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生死關 認識到修煉的嚴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時間雖然不短,但在修煉上並不精進,煉功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但我就知道大法好,每天幾乎都出去講真相,因為還有怕心,有時也挑人講。

這十多年來,由於沒在法上實修,混同一個常人,也造下了很大的業力,給自己修煉的路上增添了不必要的麻煩。

二零一六年冬季的一天,我來例假時發現竟然尿血了,時間幾乎長達兩個月,排下來的幾乎都是黑紫的血塊,量還很大,但我知道這不是病,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不流血後,就流髒東西,那是自己的人心太多了,妒嫉心、爭鬥心、色慾心、不讓人說的心,自我特強,遇事不知向內找,盡找別人的不足,你說這哪符合法的標準呀。

想修又不好好修,結果招來了更大的麻煩。二零一七年九月的一天,我被魔鑽了空子,因來例假流血太多,止不住,昏倒在廁所裏,丈夫使勁的喊著我的名字,我才逐漸的醒過來。那天我昏死過去三次,我喊著師父救我,同時讓丈夫把我最信賴的同修找來。

同修一來,我一把抓住同修大哥的手,同修說:沒事!你不會背法嗎?從現在開始甚麼也不想,就背師父的法。我說:大哥,我想見某某同修,跟他說聲對不起。因為我曾傷害過這位同修,給同修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差一點他就不修了,這件事在我心裏一直是個疙瘩。我以為自己這次不行了,所以才有了這種想法。大哥說:沒事,別想別的,沒事的。

大概有六、七天,血才不流了,這幾天丈夫不但伺候我生活中的一切,而且在精神上也承受了很多。這期間也有同修看我,讓我看《洛杉磯法會講法》,其中有這樣一段法:「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這是法理。」[1]看完後我笑了,說實在的,無論我身體出現怎樣的情況,我都沒把它認為是病,修煉人沒有病!記得師父講:「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修煉?我們沒有安排修煉。甚麼是修煉?我們要把他洗乾淨,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就是洗淨!而在不同層次中表現的,就成了鋪路、麻煩、吃苦、消業、修煉等,這麼修、那麼煉。」[2]

我想正法修煉很快就結束了,師父看我想修,還行,怎麼辦?只能快些淨化、洗淨,要不帶著這樣一個業力滿身的身體能上天嗎?舊勢力再怎麼抓住我的把柄,但那舊勢力強加的因素,我不承認,無論過去我有沒有和舊勢力簽約,但今天,選擇甚麼我自己說了算。師父連舊勢力本身都不承認,作為弟子我也不承認。

後來有位同修來看我時說:你不要老是躺著,沒病幹嘛躺著。我一想也是,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的,我得出去救人,這才是從行動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於是丈夫開著三輪車,我拿著剛下來的明慧年曆,遇見合適的就講、就發,根本就不去想自己難不難受了,就是救人。我的命都是師父給的,還怕甚麼。記得我給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年曆,給了一份,她又和我要一份,說是給她最好的朋友,她說:我天天晚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不念就睡不著覺,別人扔的資料,我都撿回去,沒事就看,兒子問我撿他幹啥,我說這多好啊,沒事看唄。我說:老太太你可積了大德了。

那個季節農民正在地裏採花,我倆一看地裏有很多人幹活,就走過去,我說我給你們送福來了,我這裏有二零一八年明慧年曆,你們要不要?不過這可是法輪功的,要就過來拿吧。當時有十多個人,幾乎人人都留了一本。我給他們講真相,有的同意三退,也有的不退,有的不但不退,還說退了給多少錢啊?有一個人好像是領頭的,聽她這樣說話,就對我說:她甚麼也不懂,你快走吧。我一聽這是個明白真相的人,問他,他說昨天有一個老頭都給我們退了。

通過這次生死關,我知道修煉的嚴肅性,不按法修,遇事不向內找,永遠也修不上去;不兌現誓約,無論怎樣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都不是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感恩師尊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以及不斷的看護,無論我犯多大的錯誤,師父沒有放棄過我。我此生就是為法而來,為助師救度眾生而活,在今後修煉的路上,弟子一定不負師恩,努力修心、精進,跟師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