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司法局人員說:謝謝你對我們的祝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今年的中國新年期間,我懷著救人心切的心情,在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撥打了北京市和武漢市的重點專案。

一、北京公安局負責人告訴我真名退出共產黨組織

撥電話時,我發正念清除干擾接電話眾生的背後所有邪惡因素。這是公安局負責人,他一接電話,就先說:「我沒有外國朋友啊!」我說:「警官新年好啊!我知道您在公檢法工作很不容易,您穿著警服,是老百姓賦予您的神聖職責,是人民的警察,不是共產黨的家奴,所以要分清善惡啊!不要稀裏糊塗的給共產黨當替罪羊。」

他接著說:「法輪大法好!」我一聽,有點突然,但聲音非常誠懇,我說:「那您有沒有迫害過大法弟子啊!您要告訴追查國際贖罪啊!現在就收集證據,您是怎麼參與迫害、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做過哪個角色,當大清算來的時候啊,法輪功學員也會站出來給您作證的。」他說:「我沒有迫害過法輪功。」

我說:「這二十年來,你們執行的是江澤民的非法命令,也許您會說,是上面指示的,可是這不能作為迫害的理由和藉口啊,因為在具體實施當中,你們完全可以靈活掌握的,槍口抬高一釐米是道德的尺度。」我問他:「您叫甚麼名字啊?」他說:「我叫某某。」我看跟案子上的名字是一樣的,證明他沒有撒謊,就說:「我給您退黨吧!」他說:「好,但是你不要告訴別人哦!」我說:「沒問題。我幫您在海外網站上退,是保密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也請您轉告身邊的好朋友和同事。」他答應好。我想報給他網址和舉報電話,他說在開車不方便記,叫我發短信給他就掛斷了。後來我發了全面的真相給他。

二、武漢司法局工作人員說:「謝謝你,謝謝你對我們的祝福!」

一天我給武漢司法局打電話,一位女士接聽了,我問候她:「您好,新年好,新的一年希望您平安吉祥。你們這個地區肺炎怎麼樣了?」她說:「還好啊!你是哪裏打來的?」我說:「這次武漢的肺炎,全世界都在關注,我們在海外聽說目前還沒有藥物可以治療的,而且是當年SARS的八倍。我打來電話,是真心希望你們能夠平安。」她說:「謝謝你,謝謝你對我們的祝福。」

我繼續說:「您知道嗎?為甚麼現在災禍頻頻發生啊,無論哪一朝哪一代,皇帝如果背離天道,實行暴政,必定遭致天怒人怨。當年古羅馬皇帝因為殘酷迫害基督徒,四次大瘟疫,就導致古羅馬滅亡了。現在歷史在重演,二零零一年,中共編造的天安門自焚騙局,嫁禍法輪功,殘酷迫害了二十年,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中共迫害佛法必將受到天譴。這真的不是一個口罩就能解決的問題。」

聽到這裏,她說手上還有工作不能講了,掛斷。我再打過去,說:「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念動,能夠平安度過劫難的。世上有騙錢,騙物的,沒聽說有騙人平安的吧!古人有一句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相信了,您沒有任何損失,災難一定會遠離善良的人。並且請您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不要在法輪功案子上簽字,《公務員法》第九章第六十條: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是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迫害法輪功與二戰納粹同罪,當時清算納粹的時候,連看門的、燒火做飯的都上審判台了。這些公務員法的制定,不就是為日後的清算提前做好的證據嗎?現在已經有三億五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了,誰都不想給中共當陪葬品。」

我問她是不是黨員,勸她退黨,但她沒回應,再詳細給她講了現在海外最新的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惡人榜和英國獨立人民法庭的終審判決,我說:「這是國際上對人權迫害者的法律制裁,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就會受到上天的譴責。」她再次表示感謝,聲音誠懇溫和。

三、武漢派出所警察說:「好的,好的,我明白了,謝謝您啊!」

這是兩包派出所的電話,接通率百分之百。有一個電話撥打了七通,每一次都接聽了,我問候他新年好,他也問候我新年好。他問我:「您打這個電話的目地是甚麼?就是來問一下這個肺炎嗎?你是在哪裏找到我們這個電話的?」我說:「因為這個派出所曾經參與過迫害法輪功,所以我在追查國際上就看到你們的電話了,我打電話過來就是希望你們明白法輪功沒有觸犯國家的任何法律,是江澤民出於妒嫉,在二十年前發動的這場迫害運動,當這場運動結束的時候,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為公檢法人員做辯護的,所以想告訴您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出警但不要抓人,希望您在職責範圍內保護好法輪功學員。」他說:「好的,好的,我明白了,謝謝您啊!」

他聲音很誠懇,但匆忙掛斷。我又打過去,我說:「聽您的聲音很善良,您就聽我講幾句好嗎?」他又掛了,我再打,他再次接聽,我說:「武漢直到封城了,官方仍然沒有把真實的疫情告訴給咱們老百姓,官方公布的死亡和感染人數都是少報的。您想了解真實的情況啊!到醫院去看一看就知道了,早就沒有床位了,病人只能躺在走廊上,護士在走廊上照顧著病人,旁邊就躺著屍體,這些照片都發到網上了,海外的人都看得到的。武漢的焚化爐啊,日夜燒不停,這些你們都不知道的。中共搞維穩,花兩百個億搞金盾工程封鎖網絡,剝奪咱們老百姓的知情權。知情不報,造假,刪帖子,官方闢謠,這都是中共慣用的伎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您說這麼殘忍的事,是人幹的嗎?中共建政七十年來,各種運動接連不斷,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大學生,再到迫害法輪功,歷次運動,迫害死八千萬中國同胞。這個不明肺炎就是上天來淘汰壞人的,你看,甚麼叫天災啊!一個大海嘯,幾秒鐘就滅了幾十萬人。」

我給他講了總署令五十號令,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個人辦案質量終生負責等法律條文。我說:「法輪功學員只是按照真誠、善良、寬容忍讓的原則做好人,達到內心的清淨祥和,外在的與人為善。二十年來,中共迫害死這麼多大法弟子,導致這麼多家庭支離破碎,但是法輪功學員即便蒙受了這麼大的冤屈,仍然冒著生命危險,堅持不懈的給世人講清真相,勸三退。因為他們知道,真正的受害者其實是被江澤民利用的公檢法司六一零人員。迫害修佛的好人,是要受滅頂之災的。江澤民在國際上犯的是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因為他不敢留下罪證,所以從來就沒有紅頭文件,就直接成立了一個六一零組織,只是口頭傳達迫害命令。」這些話他掛斷了兩次才聽完的。

第二天,我又打過去, 我說:「您在公安系統工作,是最清楚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了。」「江澤民家族貪污了幾百億美金,許多高官將家屬和財產全部轉移到國外,他們維護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從來不為老百姓著想的,利用完你,到清算的時候就把你推出來當替罪羊了,所以說,您必須在善惡面前作出選擇,擺正自己的立場,如果你把法輪功學員送進了監獄,就等於把自己送進了地獄。在所有公檢法人員當中,現在已經有兩萬多人遭惡報了,你看這個前黃石市市長楊曉波,他發現肺炎症狀是一月二十六日,結果一月二十八日就死亡了,就是因為他在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四年任職期間,放任當地政法委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果當初在他任職期間,就知道保護大法弟子,能夠在職權範圍內釋放所有大法弟子,那肺炎絕對不會跟上他,要了他的命的。在天災人禍面前,不是說你錢再多,官再大,就能逃脫的了的,只有心存善念,才能得到上天的保護。你看現在很多聰明的公檢法人員,都開始自保了,他們都知道在自己職責範圍內保護大法弟子,不趟這個渾水。有一個六一零警察,他的兒子得了絕症,在他絕望之際,他相信了大法弟子給他講的真相,真心退出共產黨組織,誠心懺悔,向法輪功學員道歉,把敲詐的錢財和沒收的電腦書籍歸還給法輪功學員,結果還沒有還完,他兒子的絕症就神奇的好了。所以,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多考慮考慮,千萬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這些話,他也是掛斷了兩次才聽完。

我知道他明白真相了,想勸他三退,於是再打過去,說:「您非常善良,我真心的希望您珍惜自己的生命。之前在汶川地震中,明白真相並且做了三退的人,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都遇難呈祥了。請問,您是黨員嗎?因為當初您加入共產黨時,是舉著拳頭髮誓要把命獻給它的,那當上天降下瘟疫等天災的時候,滅誰啊,不就是滅它的成員嗎?您的誓言將會兌現。我給您起個化名叫名峰,掛上您漢陽區某某派出所的名字。我幫您把黨員退掉好嗎?這樣,您就脫離危險了。」他問我:「你是甚麼黨啊?」他的聲音有點顫抖和打結,不流利。我知道他只是怕,我說:「共產黨是西來的幽靈,它的祖宗是馬克思;我們是炎黃子孫,是中華兒女,我幫您把黨退掉吧!」他大聲說OK ,就立刻掛斷了。

這九天的重點專案,我撥打了大約二百五十個電話,罵人的電話有三個。多少次在公檢法人員不肯聽真相時,想到他們的生命將永遠被毀滅,我流下了痛心的淚水;多少次在公檢法眾生掛斷電話後,我內心裏的爭鬥,不好意思再打,想著他都說謝謝了,再打的話他會不會覺的我煩呢?會不會打擾他了呢?會不會再聽呢?會不會反過來罵人呢?突然,師父的歌詞迴響在我耳邊:「慈悲使我不願看到 你與紅魔一同遭殃 天要滅這紅魔 神叫我救度這一方」[1]。感恩師尊的加持!我明白要用善心,語氣加上道理,救度這批敢冒著天膽下走的眾生,用正念救人,而不是用人念。

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叩拜、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