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過生死關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一九九八年經人介紹我去學法組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到錄像中的師父,覺的在哪兒見過,但就是想不起來,而且看錄像的這個場景也似曾相識,我就是坐在這個位置上,也是六、七個人圍在一起,聽師父講法,當時自己是個男身,這個場景記的很真切。

看完錄像,那種舒暢的心情難以用語言表達,感覺自己一直糾結追求的東西忽然都放下了,都想開了,以前自己執著追求的東西都是錯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請同修給自己請了一本《轉法輪》。第一次看到大法書就覺的這不是一般的書,這是教人修煉的天書。我把五套功法的教功錄像帶也請回了家,從此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基本沒停過。

修大法之前我的身體大病沒有,小病不斷,整天病懨懨的,做甚麼事都沒有力氣,情緒很消極。修煉後身體一身輕,總感覺渾身充滿活力,有使不完的勁,情緒也變的積極樂觀。

在我剛得法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我真切的體會到慈悲的師父默默替我消除業力。那時為了能節省走路的時間開始學騎自行車,誰知身體太笨重,過程中把腳踝扭傷了,粉碎性骨折,不能動了,腳踝疼痛難忍。我當時就記起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就懷著這樣的信念,我強忍著疼痛。在我痛的精神有點恍惚時,只感覺有一雙大手把我提了起來,雙手抓住,就在這時一下感覺鑽心的痛,痛的我從床上跳到了地上,而這時我竟然在地上站住了,腳踝不痛了。我當時就反應過來了,師父幫我承擔了痛苦,幫我消除了業力,把我的腳踝治好了,讓我第一次感到大法的神奇。我當時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激動。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在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中午,我吃飯時忽然感覺心臟位置不舒服,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就失去了知覺,倒在了地上。待我醒來的時候,身體軟軟的,有意識,但是一點力氣也沒有,動不了。看到家人都圍著我,嚇的他們要叫救護車送我去醫院。我小聲的告訴他們我沒有事,不用去醫院,不要擔心我。我的兒媳婦說:「你這樣不行,必須得去醫院檢查。要是出了問題讓我們兒女怎麼能安心呢?」這時我動心了,我說你們都成雙成對了,我沒有甚麼掛念的,只擔心會苦了你們的父親。這一念一出,我突然覺的自己難受了起來,說話沒勁,有種快不行了的感覺。

我沒有去醫院,強忍著疼痛學法、煉功、發正念,同修也鼓勵我,幫我發正念。即使這樣我只能下地走兩三步,再動就力不從心,氣也喘不上來。晚上躺不下,坐也坐不住,汗流浹背,渾身難受。我閉著眼睛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我。 我恍惚中看到師父在向我笑,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堅持。我就這樣持續了二十多天。由於我沒有聽從家人的安排去醫院,老伴當時親眼看到我不省人事摔倒在地,真把他嚇的不輕,自己這段時間又總是難受的狀態,所以他一直擔心我,壓力很大。

一天老伴說自己心臟也難受了,估計是叫我嚇的,要去大醫院檢查。老伴去醫院的當天晚上來電話跟我說,他的心臟病情比較嚴重,醫生說要住院治療。當時自己想不能動情,想起師父說過「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的法,「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1]我心裏有了這一念,就感到有個黑的物質從我的心裏掉了出來,心裏亮堂了許多,沒那麼難受了,但還是沒有力氣。

我想到我剛才一定是找到了自己對老伴的情了,一直執著老伴的這個心沒有放下。難道我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嗎?我就開始靜下心來找,忽然我找到了:我還有對女兒的情沒有放下。就這一念,我原本連拿筷子都沒力氣,就這樣耷拉著的手,忽然立起來了,心瞬間不難受了,舒服了,身上也有力氣了。真是「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3]啊!

以上這種過關的事情,在我修煉的路上出現了多次,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走了過來。我悟到,只要你時時、事事、一思一念都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就一定能走好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修煉路。

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報答師父救度之恩,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心自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