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發送彩信和撥打語音電話救眾生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喂,朋友,你好,佔用您兩三分鐘的時間,告訴您一個與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事情,在十幾億的人中啊,您能接到這個電話,這樣的機緣也許只有一次,希望您能把電話聽完,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與同修們交流一下我用手機發送彩信和撥打語音電話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二零一二年四月,由於當時真相資料的廣泛發放,有許多世人已經明白了真相卻不能及時三退,我們非常渴望有更多的講真相的方式,能讓更多的世人得救。一位技術同修的出現使我們從此走上了一條利用手機講真相救人的路,並且一直堅持到今天,眾多世人因此而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知道了法輪大法一直洪傳世間的真相,也使很多有緣人得救。

開始我們利用手機發彩信。二零一三年月,技術同修教會了我們撥打自動語音電話,從那時起,我們幾個同修一直在做這個講真相救人的項目。七年過去了,回頭看看走過的路,那是我們修煉的路,在這過程中,我們的心性也在其中魔煉並且昇華著。

開始撥打語音電話時,我的怕心很大,因為要測試效果,經常戴著耳機,總感覺聲音會傳出來讓周圍的人聽到,怕監聽、怕監控、怕定位、怕舉報,技術同修不斷提示要注意安全操作,囑咐我們在一個地點不能停留超過二十分鐘,還要移動著做,還有其它一些安全要求,我也嚴格按著規程進行。漸漸的,在不斷做的過程中,怕心被修去很多,即使有時碰到危險,在師尊的保護下也能化險為夷。對手機的知識也逐漸掌握了解了很多。從開始每人一部手機,到後來每人多部手機,都能運用自如,有條不紊的操作。

堅持

從二零一三年起,一年中除了特殊情況外,我幾乎沒有停止過撥打電話。七年中,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每天撥打兩至三小時,每天至少能撥打一千多人次電話,一個月下來就是三、四萬人次,其中接聽約近一萬人次,完整接聽並留言的約三、四千人次,這其中選擇「三退」的人數每個月在一百至兩百人。七年來,我們幾位同修撥打的電話數據量大概有七、八百萬人次,接聽二、三百萬人次,約有幾萬人因此明白真相三退得救。而且語音電話的意義還不止於此,在接聽過程中,即使其中有些人沒有機會聽完或沒聽掛掉的,他們畢竟也知道法輪大法洪傳於世的盛況。穿越千山萬水的福音,不分地域,不分人群,迅速傳揚在世人耳邊,在另外空間也許是一個巨大的正能量場,震懾了邪惡,解體著邪惡,也使邪惡驚慌失措,無可奈何。

每逢年節,看著家人希望多點時間團聚的目光,稍一猶豫,又毅然背起包走出家門,因為我知道,越到假日休息,世人越有時間接聽;有時颳風下雨,想到接聽電話的地方天氣正常,就又走出家門,眾生等在那裏,不去做真感覺是罪過。每個月大約要整理近千條電話錄音記錄,每條記錄要聽三、四分鐘,由於方言和接聽時條件的原因,有時要反覆聽,反覆確認,不願落下一位有緣的眾生。有時聽完錄音,腦袋酸痛,耷拉著半天抬不起來,有時連續聽一百多個錄音,耳朵嗡嗡響,身體特別難受,咬咬牙都過去了。而修煉就在其中,在堅持中越來越堅定,在堅定中越來越堅信。

感動

每次整理電話記錄時,都有讓我感動的事。有的發信息問怎麼才能找到法輪功學煉,還有更多回覆的電話想要細聊。有的人在錄音中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曾經一個錄音,電話中傳來呼呼的風聲,卻蓋不住收聽者急切表態的心聲,他大聲說了好幾遍自己加入的邪黨組織,囑咐一定要給他退了,錄音中還不停傳來羊叫,我猜想他可能是個羊倌,正在野外牧羊。一位收聽者說自己是已經退休的縣長,他在電話中大聲表態,我當過縣長,我知道它沒救了,退掉!退掉,堅決退掉!還有很多小學生稚嫩的聲音:好的!好的!謝謝阿姨(語音電話中是女同修的聲音)!有蒼老的聲音:同意!同意。有用方言:要的!要的!有爽快的年輕人:OK!OK!有的在重複兩遍的問話中,夫妻倆輪流表態,妻子選擇後,急切的喊丈夫:該你了。有的一家人互相轉達著表態,很怕失去這樣的機緣。眾生那急切、嚴肅、鄭重、激動、感恩的聲音時時迴盪在耳邊,謝謝!謝謝!謝謝!謝謝!我也在心裏默默對他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謝謝我偉大的師父!

一段語音電話完整聽完,最長的也不過幾分鐘,可在這簡短的真相播放中,世人卻能夠靜靜的聽完,鄭重的表態,對這樣的世人我時常心生敬意,為法而來的眾生,真的了不起!在這過程中我體會到眾生急盼得救的心情,也見證了大法的慈悲和神奇,大法真的在救度眾生!

封卡

從二零一五年五月開始,邪黨開始搞電話實名制,我們就嘗試從不同渠道得到電話卡,而且從發送彩信開始,我們幾個同修從未因電話卡漲價或出現購卡困難受到影響而放棄。這些年我們從未考慮過經濟方面的問題,發彩信開始時是一張卡十幾元,我們每個人都有幾十張,而且幾天一更新;打電話時後來一張卡一百多元,每個月下來有時要一千多元,有時兩千多元。

有的同修對我們堅持語音電話講真相不太理解,認為花錢太多不划算,可我們從來沒有把救人的事與花錢聯繫起來,生命的得救是無價的。我們不但是用自己的薪金收入在做,而且真的是用心在做。我們能感受到師尊的加持:時間越來越充裕,經濟上越來越寬裕,我們手裏還有充足的電話卡使用。

我悟到邪惡這麼拼命封卡,就是這種講真相方式觸動了它的神經,這種方式非常迅速有效,覆蓋面大,傳播廣泛,發出的聲音是廣播電台播音員標準的聲音,人們就像收聽廣播一樣,這使邪惡非常害怕,所以才不遺餘力的干擾破壞,否則它不會這麼封卡。悟到這一點,我們在做的過程中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干擾,堅持走正救人的路,只要眾生能得救,再難的事也不是事了。

修心

其實用手機講真相也是一樣,沒有正念和慈悲心救人效果就不好。有時我和同修一邊撥打一邊閒聊,對方接聽後就把電話放一邊閒聊,錄音中全是閒聊;我迷迷糊糊時,對方就聽不完整;我和同修有心性摩擦,聽者就在電話裏和另一個人吵架;我心情煩躁,接聽者就罵人,或者發信息要舉報;有時反覆聽過好幾遍的方言,發現卻是一句罵人的話。當我心態祥和,正念很強時,接聽者人就愛聽,並痛快的選擇「三退」。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種生活成了一種模式,思想中產生了麻木、寂寞、怕麻煩、想放棄的念頭,有時也覺的苦苦的。每當這時,與同修交流切磋一下,向內找找,知道狀態不對了,趕快在法上歸正自己,去掉執著心,心性也得到了昇華。

有一段時間,接觸了一位面對面講真相做的很紮實的同修,她的言談中流露出對手機講真相的不太認同,認為是有怕心才做這個項目,早晚都得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我心裏感到不舒服,其實是人心起來了,當時卻以為是正念。我找到語音電話的技術同修切磋,提出我要去掉怕心突破自己,要一邊打語音電話,一邊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同修很冷靜,沒有說太多,但是嚴肅的告訴我,為了安全,最好是選用一種方式救人,因為我們每人都背著多部手機,安全問題很重要。我冷靜下來仔細想想,發現這裏面除了暴露出的執著心外,如求名心、面子心、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等,再仔細查找自己做事的動機,是為著一個「私」字轉,那個「私」字巨大,卻隱藏的很深,全是為了「我」,「我」得如何做的全面完美,「我」得去掉怕心,「我」得突破自己,「我」得快點提高境界,是為了成就自己而不是為了成就他人,基點擺偏了。同樣做一樣的事,心境不一樣,效果也不一樣,看看身邊修的紮實的同修,不管做甚麼大法項目,就是踏踏實實的,純純淨淨的,講真相救人的效果要好很多,很值得我學習,經過思考我選擇了繼續做這個項目。

歸正

師父說:「講真相中不論你是通過甚麼辦法,那都是在救人,但是不要只依賴於哪一種形式,或者真的不敢面對面講真相,那也是一個怕心,就反映出這麼一些個問題來。怎麼做?那我想師父也不用多說,我一念這問題你們也就知道了。做的更好一點吧。」

對照師父的講法,向內找,我明白了作為大法弟子的基點是講真相救世人,而師父還要在其中成就大法弟子,所以在這過程中修去人心是非常重要的。經過與同修們切磋,我悟到問題不在講真相的方式,是要擺正基點,修煉自己,每一種講真相的方式,都是給世人開闢一條回歸的路。我們幾個上班族,能用這種方式講真相,確實有其便利有效的優勢,能夠使在偏遠角落的世人有機緣聽聞佛法傳度於世的福音,而且經濟上可以承擔,用這種特殊的方式講真相救人,這也許是師尊的恩賜。同時也發現自己確實有怕心,有依賴心。在那以後,我注意了在這過程中的修煉。也為世人多考慮,找好時間段,發現不同地區不同的接聽規律,不打擾到世人的工作生活,發正念清除干擾並與世人溝通,讓有緣人接聽並有更多時間的接聽,技術同修還測試不同地區的接聽效果,統一給同修複製號段,不浪費資源。同時,也不放棄面對面講真相的機會,做的少就儘量講的全面一些,講明白一些,不敷衍。有時面對一個人講上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直到世人真正明白真相,每個明白真相的世人就是一個傳播真相的種子。休息日我們就增加發放真相資料、郵寄真相信等,能做甚麼就做甚麼,能多做一點就多做一點,只為眾生能多一點得救的希望。

成熟

發生武漢疫情這段時間,語音電話得到了更充份的發揮,而且效果非常好,除了直接撥打湖北等地區之外,其它地區的收聽效果也特別好。世人被封閉家中,在無奈和恐慌中,能夠得到從天而降的救命的護身符,那種渴望溢於言表,紛紛表態遠離邪惡。而且明慧網上語音電話內容在根據疫情變化不斷更新、跟進,接聽率比原來高出很多,撥打兩個小時,接聽時間有的超過八、九十分鐘,完整聽完和選擇三退的人數增加很多。那些天由於小區被封閉,街上的行人很少,車輛也少,警車倒是增多不少,我和同修配合著一直在堅持撥打,堅持講真相救人。每天走很多的路,或者騎自行車,或者坐車,一邊面對面尋找有緣人,一邊撥打語音電話,用修煉者特有的智慧天天出去。那些日子,我們又一次感到師父就在身邊的幸福。

隨著疫情報導變化,我們不斷調整講真相的內容和切入點,比如一開始,從瘟疫方面講世人非常容易接受,後來受邪黨不斷的造假宣傳迷惑,有的就開始不愛聽。考慮到世人精神上的壓力也承受到了極限,我們就從傳統文化和中醫養生等方面切入講,講人心態祥和,心存善念,就是正的能量,身體就會健康,就會得到上天的護佑;或者就用以往的方式該怎麼講就怎麼講。有的世人接過護身符,眼裏充滿感激和信任,有的當時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疫情中的語音電話有時真捨不得關機,接聽後就不掛機,眾生都在期盼得救,兩個多月電話整理記錄,有三百多人選擇「三退」,還有很多人選擇聲援「三退」。回想起疫情開始剛剛封閉那些日子,大街上空蕩蕩的,很少的人和車輛過往,只要說上話,接聽者出奇的容易接受真相,只要大法弟子救人的腳步不停歇,不同的機緣就能救下不同的眾生。

在修煉過程中,也感到自己在逐步成熟、理性,走過那一段段不尋常的路才真正懂得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應有的擔當。

奇蹟

去年十月份放假的第三天,我的腿忽然不能動了,最後連衛生間也去不了,疼痛難忍,摸不著的疼痛,好像骨頭游離在肉中,不能坐、不能躺、不能立,任何一種姿勢都疼痛不止。家人心裏不穩,讓我去醫院拍片,懷疑股骨頭出問題了。痛苦煎熬中,我向內找出能意識到的人心,淚水漣漣,求師父幫我,弟子實在過不去這一關了,可還是疼痛。突然間,我心生一念:師父,弟子一遇到魔難就想逃避,總向師父求奇蹟,這次弟子不向您要奇蹟了,我要做一個爭氣的弟子,我要站起來煉功,該做啥就做啥。此念一出,真的奇蹟發生了,我真的站起來了,而且煉完了四套功法,並且行走自如,七天假期結束上班,我已經能追趕公交車了。我的家人目睹這種不可思議的奇蹟發生並沒有太感驚奇,因為這麼多年中,他們也太多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確實和常人不同,大法確實超常啊!

結語

我覺的語音電話這個項目就像一個廣播節目,隨著每天的按時播音,電話裏同修那祥和慈悲、純正清晰的聲音穿越時空,穿越千山萬水,傳遍中華大地,播撒著生命的希望,眾生得救的福音……

茫茫濁世,幸遇大法救度,這樣的機緣,對眾生、對我們,也許只有一次!感恩師尊!

個人體會,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