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禦誘惑 逆流而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師尊說:「在神看來,在這滾滾的洪流中,誰能不隨波逐流、誰能站那兒不動,這個人已經是了不起了!不被帶動,這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1]

國外的大法弟子是這樣,國內的大法弟子亦是這樣,因為大法弟子心中有師尊有大法,才能抵禦誘惑,才能不隨波逐流,逆流而上。師尊偉大,法偉大,才造就出全世界一億大法修煉者這塊淨土。師尊的無量威德,無量慈悲,大法的無邊法力盪滌、洗禮、歸正世間乃至天上,這塊淨土也隨師尊正法而無限延伸於十方世界,救度無窮無盡、無量無計眾生。

身在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假、惡、暴獨裁專制高壓迫害下;在表面五花八門虛假的社會繁榮中;在黃、賭、毒遍地泛濫,貪腐、黑社會與一切向錢看以及道德淪喪到沒有底線這樣一個污濁的社會環境中,依然遵循真、善、忍修煉原則,時刻抵禦、拒絕勾引人心的誘惑;處處留心、避開、跳出暗藏、隱晦的陷阱。修好自己,助師救人。尤其在北京,誘惑、陷阱更多,邪惡更甚,腐敗墮落更深。

現在想來,我所遇到的誘惑與陷阱大致有以下幾方面:

一、出國誘惑

中國大陸多年來的出國熱浪的確對國人的衝擊很大。各種境遇、各種心態、各種目地促成不管有錢沒錢,但凡有機會,有可能都想出去,都要出去。

有一段時間,我也很想出去,擺脫國內的惡劣高壓環境,放鬆一下緊張心情。國外的孩子也一再要求我去。我經過冷靜慎重綜合考慮後,認為還是不去的好,主要是因為自己年齡大了,不懂外語,又不會開車。孩子工作、家居都在離市中心較遠的郊外一個鎮子上。不是旅遊點,很少見到中國人。孩子家很富裕,有三輛車(兩輛轎車,一輛專用旅遊玩的房車),一座三層樓別墅帶個大花園,有花草果樹,還可種點菜、養殖甚麼的。孩子買房時就考慮讓我去,住一樓,進出方便。

由於上面的三個原因,到那裏只能過一種悠閒安逸的晚年生活,在孩子家學法煉功,容不進國外修煉證實法的大環境,我的誓約無法兌現,我的使命無法完成。於是就以年紀大了,不適應國外生活習慣為藉口拒絕了孩子。孩子抱怨,親朋好友不理解,熟識同修也說我傻。不需解釋,自己知道為甚麼而存在就行了。

二、旅遊誘惑

當今大陸的旅遊熱不是局外人能想像的。國內、國外那真是逐浪高。我周圍的鄰居、同事、親朋好友都有國內國外旅遊史,說起話來頗為自豪,開闊了眼界,飽了眼福,又滿足了虛榮。可我呢,國外沒去過,國內沒游過(指邪惡開始打壓之後),整個兒一個土老冒。不是沒有錢,老伴十年前就把十五萬元錢準備好了,專做旅遊費用,孩子也踴躍鼓勵支持贊助,都被我婉言謝絕。

心不動身不動,誰都沒辦法。因為我從法中知道我來是幹甚麼來的,「人間再好也比不了天堂」[2]。師父為弟子為眾生吃苦承受業債,弟子卻在遊山玩水中享受快樂。別說做,想想心裏就不是滋味。當然,利用旅遊證實法、救人是另外一回事。再說,浪費了師尊用巨大承受延長來的讓弟子們修好自己救度眾生的寶貴時間,心裏不忍啊。

還有,江魔邪黨對大法弟子身份證所做的手腳與聯網,也存在著安全隱患,在明慧網上看到的可不只是安全隱患而是迫害事實。真的在這上出事,也是得不償失啊。浪費救人的有限資金讓邪黨獲利不合算,也不應該呀。

三、「口頭福」的誘惑

過去能吃到雞鴨魚肉,再喝點好酒,抽點好煙,這是口頭福。被人看作是有福之人。這對現在人來說,早已是稀鬆平常的事。當今食品花樣翻新,層出不窮。傳統的、新式的、當地的、外地的、國內的,國外的、網購,代購,海陸空。只要有錢,沒有買不來的,沒有吃不到的。我家的各類食品、點心,各種風味小吃以及各種水果大都是孩子們買來,都成了老伴的美食。

常言道:越呆越懶,越吃越饞。現在人不論孩子、大人零食不斷,口不閒著。家裏、包裏常備不懈。還要走哪買哪,走哪吃哪。記得小時父母在時,只要我們一搶吃、貪吃,便會被罵一句:沒日子吃啦。

修煉人要「口斷執著」[3]。我還真的沒有這個口頭福,不被誘惑。吃了沒甚麼感覺,不吃也不饞。而且也很少吃,或者說根本沒時間吃零食。煙酒肉無緣,蔥薑蒜戒掉。一日三餐很簡單,填飽肚子就行。老伴要吃時就外買,孩子偶爾回來飯店小聚,邊吃邊聊,吃完各回各家。

四、享受生活的誘惑

我不愛美,也不愛打扮,多年不買衣服、鞋,都是撿孩子們淘汰的衣服、鞋穿。適合出門穿的,出門穿;不宜出門穿的在家穿。我一年四季從不用化妝品,洗臉時就是幾把清水,香皂都不用,二十多年一直這樣,孩子給我買的國外高檔護膚品我都送人了。可是我的臉上皮膚卻白皙潔淨,皺紋很少。這都是因為修大法的緣故,性命雙修功法就是要比實際年齡顯的年輕。

其實,孩子們淘汰的衣物鞋等百分之九十是新的,有不少是沒穿過的,只是不喜歡了,就不要了。還有一些家用物品也是三兩年就換。現在的年輕人大都如此。浪費就是犯罪,物盡其用。我便讓他們把不要的東西送到我這來,於是我這就成了中轉站,再由我送給困難的同修或是在講真相勸三退時送給需要的農民工。

孩子經常約我去超市、商城,要給我買些吃的穿的,我從不赴約,給人省錢,還惹人家不高興。我對老年人的時髦與摩登不敢恭維,反而有種厭惡感,為老不尊。有一次,孩子把我騙到一家五星級的在北京也很有名的大酒樓。進去之後,我才發覺上當,想出去,酒店說不到時間不讓出去。要脫的一絲不掛的全部換上酒店準備好的一次性內衣褲和外衣褲。昏暗的燈光下,我彷彿進了魔窟似的感覺。

我拒絕換衣服,服務員在一旁幫著孩子勸我:孩子孝順,讓您享受一下生活,等你享用一遍後,才知道甚麼叫生活,甚麼是幸福。錢已花了,別耽誤時間了,別人想享受還享受不到呢,珍惜呀,快換上吧。在我的堅持下,她們只好把外衣套在我的衣服上,把我引到三廳的拐角處,安頓在一條長沙發上。我不想細說甚麼,描繪甚麼,這裏吃的、用的、玩的都是名目繁多的現代高檔消費、享受與周到殷勤的各種服務。

我雖是個旁觀者,但卻讓我自始至終有種犯罪感。我以前常聽說某某、某某某大款、明星日消費上萬,幾萬的,還想怎麼能花那麼多?怎麼花的呢?可能就是這麼花的吧。

我坐在沙發上先是背法,後來覺得在這樣骯髒齷齪的地方背法,是對法的褻瀆,就不背了。於是假寐。當孩子一家來找我去吃飯時,看我這樣,難過的直後悔:本來想讓你享受享受,這哪是享受來了,這是來遭罪來了,再也不讓你來了。我要的就是這效果。

五、錢財的誘惑

有人說:現在的中國大陸除了霧霾,空氣都是錢。的確,一切向錢看,不再是口號,而是付諸行動。掙錢、抓錢、撈錢、搶錢、騙錢……反正人腦子裏想的都是錢。常言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熙熙攘攘為利而來,熙熙攘攘為利而去。可現在的中國人不是這樣,恨不得一夜暴富,甚麼道德不道德的,讓你把兜裏的錢掏出來、掏光,甚至於傾家蕩產,才是真本事。只認錢不認人是社會走向,窮的甚麼都沒有了,只剩下錢了是人生的定格。

我不受錢財誘惑,是因為得益於修煉。「榮華百年帶不走 名利拼搏為誰忙」[2]。師尊說:「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4]我有掙錢撈外快的機會卻不掙。我是修煉人,不能把珍貴的德換成錢,要留著長功呢。師尊已恩賜給我足夠維持生存的費用(退休金)就不要把有限的寶貴時間耗在錢上;現在常人在錢財上對別人摳門,對自己大方,不佔便宜心裏難受,不舒服;我在錢財上是對自己摳門,對別人大方,見困難就幫。做資料、做台曆,我可以幾千、一萬的拿;同修、親友來訪趕上飯時,我能拿出家裏最好的東西熱情款待。而當我一人在家時,為省事省時,經常是一碗菜粥(剩菜剩飯的混合);或是一碗方便麵;或是一碗疙瘩湯,還吃得心滿意足。因為我知道大法修煉,身體缺甚麼會補甚麼,不需要人為的做甚麼。我就是要把為私修成無私,把為我修成無我、先他後我,才能達到正覺的標準。

從法理中,我還知道人類社會是有因緣關係的,得與失法理均衡一切。修煉人要順其自然,常人惜福,我們惜緣,才能救更多有緣人。真、善、忍修煉原則要貫穿到大法弟子社會生活、正法修煉的方方面面。

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幾人醒〉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