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性過關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兩年前先生對我的態度突然改變,動不動就對我大聲講話,發脾氣。他講一句,我就講兩句,他大聲我也大聲。因為我覺的他對我大聲說話根本就是沒道理的。比如說,他問我:錢給你了?我說:沒有啊!他就對我咆哮。我說:你莫名其妙,你生氣我也會生氣。客人跟我們買東西,有時也會算錯錢,算錯了把它算對就好了,幹嘛這麼激動,有沒有給,查一下不就知道了?你氣我比你還氣。雖然事後我會向內找,但委屈的時候還會偷偷落淚。

兒子也是一樣,動不動就對我發脾氣。有一次他問我:我們旁邊的地怎麼劃分?因為前面是別人的,後面是我們的,又沒有標記,我也不知道。我就回答他:不要分這個啦,我跟他們很好,我還幫他們拔草呢。我話才剛剛講完,兒子就對我變臉,前一分鐘還好好的,突然變的兇神惡煞的對著我罵,接著拿起我最心愛的碗,在我面前用力的往地上一摔,碗碎了,滿地都是碎片。我一句話都沒說。他跑到樓上去了。過了一會兒我上樓看,我真的驚呆了,他把剛剛炒好的大概十多斤蕎麥全都撒在地上,我心裏也不知道是甚麼滋味,只怕他爸爸看到會不高興,就趕快把蕎麥掃起來裝在袋子裏,拿到樓下不顯眼的地方。

對兒子我沒有怨沒有恨,只想到師父的一段話:「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兩年來,反反復復的矛盾經常發生,我覺的人世間真的是好苦好苦,沒有甚麼值得留戀的,我一定要好好的修,跟師父回家。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魔難,我徹底放下了對他們的情,也知道了甚麼叫慈悲。可是我還有很多的執著心還沒去,所以矛盾還在不斷的發生。

也許師父看我打真相電話打的這麼用心,心性不提高上來也不行,就為我安排了心性關,讓我提高心性。就在打遼寧胡國艦案子的第一天,一大早先生就惡狠狠的說了我,把我氣的不行。作為修煉人,我既不能跟他爭吵又不能離家出走,我就選擇不講話,一整天都不跟人講話,氣消不下去很難受。

晚上參加集體學法,同修叫我講心得,我說我正在過心性關,心裏很難受,向內找也找不到甚麼。有一位同修說:遇到這種情況我就大聲的學法。我說:我真想把法背下來。

回家後我到師父法像面前求師父幫我,我覺的是有另外空間的干擾。因為以往發生矛盾,我一向內找,不用三分鐘就沒事了。這次怎麼過不去了呢? 而且已經影響到我打電話救人了。

後來我又和一位在平台上一起學法的同修交流,我們交流了很久,我的心情豁然開朗。於是我靜下心來,一個執著一個執著的找,我的執著心真不少,第一個就是瞧不起他的心,那不就是妒嫉心嗎?還有爭鬥心、怨恨心、利益之心(因為他不會理財,賺到的錢都沒守住,我一直耿耿於懷)。還有不修口,喜歡在孩子面前講他的不是。還有一個根本的執著──我嚮往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過著幸福的生活。

我找出這些心之後,很奇妙的是先生跟我講話開始客客氣氣的了,兒子也不亂發脾氣了,家庭變的很和睦。

我現在也開始背法了。十多年前曾背過法,可是後來半途而廢。這次背法的感覺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以前背法覺的好難,現在背法覺的很容易,背法能使我認識到更多的法理,我能全神貫注在法中,覺的很幸福,很想一直背下去,我早就應該要背法了。在法上提高,我才能真正的把三件事做好。

最後以一段師父的法和同修共勉:「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以上心得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