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急躁心、利益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修煉二十二載,我有過得法提升的喜悅,有過不能完全理解法、不能遵照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做所造成的遺憾、後悔,更有過不去心性關的消沉煩惱、甚至修煉不精進的懈怠。但是,不管是哪種情況,對師父的正信、對大法的正信,我從來都沒有動搖過。

1996年2月4日立春,20歲的我捧起了媽媽推薦的一本奇書《轉法輪》,從此人生發生巨大的改變。師父「真、善、忍」的法理震撼心靈,當我在書中第一次看到這三個字時,不知怎的,瞬間眼淚就像止不住的泉水,感佩、喜悅、激動,不停流淌。內心深處有一個特別清晰的想法在腦海中迴盪,彷彿洪鐘鳴響一般:「我找到宇宙真理了!我找到宇宙佛法了!」醍醐灌頂的熱流從頭頂奔湧而下,那時候剛剛才看書十分鐘吧,不懂得修煉,後來才明白那是慈悲的師父在給弟子灌頂加持。

就這樣,自幼體弱多病、心事敏感的我,自然而然走入了大法修煉,成為一個健康向上、樂觀助人的修煉人,至今再也沒有因生病而吃藥打針;外貌上也比同齡人顯得年輕了十多歲。一想到自己是法輪大法修煉人,心裏面真是特別踏實、幸福、自豪,人也變的膽氣十足。

一、修去急躁心

從常人起步走入修煉,我在修煉路上修的第一顆心便是「急躁心」。這顆心看起來小,很容易被忽視,特別是中國大陸長期泡在「黨文化」的環境中,其實修起來非常不容易。

我是個急脾氣,很重視守時,誰要是不守時就會很氣憤,即使表面上不發生衝突,心裏面會厭惡很久。記得得法剛幾天,聽媽媽說有師父的講法錄像看,我特別高興,馬上要求去看。但是媽媽也不認識放錄像的同修,就讓單位同事帶我去,約好晚上7點在某機關家屬院門口會合。可是7點到了阿姨沒來,我的急躁心就起來了。這時我突然想到師父的「真、善、忍」這三個字,我學著用「真、善、忍」來平和自己心境(其實這就是歸正自己、同化大法的過程),也就不到十分鐘吧,阿姨來了,把我帶到了義務給大家放錄像的張婆婆家。

師父當天晚上就給我淨化身體,連續幾天錄像開始前先跑廁所(但一點兒沒耽誤聽課,而且聽課過程中完全沒有症狀)、錄像結束回家又是一路跑、急著上廁所,可是人精神很好、臉色白裏透紅的,多年的胃病、胃腸炎從此不翼而飛。

1999年迫害發生後,我認識了一些北京本地的同修,多是年長的阿姨。有兩位阿姨同修曾被邪惡迫害後釋放出獄,她們都有急躁的問題,而且長期過不去,急起來說話口氣都不善了。尤其對身邊的常人缺乏耐心,結果家庭環境弄得很緊張,講真相效果也不好。我以前認為自己這方面修的挺不錯了,但同修的表現就是我的「鏡子」。近幾年越來越發現自己沒有達到修煉的標準,突出表現在教育孩子方面:非常急躁,急於求成,孩子達不到要求就斥責、抱怨,越這樣孩子表現越不好,形成惡性循環,給自己做「三件事」帶來了負面的影響。

「急躁心」還表現在講真相不能持之以恆,急於爭辯,不能耐心的對待世人,造成無法解開常人不明白真相的那個心結,結果往往講不下去,造成了很大的遺憾。

過去我一直不把急躁當回事,看到同修的問題也不說,總覺的隨著修煉提高,這些問題就自然消失了。但是修煉中無小事,急躁的背後因素很不善:一點就著、一說就炸,做事不認真、湊合又急於求成,自以為是、看不起別人、對人缺乏耐心。咱們中國有兩句成語「戒驕戒躁」、「戒急用忍」,急躁往往和驕傲自滿相生並列,一急起來根本談不上「忍」。這些都和「真、善、忍」的法理背道而馳,長期不歸正自己,其實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死胡同啊。

二、修去利益心

作為修煉人看淡世間名利是最基本的。世人的名利心都很強烈,我也不例外。大法改變了我,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大法「歸正人心」那奇蹟般不可思議的巨大力量。

1、「鐵公雞」送酒錢

我是獨生女兒,但自小家境不算富裕,特別是爸爸十分節約,我也學會了「攢錢不花錢」、「不佔便宜也不吃虧」,因為花錢過於計較、仔細,上大學時同學們送我外號「鐵公雞」。

記得是1996年4月底,那時我剛得法兩個來月,大學的攝影協會辦了一個校外活動,中午在市工人文化宮一個臨時搭的飯棚吃飯。因為集體活動提前交了「會費」,所以是攝影協會統一點菜、付賬。吃完飯,我們一行二、三十人準備前往下一個活動地點,突然協會會長和他的幾個副手招呼大夥兒趕快走,他們又高興又得意的說:「老闆娘忘了算二十多塊錢的啤酒錢,快走,免得她追出來。」大家呼啦一下全騎車跑了。我覺的不對,但又不好意思折返,再說了,會費也交了,我又不喝酒,這酒錢跟我沒關係呀。

回到學校,越想越不對:我是修煉人呀,人家搭個臨時飯棚做小本生意不容易,一下子損失二十多塊錢,大法修煉人得講善、得為別人考慮。那個年代,二十多塊錢不是個小數目,特別對大學生,是我一週的生活費。第二天下午沒課,我騎車十多里地給送錢去了。老闆娘特別驚訝,她一直沒發現自己少算了賬,將信將疑的接過錢,還是挺高興,說了一聲「謝謝」。送完錢,我的心情特別輕鬆、明淨,真是發自內心「樂呵呵」的,原來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這麼快樂呀。

從那以後,我不怕吃苦了,在金錢物質上不計較了,變的輕鬆自信。而困擾多年的鼻竇炎、美尼爾氏綜合症、貧血等症狀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了,那是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真心修煉、同化大法的那顆心,給弟子消除了生生世世的罪業、淨化了身體!

2、讓出「一等獎學金」

大四那年,系裏根據我的綜合成績和表現,打算給予我「一等獎學金」。 一位當年專業課考了第一名的同學來找我,說大四馬上面臨找工作,他想得一次「一等獎學金」方便找個好工作,他家是農村的,急需掙錢。當時的情況是,大一到大三,我年年是一等獎學金,特別是大三,因表現出色,被擢升為「特等獎學金」。系裏希望我獲得「一等獎學金」大滿貫,也是系裏的業績。我想修煉人不求名、不求利,那位同學當年的專業課確實考的好,我的加分項在於做了很多社工和選修課程,所以我主動找到系裏,請求把一等獎學金頒發給了那位同學。系裏老師非常驚訝,他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誇獎我人品真好。

3、坦然面對經濟迫害

2001年,我所在的單位受到邪惡迫害的巨大壓力,被迫以「開除公職」、「送勞教」為要挾逼迫我放棄修煉。當時單位正在做「貨幣分房」方案,如果我堅持修煉,就意味著工作、房款、自由都沒有了。那時我已經被非法拘禁、抄家兩次了,第二次在巨大壓力下糊塗簽了不煉功的保證(後嚴正聲明作廢)。面對失去名利親情的壓力(父母和丈夫亦受到巨大壓力和威脅),我認真思考著人生的意義,認真回想自己在短短五年修煉時間中所獲得的巨大身心變化,認真回憶著師父在所有大法書中的諄諄教導,師父和大法是那麼正、那麼好,大法中只有光明、坦蕩與浩然正氣。

再次面對610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警察和單位領導,我想起了師父的詩:「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更想起了師父講過一位同修說的「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2]。流著眼淚、抱著寧可死在勞教所也不放棄修煉的決心,我堅持選擇了修煉大法。

單位領導十分不忍心,勸我「識時務者為俊傑」,糊弄一下,自由、工作、房款就都保住了。特別是房款,那時候工資很低,十幾萬是一筆鉅款,有人為了滿足條件不惜做假、甚至突擊假結婚的,也有人托關係走後門的。由於丈夫還在深造讀書沒有收入,所以全家的收入來源就是我的工資。可是在我的心中,那些錢根本就不在考慮之中,想都沒想過。我非常坦然,真誠的對單位領導說:「分房款我不要了,你們也別為難。」領導遺憾的說,那你工作、分房款就都沒有了。我一點都沒動心,修煉人把常人的名利看的很淡很淡。

神奇的事情真的發生了:我並沒有被送勞教,雖然受到強加的處分失去了公職,然而單位給我安排了編外崗,剛開始工資待遇雖然不高,但不到兩年時間單位就實行了績效考核,我因考核優秀拿到了應得的工資待遇、甚至比原來還高。而分房方案在我被處理失去公職前被批准了,單位和上級明白真相的善良領導和同事,將我的名字保留在了第一批符合要求的人員名單裏。

現在回頭看,一切迫害就是一場幻象、一場戲,從物質利益上我甚麼都沒有失去。我知道,最陡峭的那個關隘,我闖過去了。

近幾年來隨著正法進程,大陸的修煉環境表面上看起來寬鬆了,邪惡沒有那麼大力量了。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的物質條件也越來越好,「安逸心」也突出了,在花錢上散漫,「三件事」雖然也在做,許多精力卻放在了如何安排、過上常人的美好生活上。不知不覺中,利益之心也重了,特別是受到過迫害、又沒從法上正面理解的那部份思想,表現出不想吃苦、碰到困難消沉、懈怠。

我更加體會到修煉心性的重要性,修煉中無小事,那些看起來不起眼、卻長期不能主動去修的「小事」已經變成了修煉路上的關、難、結,需要弟子主動歸正。正如師父所說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

在二十二年的修煉路上,是慈悲偉大的師父護佑讓我闖過了一個又一個險關,是「真、善、忍」大法讓弟子不斷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學會修心,並且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弟子與家人都深深受益。感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