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兒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得了一年半多間質性肺炎的老伴突然病情加重,不能走路,又咳又喘,呼吸困難。兩個女兒、外孫女、外孫女婿都來了,立即撥打「120」送到市總醫院急診室就診,醫生說必須住院。

馬上辦了住院手續,老伴兒住進了一部呼吸科45病區重症監護室病房。從住院那天起,我一直給丈夫上衣口袋裏放著真相護身符,有時還給他聽師父講法錄音。每天和他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保護。

老伴病情很嚴重,醫生說大部份肺臟失去功能。血壓很低,靠點滴藥物提升。又檢查出心衰、糖尿病、缺鉀等症狀,還懷疑兩處有癌症。他不能翻身,不能自理,不能離開氧氣,一天兩次霧化,每天輸液八至十瓶,一直用監測儀器觀察心律、血氧、血壓等。主治醫生四次和家人交待病情,強調不能離開人,有事叫大夫,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一月二十二日,主治醫生來查看後又把我叫去,說情況很不好,今天晚上過不去。我落淚了,心裏很難過。我說:「也許能有奇蹟發生。」他說:「沒有奇蹟。」我很快平靜下來,我明白人各有命的法理,一切有師父安排,同時也做好了一切準備。我多次求師父幫他延長點生命,只希望他能堅持到兒子從上海回來。

夜班大夫接班後,再次查看我丈夫和監測數據,擺手叫我去辦公室,說今天晚上挺危險。我說:「我希望有奇蹟發生」。臨床老患者的女兒也在,她說叔叔能好。醫生說:「但願」。晚上七點多,老伴出現了不正常狀態,檢測器不停的報警,心律、血壓急劇下降,高壓最低降到了50多,大夫說上急救室,不准家屬進去,我不同意,就讓我簽字,後果自負。我一共簽過三次字。大夫走後,我對著老伴耳朵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尊救命」。我告訴他心裏喊。我給身邊的孩子都打了電話,讓他們馬上來。老伴不清醒,還說胡話。大小便失禁,我請了一位男護工。

晚上九點左右,五個孩子先後趕到,兩個姑娘、孫女見到這種情況失聲痛哭,我說:「別哭!趕緊念九字吉言。」一個多小時後,老伴有點清醒了,我讓他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尊救命」。

老伴兒一會清醒一會昏迷。零點十分,他明白了,他睜眼看了看說:「咋這麼多人哪?幹啥呢?」我說:「你差點沒命了,是師父救了你。」我說謝謝師父,他也說謝謝師父。緊接著他跟我講:「我做了一個夢,師父來了,把我75號鎖打開了,說:『你跟你師姐走吧(師父指著我),30多年的苦你不能白吃。」是慈悲的師父給我老伴第二次生命。護工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給他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他很高興。我一夜沒閤眼,一直守在老伴身邊。

第二天早上八點多,由於武漢肺炎爆發蔓延,要合併病房。醫護人員個個都穿上防護衣、戴防護鏡、防護帽,口罩,全副武裝,捂的嚴嚴實實。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給我丈夫換上氧氣袋,連同病床推到43病區,抬到新病床上,馬上給我老伴吸上氧氣。大夫介紹病情,進行交接。

老伴身體極度虛弱。不讓我離開他,孩子們白天來,我連續在醫院護理了九天,我利用打水、上衛生間、打飯的時候,有機會和有緣人搭上話我就講真相、勸三退。我整天倒屎、倒尿、餵飯、餵藥,還得時刻看著檢測儀器。忙個不停,一天最多能睡兩、三個小時,但是我精神狀態很好,對老伴護理的很周到。同病房的護理家屬都誇我善良、護理老伴細心,老伴發脾氣我不吱聲。我告訴他們我是大法弟子,趁機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我丈夫一天天的好起來了,脫離了生命危險,大夫都很驚訝這麼重的病能好這麼快。我和老伴都明白,是大法神奇,是師父慈悲,非常感謝師尊的救命之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