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講真相救人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用手機講大法真相已經堅持十年之久了。

剛開始用手機勸「三退」講真相時,一拿起手機心跳就加速,號碼撥出去了,我就開始大喘氣,心咚咚跳。對方一搭話,我就傻眼了,話也說不出了,前言不搭後語,緊張的要命。對方給我個評價是:啥意思呀?說的磨磨唧唧,一地曲麻菜。然後就掛斷了,好一會兒我才緩過神兒來。連打兩、三個都是這樣,我想這也不行啊!挺著急,平靜平靜之後,又打了幾個稍好點。

其實,用手機講真相雖然與面對面講形式上不一樣,但是自由放鬆心態是一樣的,緊張也是一種執著。於是在晚上,我動筆寫了幾段既簡練又不囉嗦的短語。找到切入點,怎樣才能把對方的心抓住,拉近距離,讓他們能聽下去,這是關鍵,並且每天晚上我都編好了有意義的化名,這樣逐漸的有了效果。

這時《明慧週刊》登載了同修寫的關於手機對講的交流文章,看了之後,真是驚喜萬分,立刻把同修與對方的對話記到本子上,這以後,只要在週刊上發現這方面的素材,我都記到本子上。不斷的吸取好的經驗,把一些經典的對話結合在一塊,變成了自己的話,既簡單又不囉嗦,句句解惑,對方認可。

我是這樣說的:您好,全家人都好啊!目前已有幾億人都「三退」了,兄弟,你知道甚麼是「三退」嗎?就是從心裏退出少先隊、共青團、還有黨員。你小時戴過紅領巾嗎?入過團嗎?入過黨嗎?因為咱入這些的時候,都宣誓要把命交給它們,你想這不是發毒誓嗎?那些大官們貪污多少億,那時候他們想過咱們老百姓嗎?咱們掙那幾個血汗錢還為它奮鬥、為它死嗎?咱為自己活著吧,兄弟,你要是加入過黨、團、隊,我給你起個化名,從心裏退出來,老天看人心,專救善良人,神佛保祐你全家呀。

我語氣柔和、緩慢,這樣說,效果很好。隨著時間的推移,手機對講逐漸的成熟起來,多時勸退十幾個,少則三、四個,天天都有「三退」的。在這裏,我真心的感謝同修的交流,是你們的無私的奉獻,我才能在手機對講項目中得心應手。

有一階段打電話,對方聽到是女的聲音,立即就變的油腔滑調,說出很不中聽的話,連續幾天都能碰到這樣的人。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任何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向內找自己,是否有色慾心啊?是否這幾天放鬆了發正念?是否學法少或者不入心了等等。一查自己果然有這方面的漏洞,還有看到與我在一起的同修「三退」的人數比我多了,我就著急。攀比之心,這是妒嫉心;如果今天自己「三退」人數多了就高興,心裏就痛快,這是歡喜心、顯示心、還有求名的心。找到這些心之後,立刻修去它,並要求自己今後時刻警惕,修一思一念。每次出門之前都發出一念:清除聽真相這些人背後共產邪靈的不正因素,滅掉阻礙眾生聽真相得救的邪靈爛鬼。請師父加持弟子,這樣做聽到的髒話漸漸的就少了,消失了。

有一次,電話打到黑龍江某地,一位男士接聽電話,我沒說上幾句,對方就暴躁的喊起來:說甚麼說,你吃飽撐的,滾!隨即就掛了電話。聽聲音這人好像一腦門子官司,好像跟誰撒氣似的,不順心唄。這事聯想自己,修煉這麼多年了,有時跟丈夫說話,魔性一上來,語氣跟常人一樣,一點不像個修煉人,唉!慚愧呀,真得好好的實修自己,否則,怎麼隨師還啊!

手機對講救人不是簡單的打個電話,它是心與心的溝通,雖然話不多,恰如其分的切入對方的心田,這就是慈悲、善良、帶有法的威力。

有一次冬季的一天,電話打到甘肅某地,接電話的是一女性。她聽完我說的話之後唉了一聲道:說啥也沒用了,不就是個死嗎?早晚也得死。聲音很低沉,像是有心事,也很沮喪。我試著勸導她,柔和的說:妹子,我是你姐,你人心眼好,能識大體,處處為別人著想,保證你將來錯不了,神佛看人心,專救善良人,你前邊的路是光明的,聽大姐一句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甚麼事都能化解,沒有過不去的坎兒。講有半個多小時,她終於聽進去了,馬上說:謝謝大姐了,我記住了,我入過少先隊,給我退了吧!聲音明顯開朗了許多。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從心裏祝福她一切都好!

從打真相電話以來,基本上不管風天、雨天、雪天,天天堅持出去打真相電話救人。

一次打電話中途下起了大雨,趕緊往回走,衣服澆濕了。一回頭,公交車過來了,就這麼及時,我知道是師父呵護,一股暖意湧上心頭,眼淚不自主的在眼裏打轉。每每想到這些,我都深感幸福。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