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好 有師父真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與丈夫一九九五年相識,那時他剛剛得法修煉。根基不錯的他,深知大法的珍貴,如獲至寶。因此,他第二次來我家時,就把《轉法輪》寶書也帶給了我,就這樣我也走上了修煉返本歸真的大道。

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我們一起走過了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一路風風雨雨,磕磕絆絆的走到了今天,太多的經歷,太多的感悟,更多的是對師尊的無盡感恩。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修煉中的一次經歷。

二零一九年五月的一天,丈夫在外地打工時不小心從大貨車上掉了下來,被老闆送進附近的醫院。得知消息,我和小姑子(同修)急忙打車趕到醫院。丈夫當時躺在重症監護室裏,昏迷不醒,大口大口的往外呼著氣,醫生給他輸著氧氣,身上插滿了管子,臉腫的很大,一口假牙也摘掉了,若不是看到地上袋子裏的衣服,我都不敢認他了。我被這一切嚇哭了,握住他的手在他耳邊喊他,告訴他我來了,讓他不要怕,求師父救他,讓主元神主宰他的身體,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不論我怎麼說,他都無任何反應,這可怎麼辦呢?!

我自己從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開始照顧生病的父親,自那以後我的身體也就不太好了。剛開始是尿血,有時一天十多次,後來就開始腰疼,小腹像一塊冰一樣往下墜著疼,噁心,不想吃東西,白天晚上睡不著覺,嚴重的時候功都煉不了,好像連睜眼睛都沒力氣了,渾身沒有不難受的地方,這種不正確的身體狀態已經持續了半年的時間。現在他又這樣,真是太愁人了,就感覺到邪惡就是來要我倆的命的……

醫生說:檢查結果是右邊腦內有瘀血,導致左側身體都不會動,建議我簽字給他做開顱手術,術後能不能醒過來不好說。我一聽還要開顱?因他前幾年一次車禍,已經開過一次顱了,這可是腦袋呀,哪能左一次右一次的開呀?!再說沒有十萬八萬的也做不了手術呀!自己家又沒錢,兩個孩子都沒成家,兒子二十四歲,小女兒還在上大學。按常理,這種事關係到車主和找丈夫幹活的老闆,應由他們倆負責給丈夫治療。可是車主根本就不著面,找丈夫幹活的老闆又說他弄不到錢。

人命關天,自己已沒了主意。我只好給丈夫的另一個妹妹打電話,看看她有甚麼建議?小姑子說,她婆婆一次上樹摘杏,不小心掉下來,也是這種症狀,手術治療共花了好幾十萬,最後還是接近植物人,拖累了十多年走了,結果人財兩空。沒甚麼辦法,就拉回家去吧,看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我又和一同去的小姑子合計了一下,第二天花了一千二百多元錢,雇了救護車把丈夫拉回當地醫院。

同修們得知,就拿來了MP3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整體幫助他發正念。丈夫在監護室住了四天,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但醫生說:「已脫離生命危險。這人死不了,也好不了了,以後可能就是這麼昏睡,也就是植物人了。」

這讓所有的親人都絕望了……

無奈之下我只能求師父救我們了。學師父的講法吧。看到師父講:「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這裏包括正反兩方面,都是這樣。」[1]

我請師父給我倆機會,雖說修了這麼多年也不太精進,絕不能再因此讓世人對大法產生負面想法而不能得救。請師父幫我把壞事變成好事,讓他好起來,讓大法神奇在人間再現。我堅信大法無所不能,師父無所不能,大法弟子是來證實大法的,絕不應該是醫生的那種斷言。我絕不承認這種迫害,也不要!

我和姐姐(同修)天天都背師父的法:「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2]。

回想那時真是太難了,走路都走不動,包也拎不動,每天都是姐姐給我做飯照顧我,那時我特別瘦,臉色很難看。一天甚麼都不想吃。就這樣我也得堅持著,我得硬挺著去醫院照顧丈夫,雙重巨難使我覺的承受到了極限!想著師父講的法「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大約十天左右,一天晚上夢見開出的兩大堆冰凌花(東北早春開在冰雪中的花)。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要堅韌、頑強!心裏敞亮多了。況且他的身體也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第二十一天時,醫生讓他出院回家養著。那時他左側身體還是一點都不會動,只是拔掉了氧氣管、導尿管和鼻飼管,眼睛雖然能睜開,但不會眨眼,眼還斜視,看不清東西,但能簡單的用一兩個字溝通了。

回家後,有幾個同修就來我家和我們一起學法,發正念,讓他聽我們讀《轉法輪》。其它時間就是不間斷的聽師父講法錄音。也就幾天之後,我驚奇的發現他的左側身體會動了,逐漸自己能翻身了!我和同修都特別高興,然後變化就特別快了,簡直一天一個樣:丈夫能坐起來了,逐漸的能學法了,半個月後能站起來了,自己能扶著東西走了。

我的外甥女與醫院裏的一位大夫是朋友。那個醫生也說我丈夫好也好不了了,也就這麼睡著了。丈夫回家半個月後的一天,外甥女來我家,把她給愣住了!小姨夫能自己下地吃飯了!她說:「哎呀媽呀!這可太好了!」還有丈夫的姑舅哥哥,當時去醫院看過我丈夫後回村子裏就說:「這要是能好的話,那就沒有死人了。」他回家後也就只一個月的時間,一天我與丈夫上街,遇到村裏的一個嬸子,她看見我們驚訝的說:「哎呀媽呀!這不好了嗎!?不是都說不行了嗎?這可真是好人有好報啊!」我回娘家的村子裏,親戚一聽說我丈夫能下地走路了,全好了,激動的都要哭了,就是覺的太了不起了!太好了……

丈夫出事住院,兒子在外地學習,準備出國打工,我沒告訴他。家裏經濟困難,兒子出國的中介費六萬元錢都是借的,住院的錢大多是親戚朋友先給拿的。兒子是六月十幾號從外地回家的,當時丈夫基本上都好了。兒子在六月底出國打工走了,我送他到車站時,眼淚沒當著他的面落下,送他上車後,轉過身的那一刻,卻再也忍不住,一勁的哭一勁的哭。覺的兒子也跟我們吃了不少的苦,從十五歲開始打工賺錢,也沒給自己攢下甚麼錢都給家裏用了。當父母的沒給兒子攢下一分錢,自己還得出國賺錢,真的很心疼兒子。丈夫經歷大難,兒子出國打工,自己身體狀態不太好,真是所有的事都趕一起了!師父在經文中說過:「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4],當時也真是那個感覺的!

丈夫出事家裏花了近三萬元錢,丈夫不修煉的哥哥,在丈夫住院期間給拿了一萬五千元錢,我們剛從醫院回家時,他就主張去要賠償,其實我不想要這個錢,但我想錢也都是他們拿的,他們賺錢也不容易 ,要回來也是給他們,我也不留著。但事也一直沒辦。今年他哥哥又來了,又說要賠償的事,我就和他說了,要回來的錢,我也不要,就還給哥哥!哥哥的想法是要回來的錢要給我們留著。我就跟他說了,我說:「聽說當時丈夫打工的老闆現在又出事了,一個打工的人死在他車上了!他也挺不容易的,要是咱們再跟他要錢的話,他不得上吊啊!」他聽後就說:「那咱們就做一次好人吧,這錢咱不要了!」

要是不修煉的人出這事,要個十萬八萬那都是少的!我也和哥哥說了當時我的身體狀態,也說了我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孩子出國後,幹的活是最輕快的,賺的錢是一起去的人中最多的。丈夫在今年三月份武漢肺炎疫情泛濫期間還自己出去上山撿柴火呢。目前一切都很好,真的很好!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們最好的一切!感謝當地所有同修對我們的無私幫助,感謝小組同修和我們一起走過了這段最艱難的日子!

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今生能修煉大法是我生命中無悔的選擇!法輪大法是最高的佛法,讓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使修煉者身心受益,道德提升,無論對社會、對家庭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中共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在二十多年的迫害中,無數大法弟子遭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與不幸,更有多少弟子被迫害失去寶貴的生命。然而可憐的是那些被惡黨謊言矇蔽了的世人,因仇視佛法,而不能得救度。真心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遠離中共邪黨。記住「法輪大法好」,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