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 闖過生死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七十九歲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在百病纏身、生命快到盡頭的時候,帶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不到一個月,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飛,真正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修煉至今已有二十個年頭,能成為大法徒,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來世大願,感到萬分榮幸。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我騎車出去看望病人,自行車把上掛著東西,下車時,不能從前面下,由於不習慣從後面下,右腳被後面的車架掛住了,要歪倒的時候,左腳蹬了幾下地,車把一轉,就碰到了一輛正在行駛的轎車上,眼看轎車就要碰倒我的時候,我喊出了:「師父救我!」轎車瞬間就停住了,這時我的右腳還在車子上掛著呢,人和自行車都沒有歪倒。司機下來問我怎麼樣?碰著沒有?我說沒事,並向人家道歉,說對不起,讓你受驚了。他說沒事就好,以後注意安全。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我。

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下午二點,我女兒用電動車帶著我外出時,被一輛大摩托車撞上了,當時就昏迷了,醒來時,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吸著氧氣,插著管子,家人告訴我被摩托車撞了,搶救了五個多小時才醒過來。

我馬上說要回家,家人不同意,我全身動不了,光想嘔吐,沒辦法就住了十天,我堅持要回家,家人叫來科主任對我說,你是七十三歲的老人了,能搶救過來已經是奇蹟了。當時頭上撞了一個大包,腦出血腦積液,九根肋骨骨折,腰椎三處骨折,左側半個身子呈紫黑色,幸虧你的身體素質好。還說護士們都很佩服你的忍耐力,就是年輕人也得喊一個星期的疼啊!而你沒有痛苦的表現,真是太神奇了。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沒事的。我知道這是師父為我承受了,謝謝師父!

我想出院,他們不同意,我就不讓他們給我打針,我也不吃藥,我就躺著背我能想起來的師父講法。

又過了十二天,我還是要求出院,科主任說,你因腦出血沒有完全康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說,我現在和你立下字據,出院後有甚麼後果與你無關。然後,他們給我帶了一千多元錢的藥回家了。

回家也不吃藥,家人生氣也沒辦法,回家躺了三天,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啊,老是躺在床上不能動,怎麼做三件事呢!不行,我得起來,我得走路。

於是我讓老伴抱我起來,坐在床邊上,把腿放下來,起初老伴不聽我的,怕我出事,我告訴他我有師父管,不會有問題的,然後求師父加持。我正念很足,大法弟子的身體是金剛不壞之體,舊勢力迫害不了我,我要站起來大步向前走!大喊一聲:站!立刻就站起來了;再喊一聲:大步走!抬腿就從臥室走到客廳。我老伴和女兒都驚呆了,他們都喊著:出奇蹟了,出奇蹟了!我也激動的流下了淚水,我說,這都是我師父保護了我,我女兒也說,謝謝師父救了我媽媽。

回家還不到一個月,按規定回醫院複查,本來不想去的,但我想我得去醫院證實大法,到了醫院,自己步行去見科主任,認識我的醫生護士們都感到很震驚,認為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王主任說,老太太你怎麼恢復的這麼快啊!我做了這麼多年醫生,還是頭一次見到你這樣的。通過檢查,所有都恢復正常,特別是腦出血點全部消失,肋骨、腰椎恢復正常的連痕跡都不明顯了。科主任給我開玩笑說,老太太,你是甚麼人啊?我說,我是法輪大法弟子……就給在場的人講真相,雖然當時沒有來得及勸三退,但是也讓所有的人知道了大法的超常。

我住院期間,共花費了四萬多元,家人背著我將肇事者起訴到了法院,也找了律師要求賠償十五萬元,我知道後,不同意起訴,我是大法弟子,要善待人家,因為他是酒後肇事,不是故意的。

這期間師父三次點悟我,我知道這都是舊勢力的迫害,這裏面也有需要我提高的東西。這時法院來了通知說4月9日開庭,我沒有做通家人的工作,把我都急哭了,我給師父上香跪著,求師父讓法院延期開庭,給我時間再和家人溝通。果然4月6日,法院通知延期開庭。

我把家人都叫來商量,我先發正念,然後請師父做主。家人都來齊了,我開門見山的說,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是命重要還是錢重要呢?孩子們都無言以對,老伴說,你媽現在沒事了,就是全家的幸運,算了吧,別再為難人家了。然後孩子們都同意撤訴了。這一關在師父的點悟和幫助下,順利過去了。

通過這一次大的魔難後,我的天目經常看見另外空間的事物,我不執著天目看,我要抓緊多學法,多救人。自己也感覺到有了很大的提高。

二零一四年九月份、二零一六年的七月份和二零一七年四月份、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分別出現了幾次我騎自行車被轎車碰撞或步行被電動三輪車碰撞的事情,都沒有出現生命危險和對我身體的傷害,我知道這都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絕對不承認它,有師父在我身邊,不會有事的,不但沒出事,我還要利用這件事來證實大法的超常和救度有緣人。

記得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我正在發晚六點的正念時,聽到一個聲音說,你有生命危險。我集中精力發正念,就沒有當回事,過後也沒有發正念否定它。第二天,我們三個同修趕集講真相,去的路上,我交流了這件事,她們都說應該向內找,看看是否有甚麼心還沒有放下,我就向內找發現了很多的執著心,發正念,否定清除,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誰的安排都不要,不承認不接受,一切聽師父安排,把心一放到底。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天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九月三日下午吃完飯,老伴下樓出去了,我坐在床上正在集中精力發正念,忽然感覺一股很強的涼風從窗戶進來撲到我身上,我的身體一震,就開始全身哆嗦,越來越嚴重,自己控制不住,然後身體哆嗦著歪倒在床上來回翻滾,四肢伸不開,當時已經不會說話了,但腦子還清醒,就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喊師父救我,並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誰也不能迫害我,你不讓我伸開四肢,我就在心裏大喊:伸!伸!伸!就奮力伸展四肢,動作就像打架一樣,舊勢力給我往裏壓,我就向外伸;掙扎了一會,感覺精疲力竭,腦子有點要昏迷,就想放棄睡一覺。這時,清醒的一面說,不行,絕不能放棄!

就這樣大約有五十分鐘的時間,胳膊、腿都能伸開了,哆嗦也很輕了,又平靜了一會,突然想起還有一本《九評》和一些真相卡片等著發完正念出去發呢,就扶著東西下床,腿有點不聽使喚,就趴在樓梯扶手上慢慢的下樓梯,推著自行車當拐棍,艱難的走到體育館門口,正好有個賣蘋果的商販,就給講了真相,並將《九評》送給了他,遇到飯後出來散步的人,把卡片也發完了,就在附近的聯椅上坐下休息一下。

剛坐下,來個老太太也坐過來了,就自然的從聊天講了真相,老太太雖然沒有上過學,但是入過團,聽明白真相後高興的退了。這個時候,感覺自己身上也有勁了,真是感覺闖過了一個生死關。回去的時候,一想我得騎著車子回去抓緊學法去啊,就真的能騎上車子回去了,回家上樓的時候,就很輕鬆了。

這幾次的過關中,我也深刻的向內找,我是不是感覺年齡大了,有怕死的心?通過這一次次生死關,也讓我真正的放下了這個心,只有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才能破除舊勢力的迫害,才能成為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