾我救度眾生的邪惡因素。再一次撥通電話,在師父的加持下,有一個人退了少先隊。我暗暗的下決心:「一定要拿起電話,講真相,救度眾生。」

第二天打電話時,對方就有罵人的,罵的很難聽。這個時候,我已經沒有怕的感覺,我很耐心的跟她講大法的洪傳,師父得到的褒獎,還有誓言的故事。講的過程當中,我沒有緊張。她說我是反革命,被法輪功洗腦了;說法輪功給你多少錢;她不相信法輪功等等。我跟她講:法輪功給予我的,是用多少錢都換不來的。我跟你講講我是怎麼走進法輪功修煉的:

以前,跟你一樣,我也是一個無神論者。結婚後,我有了一個兒子。孩子三歲的時候,一天,他在奶奶家和小朋友一起玩耍,天正在下著小雨。突然間,打了一個雷,孩子就暈倒了。幾分鐘後孩子醒了過來,顯得很疲憊和痛苦,當時我和丈夫也沒有太在意。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幾天後,孩子又突然間暈倒了,這時我和先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帶著孩子去看了醫生。醫生說:這是由於孩子驚嚇後引起的醫學上所說的癲癇。聽完醫生的話,我的大腦裏一片空白, 因為我們知道,現在醫學對癲癇的治療還是空白的。從此,我和先生帶著孩子走上了求醫之路。自從這次以後,孩子的病,短時半個月,長時一個月,就會倒地發病一次。漫漫的求醫路,走了整整七年。我幾乎走遍了大江南北,拜訪了各地名醫,使用了最先進的所謂的科學儀器,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孩子的大腦和身體一切正常。也就是說,現代醫學根本就診斷不了這個病,那時的我和先生,已經是身心疲憊,也傾家蕩產了。

在這萬念俱灰、求助無門的時候,和我一起工作的朋友給我介紹了一位可以治病的氣功師。此時,我真的是不抱一絲希望了。因為我也像您一樣,是一個無神論者,不相信這些。雖然不相信,但也是抱著有病亂投醫的想法,帶著孩子去了那位氣功師家裏。說明情況後,這位氣功師說沒問題,他能治。就這樣,我帶著孩子一個星期去他家裏一次,他給孩子調理身體。慢慢的,孩子的病逐漸好起來了,我很驚奇。驚奇的是,我抱有最大希望的現代醫學,沒有給出我一個完整的診斷,更談不上治療了,而恰恰是我不相信的氣功,給我的家庭帶來了希望和曙光。

可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孩子的病好了八個月以後的某一天,孩子的病又發作了。這時,給孩子看病的氣功師說,他也無能為力了,他的功能只有這麼高了。此時的我,作為一個母親,真的不敢去面對這殘酷的現實,感覺自己再也看不到希望和曙光。可能只有當你作為一個母親的時候,才能體會我那個時候的心情吧。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先生的一位朋友向我們推薦了法輪功。當時對法輪功我是聽說過,但是不了解。朋友說:法輪功也是一種氣功,自己煉功祛病。他和我講了好多他的親朋好友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實例,而且都是那些醫院看不了的病,好多都是絕症患者。就這樣,我帶著半信半疑的想法走進了法輪功的修煉 。

那一年,是一九九八年,法輪功在中國已經是家喻戶曉,無論大小公園都能看到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影。我帶著孩子去了離家最近的公園,和法輪功學員一起煉功學法。記得當時我只花了十元錢,請了一本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心裏還不太理解,心想:煉功可以治病,看書對治病能起作用嗎?可是,當我讀完了《轉法輪》的時候,我的人生觀徹底改變了。這是一本天書,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原則,可以使一個帶有骯髒的思想、滿身病業的人,淨化到思想純淨,做一個更高尚的人。說白了,就是一個從壞人轉變成一個好人,可以讓一個人身心得到昇華。從此,我帶著孩子開始學法和煉功。

轉眼間,兩個月過去了。一天,孩子突然跟我說:「媽媽,我的病從今天開始就好了。」當時,我也沒把孩子的這句話放在心上,因為畢竟他還是個孩子。

講到這裏,我發現對方一直在聽我講,我感覺到她已經沒有了開始時的那種憤怒和仇視。此時,她問了我一句:「那你兒子後來怎麼樣了?」我告訴她,我兒子自從說了那句話,他的病就真的好了,當年他十歲。到現在為止,他再也沒有犯過一次病。兒子已經大學畢業了,現在也有了一個自己幸福的小家庭。

這就是我在法輪大法中得到的。大法救了我兒子的命,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庭。這就是我想跟您說的,我在法輪大法中得到的是千金都不換的。我用十元錢請了一本《轉法輪》,大法師父沒有向我們要過一分錢。這就是為甚麼在中國,那麼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受到那麼嚴酷的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殘致死,大家還要堅修大法。像我這樣的例子,在法輪功的修煉者當中,太多太多了。我身邊的親朋好友,他們看到了我兒子在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變化,也都紛紛的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對方一直在聽。我又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大法的洪傳、「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為甚麼要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還告訴她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問她:「你是黨員嗎?」她說:「不是。」「那你一定是入過團。」她說:「是的。」我說:「我送給你一個好聽的名字,把這個團退了吧。」她很爽快的說:「好!」這時,她又說:「你幫我老公也退了吧,他也是團員。」我說:「這個必須要你老公本人同意才生效。」這時,在她旁邊的一位男士說:「我同意,幫我退了吧!」然後這位女士又說:「剛才說的『九字真言』,你再說一遍,我記一下。」

聽到這句話,我真的被震撼了。眾生對大法的不理解,甚至誣蔑大法,都是因為他們沒有明白真相呀!所以,在這裏我想說,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當初走進大法修煉的時候,都有一個非常感人的故事。在給眾生講真相的時候,也可以把大法在我們身上展現的神奇與美好講給眾生聽,眾生真的能體會到大法的洪大慈悲。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真的能體會到眾生都在等待真相,等待著大法弟子救度他們。我希望有條件的同修,在有時間的情況下,拿起電話,對(中國)國內那些還被謊言矇蔽的眾生講真相,救度他們吧。

在這段時間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中, 我也深深的體會到在RTC平台上打電話救度眾生的作用,只有參與進來,你才能體會到救度眾生的緊迫感。請大家一定突破自己的觀念, 不要讓人的觀念阻擋著我們救度眾生。在這裏我也非常感謝RTC電話平台同修對我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