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四歲,一九九九年五月經別人介紹走進大法修煉。我一天學也沒上過,但現在所有大法書、《明慧週刊》都能讀,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一直默默的做著。我一路就是靠信師信法,靠正念走過來的。當然更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修煉二十年了,我身心健康,一粒藥也沒吃過。

當初我不認識字,介紹我修煉的同修給了我十四盤師父的講法錄音磁帶。我聽了覺的真好,然後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剛想找學法點去學法,七月份,江澤民惡黨集團就開始迫害法輪功了。我想:電視怎麼可以胡亂說呢,說的都是假的嘛!師父是教我們做好人,根本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於是我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只因說句真話,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然後又綁架到洗腦班。從那以後接觸不上同修了,只是聽聽師父講法錄音磁帶,書也看不下來。

二零零三年一次過馬路,一輛冷凍大車把我撞飛了又摔在地上,他的車蓋都撞掉了。當我甦醒後,周圍都是人,救護車也來了。我冷靜了一下,想起師父講過的話,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那司機說:「趕快上車!」我心想:「上甚麼車,我得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說:「我不上車。」救護車司機生氣,把車開走了。圍觀的人都說我是被車撞糊塗了。

其實我非常清醒。他們是常人,都想讓我去醫院檢查一下才放心。我是煉功人我不和他們一樣。我得按照師父講的去做,要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好人。我讓司機把我扶起來,送我到三百米外的地方。我說:「你別害怕,我不會訛你的,也不要你的車牌號。我是學法輪功的,真正學法輪功的人個個都是好人,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電視上講的那些都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說著說著就到了我要去的這個地方。他把我放下我就讓他走了,家人把我接回家。

晚上開始疼痛,兩腿、胳膊都腫起來了,右肋骨也鼓起來了。家人說得去醫院檢查,我說:「檢查甚麼,我不承認那些。」就這樣整整疼了七天。十天後,我就能扶牆下地了。這時大腿、小腿全都變成紫色,帶著血絲。當時我想:我有師父保護,甚麼也不怕。

十五天後我可以煉功了,一個月後兩腿顏色變正常,身體也恢復正常。

一天我出門看見鄰居一瘸一拐的,問他腿怎麼啦?他說腳趾頭撅了一下,掛了半個月的吊瓶還沒好。我當時心想:我被撞的這麼厲害,沒吃藥沒打針,一個月全好了,我從心裏特別感謝師父。

從一九九九年修煉,直到二零零九年才遇到一位同修。她用自己的錢給我買了MP3,還有電子書,裏面有師父所有的講法,這就方便多了。我先從《轉法輪》學起,不認的字我就問身邊的人,或者對照師父的講法錄音去學。就這樣讀了三遍,我就能流利的通讀《轉法輪》和各地講法、經文與《明慧週刊》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我的智慧!

我的修煉就像師父說的:「而黑色物質多的人,就像工廠生產產品一樣,多一道手續,人家來的都是現成的料,他來的是坯料,得從新加工一遍,得經過這麼一個過程。」[1]每個人的業力不一樣,我就屬於業力大的人,一是在胃上消業,師父怕我承受不了,不是一次推出來的,經過了好多次才消完,每一次消業都是七、八天,吐出的都是黑黑的東西;二是在頭痛頭暈這方面的消業,總共五次才徹底把這方面的業力消完。第一次輕點,其餘四次我都覺的要承受到了極限了。如果不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如果沒有正念是闖不過來的。

用盡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對師尊的感恩!弟子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報答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