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院又歸於平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這兩天,我遇到一件事。我家朝南有兩個臥室緊臨一家賓館,我家在三樓,一、二層屬於門面房,好像是倉庫,沒有人。臥室的窗下就是賓館的後院,主要是客人停車用。可能現在生意不好,停的車不多。

這天,早上八、九點鐘,突然一大幫人吵吵嚷嚷湧進賓館的後院,從窗口一看,原來是一直在外面公共休閒場所打牌娛樂的那些老頭老太太們,不知為甚麼把牌場搬到了這個後院。在後院緊臨我的窗下擺開了好幾張牌桌,還撐起了遮陽傘。

那個喧鬧吵嚷真是把我嚇到了,更可怕的是,他們是從早上八點多到傍晚六點多,整整一天時間,中午都不回家休息,現場吃盒飯,吃完接著再「戰」。

這大夏天在高溫下,太陽照著,一大幫老人居然有這樣的精神頭,哎,這要來修大法可多好啊,可能比我更精進呢,這些可憐的人!

瞧那架式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不知道哪一天是個頭兒。他們說的每句話、髒話都聽的清清楚楚。這可咋辦?以前當常人時就最怕環境不靜,這下心裏真是不平靜了:當然首先想到的是邪惡操控著常人來干擾我,我先發了一會正念。然後想在常人這一層次我應該怎麼辦?想著這賓館老闆太愛錢了,把後院租給他們打牌,這麼擾民,我能不能報警?又想應該先跟賓館老闆交涉,不解決再報警,又想現在大陸的常人真是道德太敗壞了,根本不考慮別人,都是邪黨害的。修煉人能不能這樣做呢?還是等家裏常人週末回來,讓家人來管?四樓有個老太太獨居,她在北邊屋住,不會管這事。五樓以上可能聽不到多大聲音也沒人管,只有我受害最深,天天這樣吵鬧下去如何是好?

想來想去拿不定主意,還是先給師父敬香吧。點好香,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師父!這些老年人在這裏打牌實在太吵了,弟子能不能報警或者找賓館交涉呀?」我看著師父的法像,心裏明白了:對於背後干擾我的邪惡要加強發正念清除它們,而對於世間上的這些常人我應該有修煉人的忍,不覺委屈、沒有氣恨的忍,根本不把它放在心上。我豁然開朗,平靜下來,真的不把它放在心上,到北邊的書房關上門也就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隨後我在新唐人網站上無意中聽到了一首古琴與簫的合奏曲,那樣的滄桑、寧靜悠遠,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從遠古走來,淚水潸然而下。生命從那麼久遠的歷史中走過來,多麼不容易。這些常人的生命也同樣來自遠古,卻迷失在這裏,也許永遠回不去了。他們已是如此的可憐,我怎麼能怪他們呢?心裏深深體會到了一點點師父對弟子、對眾生那種無限無量深遠的慈悲。我的淚水不停的流淌,洗淨我的人心。

一天四個整點發正念我延長一點兒時間,清除操控干擾的邪惡。第二天早上,大概八點多他們就來了,我正在煉動功。耳朵聽音樂,不聽外面聲音,不放在心上,窗戶關上,空調開著,影響也不大。煉完功出來,對他們的聲音聽而不聞,收拾收拾,帶著沉靜的心出門去做救度眾生的事。在回來的路上,有常人的電瓶車擠到我或者阻擋了我一下,心裏的念頭就是:不怪常人,怪我。

第三天早上我發完六點正念,煉過靜功之後,靠在床上睏意上來。我有一個懶的毛病,總是去了又來,就是早上感覺有睏意的時候,就想睡一個回籠覺。因為退休了,對自己就時有放鬆。自己也苦惱,想徹底改變。這次當我感覺有睏意的時候,我馬上一骨碌下床,就想著可不能睡了,一會兒打牌的人就來了,我得趕緊煉動功,最好趕在他們來之前把動功煉完。我想以後都不能睡了,要在他們來之前把功全煉完。這不是好事嗎?我突然悟到:如果因此能把自己的毛病去掉那不是好事嗎?壞事就變成了好事。哎呀,我得謝謝這些常人啊!師父說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1]師父還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2]他們給我提供了這個提高的機會,我還真得謝謝他們呢。我心裏有種喜悅的感覺。煉完動功,外邊靜靜的,沒有聲音。怎麼回事?昨天我的功還沒煉完,他們八點半左右就來了。我拉開窗戶往下一看,咦,一個個大遮陽傘沒有了,一個個牌桌沒有了,那些老人沒有了,只有一輛小型客車停在那個位置上,車上還拉著一塊塑料布給車子遮陽。

院子裏靜靜的,沒有人出來。哎呀,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結束了?!兩天就結束了?是師父給我化解了,這太神奇了!太感謝師父了!真是「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3]。

剛剛開始我是站在常人自私自利的基點上去想問題,向外指責這些常人,維護自己的個人利益。後來以修煉人的身份站在法上去想問題,師父說:「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4]大法弟子要有大忍之心。再後來,我的心態又進一步歸正,反過來發自內心的感謝這些常人給了自己提高的機會,這是正念。

觀念發生了根本轉變,心性提高上來了,師父就能出手幫我了,事情就發生了根本轉變。總之一句話:修煉很玄妙,當大法弟子太幸福了!感恩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