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願配合同修中找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八日】我有一段時間因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惡人非法判刑,關進監獄迫害。

我由一個監區被調到另一個監區。這個監區有一個同修,同修每到中午全球大法弟子整體發正念的時間就在車間打坐立掌發正念,而我在原監區生產車間發正念時一般不用手勢。

幾天過後,同修發正念受到了干擾。這位同修找到我,提出讓我配合他一起立掌發正念。配合同修那當然應該了,我滿口答應了下來,這沒問題,因我在原監區也用手勢發過正念。

同修走後,我的人心起來了,我初來乍到,他們都在盯著我,他們要干擾我怎麼辦?不行我就還得反迫害,可是我是想到這裏「稍息」一下呀。不如這樣,干擾他不讓他發正念的組長是管生產的我的一個老鄉領導的,我和老鄉私交不錯,我找一找這個老鄉叫他說說這個組長少管閒事,他要不干擾同修了,同修可以繼續用手勢發正念,我也可以維持這個狀態多好。但如果老鄉有甚麼事(不符合法的事)有求於我怎麼辦?就在這猶豫不決中度過了一上午。中午我沒有用手勢配合同修發正念。

下午,我在和一個人說話的時候,我的頭部猛的被人重擊了一下。勁很大,但沒覺的疼,我當時意識到是師父在保護我呢。我站起來向後一看,我旁邊的一個精神病人正虎視眈眈的看著我。跟我說話的人告訴我說:他說(指打我的那個精神病人)你罵他了。我一看是個精神病人,當時想發火的心放下了,說:沒事沒事。往旁邊挪了挪就又坐下來了。但是這一拳使我開始清醒了,他為甚麼打我呢?我一定是哪錯了,我到底哪出問題了?當時還是沒有發現自己到底錯在哪裏。

第二天早晨,我照例三點半起來煉功,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我的思想很靜。這時慈悲偉大的師尊點悟了我,師父的一段法在大腦裏顯現出來:「邪惡看到有人心它就要利用幹壞事,舊勢力覺的就是應該這樣做。」[1]我一下子明白了,舊勢力利用精神病人打我,是因為它們抓到了把柄,我在配合同修發正念這件事上出現的人心。師父將計就計的利用這一拳叫我清醒,讓我向內找自己提高上來。

我悟到:我不願配合同修裏面隱藏著保護自己的私心。我們每一個生命包括大法弟子在沒有同化大法前的這一部份都是為私的。「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2]為私為我是舊宇宙生命的本性。而人心就是一顆保護自己的私心,在配合同修這件事上,我一開始答應配合同修,裏面有愛面子的心,認為自己修的不錯的心,修的不錯當然要表現出來呀,不自覺的顯示心,後又反應出嫌麻煩的心,求安逸之心,在配合同修上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私心,爭鬥心等等。這一大堆人心,舊勢力看到了,他能放過你嗎?!只要有人心就是舊勢力迫害的藉口。

當我找到這些人心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越來越輕鬆,同時神的一面越來越強大,真的像頂天獨尊的神的狀態,其中的美妙無以言表。「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無條件的同化法,無條件的圓容師父要的,無條件的配合同修證實法。在正念的作用下,這時甚麼人心都消失遁形了。

到中午發正念的時候,我自然的盤上雙腿,結印。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